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5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5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7, 16:54


早上醒来的时候,凉意袭人。靳少君蜷在被子里,将身体靠近文盛强壮温热的躯体。一股暖暖的感觉围绕上来,他轻轻地将臂膀缠到他的腰上,这让熟睡中的他有了一点模糊的呢喃。
  秒针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闭上眼抱着他,猜他梦到的梦。
  他想知道,在他的梦中,会不会有自己的身影。
  靳少君想,如果这样抱着他就可以穿越时空,抵达永远不能抵达的广阔天地。如果在另外一个世界他跟他的戏份就是如此浅淡,一个拥抱便能解释所有,一句承诺就到地老天荒,这样的爱该有多从容。
  但那都只是如果,他只希望,在明日他醒来的时候,他们仍是紧紧相拥。
  我喜欢你呀。这小孩儿,净问傻话。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20岁,人在巴黎,那个远在欧洲的梦幻都会。冬天的时候,这座城市并不太冷,窗外有清淡的天空,风声萧瑟。他们还在谈着异地恋。每次见面都是无休止的缠绵,透支着那些说不完的情话。
  靳少君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摸到香烟、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火星一闪,随即暗淡。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从肺腑里吐出这个清晨的第一次深呼吸。然后,陷进更深的被褥里,身体随之彻底松懈掉。
  “你醒了?”文盛没有转身,轻轻地问。
  “对,我在抽烟。”靳少君答。
  “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不是你咳嗽的时候了。睁眼就抽烟。”文盛的语气里有着清晨的懒散和沙哑。
  沉默。好像可以听见香烟在房间上空扩散的声音。
  还是沉默。
  烟快燃尽的时候,靳少君把手臂从文盛身上挪开。起身,掐灭烟头,穿衣。
  “出去啊?”文盛还是没有转身,问。
  靳少君把头伸进浅灰色的毛衣里,头也不抬地说:“对。去趟言宁那儿。还得去趟工作室,新一季的宣传片要拍。”
  “还找戴凡啊。”
  “不,我挑了个小鲜肉。”
  “睡啊。”
  “睡。”
  “比起睡小鲜肉,你更应该着手找个助理。瞧把你忙的。”
  “睡了就让他给我当助理。”
  “那这显然是赔本儿买卖。”
  咳嗽逗够了,文盛终于靠着床头撑起了身体,被子下滑,露出他结实的胸膛。
  “几点了?”
  “早得很,还不到八点。”
  “哦。我也起吧。”文盛说着推开被子下了床,拿过一旁扶手椅上的浴袍草率地裹上,朝浴室去了。
  “你去公司啊?”
  “对。”
  “那傍晚电联吧。或者直接去老万那儿也行。”
  嗯了一声之后,文盛消失在靳少君的视线里。靳少君抓着头发,去楼下的盥洗室洗漱。
  开春了,窗外的枯枝开始抽芽。靳少君一边刷牙一边看着,心想,他跟文盛就恰似这番景象,老旧的关系坚固却呈现出一片死寂,那新抽的嫩芽一年比一年稀少。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托他心虚的福,他倒是对他殷切了起来。看吧,他一回来,他就吧儿吧儿过来伴驾。曾几何时,他这么装过啊。呵呵。真不嫌累。
  从车库驶上便道,靳少君从倒后镜里看着车库门缓缓落下,文盛的车消失在铁门之后。就像那个人,一并消失在他身后。
  
  言宁看见靳少君进来,眼角上挑,话跟着就来了:“呦,我以为你移民欧洲了呢。”
  彤彤从笔记本前抬头,跟着敲锣边:“毕竟老公去追初恋了。”
  靳少君冷笑。跟言宁说什么,就等于跟彤彤说什么。他这点儿丑事儿,不定怎么被他俩茶余饭后弯酸呢。
  “来。你网友,不对,你情敌给你寄的包裹。”
  靳少君往沙发上一坐,不接他俩的茬儿。
  “哎你快拆啊。”彤彤支着下巴眼睛弯成一道弧线。
  “嘛呀。”靳少君松开大衣的扣子,伸手去摸烟盒。
  “我想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好吃的。”彤彤起身,走到靳少君身边儿,人坐下脑袋贴去了他肩上,“快拆嘛。”
  在靳少君一脸迷惑的当口,言宁做出了解释——作为包裹代收人,他得到了才启未馈赠的饼干糖果若干,但大多被彤彤搜刮去了。
  特别好吃。手艺了得。彤彤补充到。
  “那你拆吧。”靳少君被他俩烦坏了。
  但这烦远没有结束的意思。
  哦呦呦,好可爱的唇膏。啧啧,亲手给你做的呢。
  呀。饼干是心形的呢。
  呵呵,靳少君冷笑。特么还用手比心。他恨不能掐死彤彤。
  呦。你的牛轧糖是混合口味的呢。
  言宁把牛轧糖塞进嘴里,品尝得一脸幸福。攻击指数爆表。
  “你们俩够了没。”
  够了才怪。靳少君说话的工夫强行被彤彤涂上了唇膏。
  有杏仁和可可的味道。润润的,甜甜的。
  他没想到才启未会做唇膏给他,他只是随口一提。
  彤彤强行举着卡片给他看,那上面才启未的字迹一如既往的好看。不仅好看,还十分温暖。
  “君君,我觉得他好喜欢你唉。”彤彤咬着饼干,眨着眼睛说,“你考虑换个男朋友吗?”
