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⑪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⑪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3, 16:58


  浓浓的热巧克力发散出好闻的香气,才启未端起锅倒在准备好的三只杯子里,托盘上是他早已摆放好的小酸梅饼干。他娴熟地洗了脏兮兮的案板,将锅子泡上,把三套杯碟放进木质托盘,脚步轻盈地步出了厨房。
  浴室里传来水声,才启未有些诧异文盛怎么才去洗漱。戴凡抱团坐在沙发里,球形斗牛犬没揣手,倒是当了他垫下巴的物事。靛蓝色的袍子越是宽大越是显出他的单薄,那两只细细的手腕钻出来,白得令人联想到病态。柔软的头发垂在耳侧,遮住了他娇美的容颜,手机屏幕黑着,他似乎并没在看,而是盯着虚空的某一点出神。
  “才哥哥。”
  他抬起头的刹那,眼睛弯弯的笑着,却红红的,声音里也有一丝沙哑。哭过的痕迹是难以被隐藏的。
  将托盘放到整洁的茶几上,才启未瞧得出,戴凡刚刚收拾过。
  “你哭了?”他问。
  “哪有……”
  才启未温热的手抚上了戴凡的脸颊,他细细端详着他,这面容里全然不似往日桃红,憔悴得很。
  “眼睛都红了。”他揉捏着他白皙的脸颊,拇指刮着他的眼眶。他离他如此之近,都能嗅到他脸上有湿巾残留的淡淡香味,不自然的,日化的气息。
  “这么明显吗?”戴凡努力挤出笑模样,“哎呀好丢脸,刚刚在朋友圈读到一个好忧伤的故事……”
  才启未凝视着戴凡的眼眸,那笑脸空洞得叫人心凉。
  “我发誓肯定不会再这样了。”将戴凡裹进怀里,才启未胡噜着戴凡单薄的背脊,“是我不好,让你难过了。”
  要说戴凡为什么会哭,才启未只能想到是刚刚三人那般的……嗯……他不是不知道戴凡以前都是怎般被文盛驱使着去应对他所厌恶的男人们,而刚刚他所做的,和那些人渣根本别无二致。这不赖他要赖谁,他精虫上脑,哪里考虑过戴凡的感受。瞧他这般的难过、憔悴,他心疼坏了,却也于事无补。文盛是个黑洞,他彻彻底底掉了进去,却不该再把戴凡拖进来。
  “不是,才哥哥,跟你没关系。”戴凡脱口而出,却不知道往下该说什么。说文盛欺负他吗?立场何在?文盛也没说错,他花着他的钱,依仗着他的人脉,他凭什么要求文盛不轻贱他。再者,才启未喜欢文盛,他若抱怨,岂不是存心挑唆?且不说文盛知道了准要活撕他,才哥哥搞不好也会对他有看法。什么都不能说的。
  话说一半戛然而止,倒像是坐实了才启未的猜测,才启未内心必定翻江倒海不是滋味。可他却无法再说什么,言语本身就是利剑,说一次伤一次人。这是戴凡内心隐秘的伤痕,他怎能一次次将之揭开?
  把热巧克力端给戴凡,看他小口啜下,脸上渐渐红润起来,小手也被杯子焐热了,才启未揉着他的脑袋,凝视他的眼神充满爱怜。
  “好喝。”
  “多喝。明天我早点儿起来给你做个丰盛的早餐。”
  戴凡望向才启未,不假思索地说:“才哥哥,我喜欢你,你永远都对我这么好,行吗?”
  “好好好。”
  “打勾勾~”
  小指勾在一起,戴凡鼓着脸颊笑了。这笑里也裹夹着心酸。最开始他跟文盛也不是这样的,文盛待他也是很好的,只是久了他就倦了,再加上靳少君那心机婊推波助澜,他才会沦落到今日境地。可悲之处更在于,以前多么难熬他也硬顶着一口气忍了下来,因为他很清楚他需要文盛,需要他的背景与资源;但今天,在他那般羞辱他的当口,他真的有心什么都不要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可他却不能。他因才启未想要有所改变,而才启未却与文盛密不可分。悲哀。感情付出的悲惨,还不如没有感情。可,感情却是难以控制的东西。
  
  啪。
  湿冷的毛巾迎头飞了过来,才启未及时按住才没顺着滑下去拍在戴凡脸上。他偎在他膝头睡着了。
  “铺床,大爷困了。”
  文盛就是不爽一出来就看见戴凡跟才启未起腻才把毛巾扔过去的,扔得火药味十足,这下眼看着才启未瞪着他说“你小点儿声儿”还那么小心温柔地把戴凡抱起来,他就万分怒不可遏了。他恨不能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那小婊子拉下来,硬忍住的。
  才启未把戴凡抱去了客房,他睡得很沉,并没有被吵醒。
  掀开半拉床罩,把戴凡挪到枕头上,帮他把头发撩起来,盖上被子,等等一系列动作才启未都十分谨慎,生怕吵醒他。最后关门的动作更是小心翼翼。
  “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准备跟他睡一块儿呢。”
  文盛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裹着浴袍,叼着烟,摆明了挖苦才启未。
  才启未不搭理他,因为跟这儿吵指定会把戴凡吵醒,他回了卧室,开灯,啵蒂已经睡得一塌糊涂,翻着肚皮四脚朝天了。铺好床,他拿了换洗衣物去了卫生间。刷了牙,钻到莲蓬头下,疲乏被热水激发而出,那一声叹息深重得叫他自己都惊讶。后面儿酸胀得很,做的时候永远感觉不到,事后却定会隐隐的不舒服。他都这样儿了,戴凡该是更甚吧,要不怎会睡得那么沉,被他俩轮番……
  不能想。一想就崩溃。
  才启未都不知道自己的道德底线那会儿上哪儿去了。
  绝对是失心疯了。他就是做梦都不敢这么离谱,倒是在清醒的时候大张旗鼓把荒唐事儿办了。
  什么叫近墨者黑?他这是身先士卒呢。
  才启未跟浴室纠结,文盛躺在床上目瞪纪录片酝气。他百般不愿承认他吃戴凡的醋了,可事实正是如此。一想到才启未那般疼爱戴凡的模样,他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干那事儿的时候你温柔体贴也就算了,爽完还那么呵护,你什么意思啊,你就那么中意他啊?他妈的老子上赶着你也不见你对我这么好啊!你大爷的土豹子!
