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⑫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⑫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6, 16:57


  文盛低头看手机,才启未就知道大事不妙。这可倒好,一件事没掰扯明白呢,另一件又来了。他大爷啊,这智障!
  “看不出来啊,才启未,你他妈还真是新欢旧爱左右逢源。跟戴凡你侬我侬,跟施沐晨还打着连连。那他妈我算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你怎么知道我想的那样儿?你他妈跟他没那样儿你怎么知道我怎么想的?”
  “他至少还是我老板,他来视察工作有什么不对吗?我们也至少还是朋友,我请朋友吃饭不可以吗?”
  “你随便,你能你行你全可以,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说什么全对。成吗?你愿意自欺欺人你就自欺欺人,你他妈这辈子放不下他是你贱,但是你贱施沐晨吃你那一套吗?他可是跟秦浪那小婊子走了,怎么着,等着他撕毁婚礼誓言跟你重修旧好呢啊?”
  “文盛!你是不是非要胡搅蛮缠!”
  “说到你痛处了吧?”
  才启未低头系扣子,这话就没法接。他能活气死他,他还不想被他活气死!
  “穿这么齐整打算上哪儿啊?夜里没航班吧。”
  “躲开。”才启未推了文盛一把。
  这一推,文盛登时急眼了,他一把就给才启未顶在了墙上,“我不许你走!”
  “你有病吧。”才启未倒是没动力气。
  “有病也是你招的!”
  “我都跟你这样儿了,你何苦还跟我掰扯施沐晨,他就是过来公司看看,我就是请他吃了顿饭,你有完没完!”
  “你跟我哪样儿啊?”
  “你说我跟你哪样儿?你他妈明知故问有意思嘛!”
  “有、意、思!我进门儿时候你干嘛呢?你跟戴凡不也这样儿么。”
  “滚蛋!我不想跟你动手儿!”
  “我不怕你跟我动手儿。你心里没鬼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见施沐晨了。”
  “我应该什么时候告诉你?你进门你干嘛了?”
  “我干嘛你不享受啊?我看你倒是爽得很呐。”
  说事儿。才启未跟心里始终这么劝自己。戴凡就睡在客房,他十分不想跟文盛闹起来吓着他。所以恶毒的话,能把文盛刺激疯了的话,他全都耐着性子收了起来。再者,别人吵架也许能说增进感情,他自己他却是知道的,字字诛心,他跟谁吵一架,只能将一段关系毁出一道裂缝。于施沐晨是,于文盛亦是,几次了,吵翻了谁都下不来台。
  “戴凡哭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话题转的太快,文盛脑子都没过,反正他就是要怼他。
  “他哭了。你进门时候我是在跟他办事儿,但我不知道你进来了,更不知道你加入了,我承认我……”才启未深吸了一口气,他从来都是要脸的人,但跟文盛在一起,这脸根本挂不住,跟他交缠的越深,他越是无法隐藏内里的阴暗面,那是他用了多少年,尽了多少心所掩藏的啊,却弹指间灰飞烟灭,他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这样一个人,可以被欲望驱使而忘我的人,对男人与性无法抗拒的人,有着肮脏龌龊隐秘欲望的人,可他若不是这样的人,也压根儿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幕,更不会让自己跟文盛走到这一步。若他真的像他装作的那么高尚,那么文盛从一开始露出这层意思他就会将他驱逐。事实却是,他非但没反抗,反而越陷越深。他明知他就是个黑洞,也无法抗拒他的魅力,那股让他暴露自我,放肆妄为的黑暗魅力。他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释放出他内心的欲念。
  “我乐在其中,但戴凡并不想。他是受你的恩惠听你驱使,但他也有自尊也有人格,以前他跟你那些朋友纵使有多少龌龊勾当,也不是他愿意的,你再有钱有势你也不该这么欺负一个弱小的男孩吧?有意思吗?”
