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5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5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10, 17:17

  
  拳击这项运动不仅对体能有着极大考验,更需要灵敏度与协调性,以健身为目的话,选择它的人并不多。所以孙仕杰看着靳少君像模像样的身姿还是挺出乎意料的。
  靳少君知道孙仕杰来了,但他还是坚持把课程练完才从台子上下来。汗水顺着脸颊脖颈淌下去,他擦得随意,倒是水喝得真诚。跟教练聊了几句他才朝孙仕杰走过去。
  “我还以为你就是说说呢,练得挺是那么回事儿啊。”他说着,伸手捏了捏那结实的腹外斜肌。不在靳少君身上揩个油,孙仕杰就跟没见着他似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啥事儿,说呗。”靳少君对付他倒从来游刃有余,这身闪的非常巧妙。
  “你看你。我这不就是替文盛殷勤地来接你嘛。”
  “他求你啦?”用毛巾胡噜了一把脸,靳少君甩了甩头发。
  孙仕杰嘿嘿笑。
  “我去冲一个。”
  鬼信你甘当跑腿小弟。靳少君还不知道孙仕杰?他比文盛还懒。文盛是给他回电话说了还在忙,晚上要喝酒,让他甭开车了,表示孙仕杰顺路可以接上他。顺哪门子路,孙仕杰住西边儿他在东边儿。他要没事儿他把浴液干了。
  围上浴巾擦着头发出来,看吧,这人都堵在更衣室了。要搁在平时,准要像癞皮狗似的蹭过来动手动脚,今儿多反常啊,坐那儿老老实实的。就剩一双色眯眯的眼珠子乱转了。
  “你还别说,有点儿肌肉更好看了。”
  “你差看的人是怎么地。”
  “我就爱看你啊,别人都没你好看。看得我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快别。躺地上我还得给你叫救护车。”
  “那还不如给我人工呼吸。”
  把毛巾拽在孙仕杰脸上,靳少君套上了内裤,提裤子之快也是成心。
  “你怎么这么小气啊,跟哥越来越生疏。”孙仕杰嬉皮笑脸,啥没看见也不要紧,能逗会儿靳少君他就很高兴了。
  “也别太熟,我这人喜欢保持神秘。”
  “神秘着,我就喜欢你神秘。”
  “你到底有什么事儿。”把头从浅灰色毛衣里钻出来,靳少君看着孙仕杰问。
  “我没事儿还不能找你啦。”
  “兜圈子也没啥意思不是。”
  “太直接也不好。”
  “那你随意。”
  上了车靳少君坐副驾驶,虽然孙仕杰一贯烦人,那也不好真拿人当司机。平心而论,虽然他欠,但对他总还是不错的。
  “那天吧。坤儿找我来着。”孙仕杰是这么开口的,“你知道他跟文盛和小万蹭了吧?”
  “哦,嗯。”靳少君听安安说过,这事儿还是为着才启未。
  “你说大家一起这么多年,也真挺……犯不上,你说是吧。”
  哦。原来是为了这事儿。靳少君想了想说:“那你直接跟文盛说呗。”
  “他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所以我不顶雷。”
  “哥哥能让你顶雷嘛!”
  “那你想怎么着啊?”
  “我啊,也跟安安说了。我是这么想的,这么多年兄弟,有啥过不去的啊,再说都这么久了,让坤儿低个头,到时候你跟安安帮衬着说点儿好话,你看行不?”
  “你不会今儿约他过来吧?”靳少君看向孙仕杰,“你别作啊,文盛那脾气先不说,老万说一不二你知道。”
  “那道歉机会都不给人家啊。”
  “他要是顾念你们兄弟情谊,当初也不会那么办事儿。我劝你,别往里掺和。你跟坤哥愿意走动就走动,这他们不能说非管着你,但你别往他们这堆儿领,都是刺头,互相扎着了又得急眼。”
  靳少君这里毫无突破口,孙仕杰也不好再往下说。安安跟他一样,讲话你别事儿不找你你找事儿。
  “罢了罢了,就当我没说。”
  “杰哥我还劝你一句,坤哥自打开始溜冰人就一天比一天颓废,你趁早也别跟着他掺和,出了什么事儿再把你捎带进去。现在查得多严啊,声色场所也少去吧。”
  “你这是担心哥哥啊。”孙仕杰顺势就摸上了靳少君大腿。
  “把你爪子拿开。”
  “你说你这么一本正经,你跟文盛瞎混什么啊。”
  “不跟他混我也不跟你混。”
  “你要跟了我,我就谁都不要了,我天天唯你马首是瞻。”
  靳少君冷笑,“你也想退会啊。”
  孙仕杰哈哈乐了,“我这不是替你打抱不平嘛,丫文盛也是有病,瞎***柳,谁能比你好啊。”
  靳少君皮笑肉不笑,心想,有啊,才启未啊。才启未多好啊,把文盛迷得神魂颠倒,给人家当牛做马他也乐意啊。
  
  靳少君跟孙仕杰到的早,这会儿就安安在呢,见靳少君来了飞奔而上,MuaMua两个脸颊吻。孙仕杰接过老万递过来的酒杯,跟他碰杯喝酒。
  “爱死你~”安安笑得像朵盛开的鲜花,“听说你华丽丽的拒绝了林贱人借珠宝的请求。”
  “嗯。拒绝了。她跟你合不来嘛。”
  “我恨不得活撕了她!拍个戏还戴美瞳,成天劲劲儿的,谱儿摆得天下第一大,仗着土豪爸爸砸钱挣来个女三,抢咖位倒是野心勃勃,就好像把她摆前头她就成女一了似的。”
  “你也是,跟个小花旦斤斤计较。”靳少君坐下来,问侍者要了杯苏打水。回去肯定是他开车,酒自然就不能喝了。
  “我跟她计较?她他妈跟我计较!处处比着我,最过分是还支使她助理满剧组散人情儿,又是订吃喝又是送小礼物,有俩钱儿烧的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算啦,你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你也真抬举她。”
  “那我气不过啊。不是你换位想想,你跟这么个贱人相处好几个月,你不疯啊?”
  “疯。搁谁谁疯。咱不想了,成不?又不是回回跟她一个剧组。”
  “呸!绝没有下回。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少君我老见不着你了。”小万这会儿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坐在了靳少君身旁。
  “嗯,老不在国内。”
  “我们今非昔比~”安安笑得灿烂,“好歹也是国际知名设计师,一天通告就得四五个,还有那么些活动啊,发布会啊。哎呀,你还真是明明可以靠脸,偏偏就靠才华的典范呐。”
  “脸?”靳少君笑得清浅,“我都这把年纪了,什么叫每况愈下?这就是啦。成天那么些新长起来的花儿啊朵儿啊,拿什么脸跟人竞争啊。”
  “哎说起来……”安安摸出了烟盒,“戴凡还跟着文盛呢嘛,他我才是论辈子没见着了。”
  小万凑过去给姑奶奶点烟,“我也一直没见着。”
  “别问我,我怎么知道。”靳少君皮笑肉不笑。这也算大实话了。他知道什么啊。他什么也不知道。文盛跟才启未没完没了,戴凡一个劲儿腻着才启未,仨人肮脏小游戏玩儿得欢实着呢。没他事儿。他真是那个局外人。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