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5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5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8, 16:58

  靳少君这次去欧洲待得久,久到母亲都比他先动身回国处理工作去了。他呢,悠悠闲闲,逛一逛,享受享受闲适的生活,灵感就来的特别舒服,很是出了些满意的作品。单就是个草图,相熟的朋友就有预订去的。
  回来文盛也表现不错,陪了他几天,吃吃喝喝见见老朋友,就像每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妇,平淡却很温情。但靳少君深知这份和美来的虚妄,不免就有些心寒。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可能刀枪不入。要说这些年,他也不是不知道文盛是个什么货色,身边儿那些个乱七八糟从来没断过,烦的他都懒得计较了。但这回不一样。可不是么,老公去追初恋了。这叫什么事儿呢。起先他以为文盛若是功德圆满定要来跟他谈好合好散了,现在看来倒也不然,他在尽心竭力的维护跟他的关系。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不是都跟才启未睡了嘛,你不是成天飞去大连找爱人嘛,你还处心积虑围着我干嘛。
  心软。
  相处这十几年下来,靳少君也算看透了文盛。这人表面上看着有多冷血,内里就他妈有多心软。他还恋旧。不恋旧也不会抽疯回去追初恋。还是一个他妈压根儿没跟他谈过恋爱的初恋。他妈起根儿上人家也没看上他。
  想到这儿靳少君也是来气。
  你才启未脑子进水了吧。放着好端端的青年才俊不要,倒是垂青这么个渣男。追你你就应啊!还有戴凡那小妖精,你也着了道。
  刮目相看。
  你长得就像原则俩字儿,怎么干的事儿能这么没底线呢?
  滴滴。滴滴。
  备忘录响起,靳少君给摁了。又提醒他该吃药了。
  滑向辅路靠边停车,靳少君拧开水瓶,从随身药盒里倒出药,仰脖吞了下去。再两天第三疗程的药就吃完了。效果奇佳,他真再没咳嗽过。人也精神多了。再加上一直坚持打拳健身,又是好人一个。前天他还去医院复查过,大夫表示十分乐观,但还是坚持劝他戒烟。
  药是才启未给的。他定期就会寄给他,附赠各种糖果饼干,均是他亲手制作。靳少君服了他。这么一个对手,你叫他怎么恨得起来。这年头如此实在的好人你就是提着灯笼也找不见半个了。非亲非故就是个你说网友也好花友也好,反正就是全然不重要的人,他却能做到真心相待。该说他是天真还是傻。
  可就是这么个憨厚的主儿,却也分裂得叫人惊诧。靳少君是做梦也想不到,才启未竟然会跟那一老一小俩妖孽来场三人行。听到他下巴惊得差点儿掉下来,以至于久久说不出话来。弄得才启未极其尴尬,发来一连串的解释。比起洗白,似乎是更想挽救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靳少君就想问,你这么天下第一的要脸,干的时候想什么呢。他这一解释,他还得忙不迭安慰他。对啊,谁也不是没有过这种经历。跟他妈文盛那烂人一起,发生啥事儿都不奇怪。这人就没有一个健全的人格。欲望肮脏下流到令人发指。
  只是与才启未不同,靳少君不会假惺惺地从道德上反省,他是身体上就排斥这种下作得只沦为欲望奴隶的交媾。靳少君从来不耻于承认自己保守,我就是古板啊,所有的Open也不过是被逼出来的呀。文盛老说他性冷淡,靳少君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冷淡,他要是真冷淡,最开始他们柔情蜜意那会儿像蛇一样缠着文盛的自己是鬼吗?我做个爱就一定要靠原欲的刺激吗?是的,对他来说,爱欲是远胜于性欲的。没有内心里暖暖的爱意,再怎么刺激的交媾都令他索然无味。靳少君想,我他妈要是性冷淡了,也是他妈你文盛害得。
  所以,一场心灵的对话之后,才启未被他治愈了,靳少君倒是抑郁了。他觉得自己也是有病,自个儿都病入膏肓了,还打肿脸充当别人的人生导师。这位病号还是他头号情敌。这不是有病是什么。神经病。
  正想着,电话响了,来电的正是他的头号情敌。对,他先前给才启未打电话来着,要感谢一下他的唇膏,但他没接,这会儿又打回来了。
  接通,音响自动静音,才启未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喂?我啊。刚开会来着。”
  “猜到了。忙完了?”