  所以,才启未擦着头发进来,他就按捺不住了,其实原是想说你新发型挺不错,张嘴却成了:“这湿哒哒的卖弄风骚给谁看,***儿又痒了吧。”
  才启未是谁啊,能不挤兑回去?他本就嘴损,打击还总是精准到位:“你先把你那腿合上,也可以考虑穿条内裤,我并不稀罕弄你。”
  嘿!文盛这个气!横竖他都给你怼上了。一语双关啊。你既可以理解为你那玩意儿不中用老子不爱用,也可以理解为你十分没姿色老子上你都觉得没意思。
  他想发作才启未却不搭理他了,拉开被子钻进去,背对文盛举着手机摆弄。
  施沐晨发了条微信,表示已落地。小潘不仅来了微信还打了电话,旨在告诉他文盛来了。可惜,那时他没看手机,否则也就不会生出这事端来了。
  才启未让给他一个背,文盛气哼哼的不说还十分怨恨,他还琢磨才启未那话呢,他潜台词到底是不是→你没戴凡有姿色。你他妈的土豹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没我戴凡知道你是谁,没我他可能围着你转嘛!你真以为自己招人喜欢呐!文盛肠子都悔青了,最当初就不该让戴凡去勾搭他!他就应该给丫关起来,一天操他一百遍,干脆操到他服为止!什么他妈谆谆善诱,纯属给自己找不痛快!文盛也算是摸到才启未的脉门了,床上你把他收拾服帖了,准能给你乖巧个几天!你就得不间断的驯服他!
  这边儿文盛都脑补出一个世界了,导演剪辑版都要上映了,才启未还枕着枕头逻辑思维呢。他觉得他很有必要跟文盛谈谈。真的有必要。虽然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跟文盛已是种平稳进行中的关系吧,但他觉得这并不妨碍他对他提出要求。甭管是什么关系,总归是关系没错的。是关系就可以有规矩。
  所以才启未冷不丁翻身朝向文盛,倒把文盛吓了一跳,他台词还没捋顺呢,这就要上台了?
  “我想跟你谈谈。”才启未一本正经地说。
  谈谈?谈什么?文盛一脸懵逼。看他这架势,难不成要大撕?我操,我这儿粮草兵马还没备齐呢……
  “我不想跟你谈。”呸,老子不跟你对戏!
  才启未坐了起来,文盛下意识往后错身,他以为他要动手呢……
  “你躲我干嘛?”才启未惊讶。
  “谁他妈躲你了!”文盛虚张声势。
  “我言简意赅。”才启未不想跟他纠缠,“今天的事儿这样就这样了,再没下回了。”
  “嘿,你可真逗!老子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什么时候轮到你做老子的主了!”输人不能输阵,文盛硬撑着也得拿出气势。
  “你随便,我反正把要说的说了。”
  眼看才启未要躺下,文盛一把拉住了他,“你凭什么跟我趾高气昂的!别以为老子待见你你就能嚣张跋扈!”
  “起开。”才启未甩胳膊。
  “你还别跟我来劲!我还没朝你发火儿呢,你倒是端上了!装什么装啊,这会儿想当好人了。”
  “我不好,但至少不想跟着你坏下去。”
  “我操!”文盛怒目圆睁,“你忏悔捎带上骂我干嘛!”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撒手。”
  “你想怎么着啊?是不是咱俩每回见面儿不撕逼就跟没见似的!”
  “我不想跟你撕!”
  “你不想撕你现在干嘛呢!”
  “你能小点儿声儿嘛。”
  “我不小,你管我!”
  才启未硬掰开了文盛的手,他下了床,脱了卫衣换衣服要出门。他一点儿都不想跟他吵,累心,你不吵他不干,那干脆别在一起待着。穿上衬衫伸手要拿床头柜上的手机,文盛先他一步拿到了手里。想走?没门儿!
  这手机不拿还好,拿了他就更给自己找不痛快了。手触发了按键屏幕亮起,才启未刚看过微信所以界面就停留于此,文盛看见了施沐晨的头像,他又不瞎,他们刚刚说过话他的对话框就停留在第三行的位置。他不点开他就不是文盛。
  我落地了,勿念。今天和你一起吃饭很开心,就像回到了从前。PS:手艺又进益了。
  才启未以前微信上就没有施沐晨。这是文盛的愤怒点其一;其二是,他居然做饭给他吃!在这个家里!在他进门前不久!其三,什么他妈的叫像回到了从前!从前你们俩谈恋爱!从前你妈逼!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