  言宁一贯不八卦这些,现在也跟着起哄,可能是这事儿让他觉得太可乐了,“你还别说。”他咀嚼着牛轧糖,一脸的神色认真:“我十分好奇,他看着比你爷们儿还爷们儿,这啥情况啊。”
  靳少君看着他不说话。
  “哎呦哎呦,你见过他了?”彤彤瞪大了眼睛。
  “废话。App上线就我们俩一起弄的。再说你也见过啊,他那天不是来公司了嘛。”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他走你来,你俩走了个照面儿,你还说这男的真魁梧,脱了衣服准是一身腱子肉。”
  “哗!哎呦我去!那是君君情敌啊!靠!我没看清他长什么模样。”
  靳少君从身后摸出一圆形物体,他坐下就觉得有什么硌着他,原来是个卷尺。粉红的,抽拉很顺畅。上面印着知名视频网站的Logo,他们衣橱的Logo以及slogan。翻个面儿,花里胡哨的艺术字瞧着像个节目名称。
  “这是啥?”
  言宁捂脸,“你是失忆了,还是脑子不过事儿啊?上次你批款项给我不就是这事儿嘛!”
  “噢噢噢。”靳少君影影绰绰有点儿印象,“冠名赞助是吧?”
  “对。上次才启未来就是这事儿。他给我的资源。上星卫视,今年夏季档强推的新节目。服装设计的。”
  “哇塞!我就说他喜欢你吧!”
  言宁伸手推了彤彤脑袋一把,“你别装作是刚知道行嘛。”
  “我刚知道。”靳少君终于把烟点燃了,“你没说是他搭的线。”这事儿靳少君确实不知道,言宁主要说的是事儿,没说人。他还以为是文盛给他找的路子。
  “我没说吗?我说了吧。”
  “你没说。”
  言宁看不出靳少君此刻的心情,他这人喜怒哀乐不挂相儿,但公是公,私是私,这事儿靳少君也不能怪他,是他把才启未拉进来的。才启未什么都不知道啊,被靳少君玩儿的团团转啊,这人也是实心眼儿。言宁跟他接触下来都有点儿于心不忍了。你说他这么卖力帮衬又是出力又是找资源,要是知道靳少君不安好心,还能不能活了。但这就是靳少君。他是他朋友,他了解他,这人一贯深藏不露心机深重。你当他朋友这不是事儿,你是他情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公司的运营你交给我管,才启未也是你拉他入伙的,没什么不妥吧。”
  “不,那倒没有。我只是给你证明一下,我脑子还好使,记事儿。”
  看吧。你根本无从窥探他内心的想法。他永远都是这样一脸云淡风轻。言宁打一开始就不想掺和靳少君的破事儿,但他们一起共事,大家都是真心实意为项目好,他跟才启未也当然就是公事对公事,至于靳少君要怎么着,他定有分寸,干好事儿就行了。干事之外的,他也管不了。反正一开始他也说了,让他别瞎胡闹。只是这话有点儿苍白无力。闹不闹在靳少君。但以他对靳少君的了解,事儿指定是严肃办的,捎带手干嘛他就不知道了。
  “这个唇膏味道真好。”
  靳少君像是自言自语。
  彤彤偷眼瞟言宁,言宁也没法给他啥提示。对,他们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哎我们不是要开会来着嘛。”彤彤伸手打破僵局。
  “是啊,我起了个大早,时差都还没倒回来,结果进门就被你们俩寻开心。”
  “哪有!这不是想你了嘛。”
  “得得得,说正经的吧。”
  “也许我是该换个男朋友了。”
  彤彤正摆弄计算机,这会儿做出一个摊手无奈的表情,“有本事你换呀。打嘴炮儿多过瘾似的。”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