  “是啊,都午饭的点儿了。好容易散会了。”
  “我没什么事儿,你可以先去吃。就是感谢一下你的唇膏。”
  “你回来了?”
  “是啊。上礼拜四到的,今儿刚去公司,言宁就把包裹给我了。牛轧糖有小时候的味道,不甜,奶香浓浓的。”
  那边笑得温暖,“别一口气吃太多,怎么也是甜,吃多了咳嗽起来就麻烦了。吃了药再吃,不苦口。”
  “我又不是小孩子,瞧你嘱咐的。”
  靳少君喜欢听他笑,那种低低的,暗含着喜悦的,又有点儿害羞的笑。所以他就故意逗他笑。
  “药快吃完了,我回来去复检了一下,大夫说挺好的,就是仍旧极力劝我戒烟。”
  “那你戒啊。”
  “戒不掉。”
  “试试戒烟产品?譬如尼古丁帖什么的。电子烟就算了,会带走你呼吸道的水分,不适合你。”
  “我没那个毅力。”
  “是单纯的不想吧。”
  “不服气。凭啥就得我戒烟,走到哪里都是抽烟的人。”
  “因为你是个病人。”
  “我好了。”
  “少抽吧。尽量控制一下。也跟你男友说说,最好别当着你面儿抽烟。”
  “就他?算了吧。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又吵架了?”
  “没有。只是倦了吧。”
  才启未那边明显的停顿,像是在措辞,这种笨拙也是靳少君喜欢的。
  “我也应该出去打打猎,否则总这么味如嚼蜡也真是没意思。”
  “快别瞎说了。你不是那种人。”
  “哦?我应该是哪种人?”
  “别瞎闹了。好好儿养养身体,你事儿也多,注意力别老集中在容易钻牛角尖的事上。”
  “要不就你吧。”
  “嗯?”
  “我说,要不就找你约约炮儿好了。”
  听到才启未连大气儿都不敢出,靳少君爽朗地笑了。
  “你怎么这样啊……挤兑人嘛这不是。我……我……我到你给你什么印象啊。”
  靳少君笑得放肆,才启未更加捉襟见肘,“我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哎哎哎,你怎么这么不禁逗。”靳少君忍着笑意喊他,“玩笑都开不起啊。”
  “这哪能用来随便乱开玩笑……”
  “哦?这么说你还认真的想了一下?”
  “我说不过你。我嘴笨。我不跟你说这个。”
  “喂,说真的。你都不好奇我吗?”
  “我……”
  “你从来没问过我叫什么,也从来没朝我要过照片什么的。说见面吧,你也总是顾左右而言它。蛮奇怪的哦。要说你从没想过网络走入现实,那我可是知道你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你还是我联合创始人呢。”
  “我……你……你喜欢保持神秘啊,你看你朋友圈基本啥都没有,我给你寄快递你也没特意告诉我你姓名……嗯……”
  “那你想知道吗?”
  又是一阵慌张的沉默,呼吸可以出卖所有。
  “算了,不逗你了。你快去吃饭吧。我也该去忙了,马上到工作室了,要看模特拍片。”
  “我……嗯。注意身体,多休息,有空常联系。”
  “你想说什么?”才启未欲言又止,靳少君怎会没注意到。
  “没,没什么。”
  “说。我最受不了欲说还休。”
  “也没什么。我月中去北京参加新媒体交流会,到时候……嗯……如果你没出差……也不是特别忙……”
  “想约我?”
  “哎不是。工作上的事,对机会跟言宁和你一起碰碰。”
  “好啊。正好我们可以正式签署合作协议。”
  “那倒不是事儿。”
  “怎么不是,事儿你一直在张罗,从技术到资源,我都说了我们是合作,我拉你入伙,肯定要签署协议的。”
  “行吧。都随你。对我来说,能帮到你就挺好的。创业艰难,能互相帮衬搭把手比别的更重要。朋友嘛。我最在意的是这个。不是钱,不是利,是能有幸认识你,我由衷高兴。你也知道到我这样的年纪,已经很难对别人说出内心里真实的感受了。能和你分享,不对,能跟你倾诉,我特别感激,也特别珍惜。”
  结束了通话,靳少君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是说不上的滋味。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