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⑨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⑨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1, 16:50


  “嗯……”
  两根手指的插入令才启未夹紧了穴口,那手指却不让他闭合,拇指也跟过来揉搓那被撑开的皱褶。它们有节奏有规律地动着,以身下男人喜爱的方式。他在帮他放松,以便顺利接纳他火热的阳具。
  戴凡眼看着文盛硬挺的家伙顶上了才启未的后穴,而后一点点的没入,那紧绷的穴口缓慢地张开,吞噬着肉刃。
  “嗯……嗯……”才启未咬紧了嘴唇,以缓解那不适感带来的疼痛。
  文盛调整着,慢慢将整根阳具深入。他总是这么紧,不太学得会放松,只能随着交合将他咬人的穴口渐渐打开。这倒也不赖他,他就他这么一个男人,而他们做过的次数十根手指足以数得过来。
  温柔的手抚摸着才启未紧绷的身体,轻柔、细腻、热而不烧。这抚摸令他渐渐放松下来,他都不敢去想此时此刻他皱在一起的脸庞映在戴凡眼中会是怎般模样。光是对付这绞痛都已够他纠结。
  文盛终于一插到底,他缓了缓才抽动起来,他死夹着他,他肯定也是跟着疼。笨死了,这土豹子。死不开窍,这精壮的身体。可它就是这般叫他欲罢不能。
  戴凡跪在地毯上,温柔地捧着才启未的脸颊,他的手指细细地摩挲,他的嘴唇蹭着他的胡渣,他凝视他,凝视进他微眯的眼睛里。他白皙纤细的手指抚着他柔软嘴唇的内侧,那湿软极其迷人。他这般被驯服的模样竟也叫他着迷。原本硬挺的阳具随着文盛的抽插而略略缩水,戴凡的手摸过去,包裹住,有节奏地套弄。
  才启未躺在那里随着文盛的节奏摇来晃去,欲望像水,托着他起落沉浮,不真实的像梦境。这梦还大胆夸张得叫人讶异。
  文盛扳着才启未的腿好生操弄了一会儿,又提着他的腰让他侧过身来,他好贴他贴得更紧,插入得更深,戴凡吮吸着他直翘翘的阳具也更方便些。才启未的手抓着戴凡单薄的肩,随着文盛的深入而愈发用力,他实际上也极力控制着以防他弄疼他,但大约可能还是会捏疼他。
  呼。文盛冷不丁停了下来,他需要冷静一下。才启未的后穴死咬着他的家伙,那媚肉一张一翕诱使他卖力地冲撞以至于令他快要忍不住了。那可不行,他还不知道他嘛,干起来干柴烈火轻易喂不饱的主儿。这点委实叫他挺刮目相看的,倒也喜欢得很。他放把火把他烧了才好呢。文盛的性欲强,实在也难得遇上好对手。
  见文盛拔出了他粗硬的家伙,戴凡不知他意欲何为,文盛摸了摸他的头,随手扯过纸巾撸下了粘腻的保险套。戴凡抬起头来,勾住了他结实的腰,他却推了戴凡一把,把他推进了才启未怀里。
  “让他泄泄火,快他妈把我夹死了。”
  戴凡当然乐得跟才启未厮混,他后面儿空虚得很,立时三刻便缠了上去,那火热的阳具馋得他要死。
  才启未当下是欲火中烧,粗硬的***还一次都没发泄过,这会儿戴凡偎在他胸口,滚烫的身子把他身体里的兽欲完完全全激发了出来。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潦草地戴上套子压低戴凡瘦小的身体,像老虎扑兔,掐着他的腰就闯入了那副身体。
  戴凡跪在沙发上,猛然而至的入侵刺激得他汗毛根根竖立,后穴绞紧了收缩,咬着那粗硬的***,感受着身后男人的热情。才启未插得深,动得猛,却十分在意爱惜他,生怕他承受不住,将他抓得牢牢的。
  戴凡纤细的腰肢被才启未攥在两手中,屁股一下下被他有力的腰胯冲击,那进攻猛烈而巧妙,每每落在他的敏感之处。戴凡喜欢跟才启未做爱也不是没原因,这男人跟他做过两次便知道该如何令他舒爽,粗野狂放却不失细腻温柔。
  文盛点了支烟,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的交合。才启未半眯着眼挺动腰胯的模样委实叫他看得入迷,无论是那刀刻一般的筋肉还是颀长精壮的身形都那么美,美得不带一丝脂粉气,跟戴凡简直是鲜明的对比。戴凡柔美、纤细,头发由后颈垂下来遮住他精致的脸颊,文盛敢说,戴凡比他见过的任何姑娘都还要美好。温润的美好。他还有副好嗓子,就连叫床都这么动听。
  才启未的喘息声愈发粗重,抽插的速度也开始加快,戴凡叫得放荡,全情沉浸在交合的愉悦中不能自拔。
  文盛好生看了一支烟的工夫儿,却丝毫没能让下面儿的家伙事儿熄火儿,他这看得自己吧,竟是愈发按捺不住。他碾灭烟,凑过去抚摸着才启未的背脊,扳过他的脸颊,亲吻他由于喘息而上下震颤的喉结,再一点一点向上蔓延,含住他的唇,咬住他的舌,大手攀附上他紧绷的乳首,拉扯、摁压、搓弄。另一只手滑下来,掐着他坚实的屁股,一下又一下,攥了一把又一把。