  “呵。”文盛笑得轻蔑,“你是自认多了解他啊?还是觉得他有多喜欢你你不能辜负?我告诉你才启未,他哭,不是因为跟咱俩办事儿他委屈,对,我以前是把他扔出去给别人玩儿,他们是轮他了,但他可也不是没爽,他爽得很呐。刚才你也看见了,他是多享受,他不像你想的那么单纯。他要真那么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他也不会听我的来勾搭你,我就是存心让他勾搭你的,因为我想要你,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你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弄到手,我就让他来松动你。你也果然不负众望,咬这鱼钩。我不是想抨击你,我早就看穿你这假面具了,可我就是喜欢你,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身上暖的地方是真的,冷的地方也是。但还是暖大于了冷。再说了,谁他妈可能像看上去那么好?所以我劝你,还是长点儿心吧。哪怕他真喜欢你,他也断然不会离开我,离开我给他的一切,不信你去问他啊。我告诉你他为什么哭,因为你去煮热巧克力的时候,我让他给我***来着。他化了个十分心机的妆,装得清纯无比想博你欢心。我偏就射了他一脸,搞得他没脸见人。这皮算是白化了。你他妈一个直男,你他妈让女的甩了无数回居然还搞不懂心机为何物。我真佩服你的天真。”
  才启未看着文盛,瞠目结舌。
  “戴凡跟那些女的别无二致,你有她要的,她们才会接近你,跟你上床,供你取乐。天底下没有白来的性服务。她们各个儿装无辜耍眼泪,就是让你怜惜让你被她们捏着!而戴凡要的,一样现实。他跟着你,我就不会把他给别人,省得惹你不开心;他跟着你,我一样花钱一样使人脉一样捧他,他收成一分不少,还落得你这么个傻子把他当宝贝。”
  才启未忍不住要发作了,文盛这般颐指气使地好为人师把他贬损得脸面全无,以他之性格怎么可能不去撕他,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他说不出话来。
  “谁真在乎你啊?是老子我!你都饥渴难耐了我都忍着不敢上你,我怕你脸皮薄,怕你觉得没面子,我他妈为你着想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就吃他们那一套,施沐晨也好戴凡也罢,老他妈能把你哄开心了!我他妈今天十分不爽,操个人我都思前想后我能他妈爽嘛!跟你做个爱,我他妈老得惦记着你怎么想的,你爽不爽,你满意不满意!我干嘛要干那小婊子,我摸了你后面儿,还有点儿肿呢,我他妈这么累你知道吗?我把戴凡给你,是让你玩儿,你高兴你乐意什么全行,你他妈就是不许跟他动真格的!我告诉你土豹子,你就只能跟我好!你不许喜欢别人!谁都不行!我他妈十几二十年心里搁着你,你得对的起我这么喜欢你嘛!”
  崩溃。天底下再没第二个人会这么告白。才启未能保证绝对没有。这男人任性得一塌糊涂,就连说个喜欢都让人觉得刺耳,可是他却……他却能看透他的心。他知道他说的全是真的。一个能把一张老照片摆二十年的人,他怎么可能说假话。那上面他还跟施沐晨笑得那么开心,天知道他都是怎么对着那张照片的。若不是他这般执着,他又怎么会被他打动。他明明这么讨人厌,可他却讨厌不起来,还不是知道他喜欢得笨拙!他就这么个死德性!烦人极了!
  唇被吻住,文盛倒是措手不及。这老王八蛋一身力气,摆弄他跟玩儿一样。那还不是他想亲他就得被亲啊。
  “你为我着想,我一直都知道。我打球伤了手腕,你都要死皮赖脸贴在我身后给我打饭,还要言不由衷地说屁话。”
  文盛被扎了心窝,他想不到他竟然还记得,“你他妈记得啊。”
  “我病了你还没日没夜地守着,虽然是被你害得吧。我被人欺负,你就跟人干仗。我爸被人陷害,你跑去求兴哥帮忙。我们家负债累累,你又帮我爸安排工作。”
  文盛惊了,他不知道才启未知道这些。这些他一生都不愿意让他知道的。他怕他觉得欠了他的。他不需要他欠他什么。
  “要不是这些我全记得,你来找我,我干嘛理你。你被秦浪坑,干脆自生自灭罢了,我干嘛管你。你跟施沐晨闹得水火不相容,我干嘛得罪他跟你纠缠不清。”
  “哼。就说你爱装,心里指不定怎么喜欢老子呢。”文盛略尴尬,所以又拿出了一贯轻浮的调调。
  “只是被你烦坏了而已。都已经糟糕成这样了,算了。”
  “土豹子!”
  才启未笑了,那是文盛最熟悉的,才启未最温暖、最迷人的笑容。正是这样的笑容,让他多少年来魂系梦牵。多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他却终于钻进了他心里。
  “反正你他妈以后不许搭理施沐晨了,把丫那破公司辞了,老子带你挣大钱!让他跟秦浪那小婊子有多远死多远。”
  “毛病。”
  “你他妈才有毛病呢!放着英俊潇洒身强力壮的我不垂青,瞎他妈帮这个心疼那个。你不就喜欢漂亮男孩儿么,你要多少老子给你找多少。”
  “还没睡觉就说梦话。”
  “你穿着衣服睡觉啊?”
  “把你爪子拿开。”
  “啧啧,这腹肌真硬。我是不是也该吃点儿蛋白粉。”
  文盛挤着才启未,两人贴得紧,他有点儿风吹草动才启未当然感觉得到。他也是实在佩服他,怎么还能硬起来?
  “你……”
  “我什么我。”
  才启未去推文盛。
  “我都他妈说了我没爽了。”文盛舔着嘴角,不怀好意地盯着才启未。
  “起开。”
  “让我弄弄。你要是后面儿疼,把腿夹紧了我蹭蹭还不行吗?”
  “我给你俩选择,你要么乖乖上床睡觉,要么我走现在去公司,我明天早上有个会。”
  “开他妈什么破会啊!假正经!”
  这倒是让文盛说中了。开他妈什么破会啊。到了被子里就全都不是他了。那玩意儿不仅硬还持久,他能把他操翻了一点儿都不是夸大其词。他是蹭没错,蹭着蹭着就蹭到里面去了。进去就不出来。你跟他讲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才不吃那一套。他反正咬住鸭子就不撒嘴了。才启未十分臊得慌。你说他们俩,加起来得七十了,结果竟能折腾至此,也是服了。可能就是这点,最般配。臊死人。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