  才启未射了出来,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最后几下插得粗重而深入,顶得戴凡浪叫不止,媚肉蠕动抽搐搅缠成一团。才启未软下来的那话团在套子里滑了出来,人靠着沙发坐下来,喘息急促而沉重。
  还不够。戴凡的瘾可是让才启未勾了出来,他十分功利地缠上了文盛,像只发情的小野猫,乞怜求欢。他舔舐他硬挺的阳具,揉捏他凉凉的子孙袋,细软的头发蹭着他结实的小腹,热情而乖巧地讨好他。
  文盛扯开了一只新的套子戴上,拎起戴凡细嫩的脚踝,他便大张着双腿殷切迎接他的进攻。他的头枕着才启未的大腿,头发铺散开来,红扑扑的小脸仰面朝上,眼睛像是会说话,说情话那般盯着才启未。
  才启未正擦拭着濡湿的阳具,被他这样看着实在不好意思,他只得挪开视线,但落脚也并不理想。他看到文盛伏在沙发的另一侧,挺动着腰肢操干着戴凡纤细的身躯。视线与文盛相接,他的脸烧一样的热。文盛直勾勾地盯着他,仿佛他不是在操干戴凡而是在操干他一般。说真的,他确实没从这个角度看到过文盛。往常他都是被他压在身下,或者文盛被他压在身下。这第三视角可太……刺激了。
  然而,走是走不了的。戴凡反手勾住了他的腰,挂在他身上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文盛抽插得略感没滋没味,他魂儿都在才启未身上呢,戴凡又才被才启未操弄了一番,穴口不免有些松弛。戴凡和他正相反,才启未在他身体里点了把火,文盛来添柴就越烧越烈几分。他紧夹着那根粗硬的阳具,绽放着快乐的源泉。
  文盛抓了几把都没把才启未拽过来,气急败坏地吼他:“你给我过来。”妈的,这可是你逼老子用祈使句的!
  祈使句是不是管用这可真不好说,因为才启未是硬被文盛薅过去的,他这把捞着了他的脖子,他要是不想身首异处,肯定得随着他往过倒。他这一倒,文盛就饿虎扑食一般追了上来,搂着他一通啃咬,跟要活吃了他似的,哪还有半点儿接吻的样子。才启未被他吻得上气不接下气要死不活,戴凡倒是得了便宜,这会儿文盛压在他身上,操弄得又深又狠,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也对,才启未不就是他的兴奋剂么。他还真是许久没见他这么兴奋过了。
  嗯,不能让才启未跑了。这不是讨好文盛的事儿了,是他得捍卫自己的既得利益。
  说戴凡助纣为虐那是一点儿都不过,才启未算是看出来了,起根儿上戴凡就是跟文盛一伙儿的,你瞧他吧,他让文盛摁着一通啃咬,戴凡马上心领神会钻到他胯下唇舌缠上了他半软不硬的家伙事儿。
  激烈的冲撞中,戴凡的吮吸跟着凶狠,上下两张嘴同时被阳具填满叫他不能自已地亢奋,他羸弱的身体挤在两个大男人间像是要被碾碎,他却仍旧乐此不疲。甬道深处的敏感点连番被冲击,戴凡一只手搓弄着才启未烧灼的阴茎,另一只手滑下去抚慰自己的欲望。对,他快要忍不住了,文盛这般猛烈地进攻他哪里招架得住?
  他的尖叫像是破碎的音符,凄厉而凌乱,他小小的身躯痉挛般搅动,他再一次射精了,射得酣畅淋漓,丝毫不加以掩饰。
  才启未快要被文盛咬死了,唇、脸、脖颈、锁骨、胸肌,没一处幸免于难,这么说吧,文盛把他能咬到的地方全咬了。这会儿这个凶悍的恶棍从戴凡体内拔出弩张的阳具,眼看着就朝他过来了。
  刹那间他还真被他唬住了,他浑身每个毛孔里都透露出凶恶的兽欲。他看着他扯下套子丢弃在一旁,他看着他扑过来伺机掠夺,他看着他……
  他全都看着,可他无以逃脱。
  戴凡却逃得十分及时,他可不想被俩壮汉压死。
  “你!”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文盛管他那些个呢,薅住他小腿就把才启未拽了下来。才启未一失重人就跟着文盛走了,拍在地毯上那是措手不及,手都撞到茶几了。文盛也是粗野,他够了润滑剂和保险套就一把推开了茶几,上面的杯盘碗盏震颤来了个二来回。
  “那上面有碟……”
  有什么也白搭,文盛理也不理,谁他妈还在乎那点儿破事儿啊?
  股缝间一阵湿冷,紧跟着那火热的阳具就顶了上来,撬开那隐秘的巢穴,直捣深处。
  妈的。文盛一边挺动腰肢一边想,就是他妈不一样。这都不是松紧的问题了,起根儿上就不一样。对象是才启未,他就一准要失控。
  才启未咬死了嘴唇才没叫出来。你这他妈混蛋也太凶猛了,就跟饿了多少天的鬣狗似的。问题是,他刚才还看他“就餐”来着。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