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5⑦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5⑦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10, 17:18


  戴凡陷在宽大柔软的床里,头发铺开在枕头上,丝质睡衣包裹着他温热的身体,露出的白皙手足无所事事地摆着。脸上却是笑笑的模样。靳少君黑着脸走了实在太爽。他猜他一定被气得够呛。棒呆了。
  翻了个身,戴凡依偎在文盛身边,枕着他的胳膊,以细嫩的脸颊摩挲。
  累。却很满足。身体与心灵皆是。
  赶上文盛心情好,什么都好。且看来靳少君也并没怎么影响他的好心情。
  文盛的手穿过戴凡黑亮的发丝揉着他小小的脑袋,他也觉得疲惫,刚刚在浴缸里戴凡伺候他洗刷时他就有点儿打瞌睡,躺到床上他本以为自己会很快入睡,然而累归累,这会儿却睡意全无。
  靳少君不高兴了。这是明摆着的事儿,他看得出。但他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他也没招他没惹他啊。总不会是因为他跟戴凡干那事儿他不高兴吧?他有病啊?他养着戴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不是常事儿嘛!可是你看他那委屈的模样……
  思来想去的文盛就不是不踏实。不踏实他也躺不住了,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
  戴凡给吓了一跳,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文盛。
  “你睡你的。我出去一趟。”
  戴凡能说啥?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穿戴齐整弃他而去。
  贱人。戴凡忍不住跟心里骂。骂的当然是靳少君。你看,又让他得逞了。搞不好他是存心故意的!又轻敌了!该死!还很方的是,最近文盛对靳少君的态度,那不仅仅是好来形容了。这不太对呀。他原来哪有这么在乎他!你不是一心挂在才启未身上嘛!这都什么情况呀!
  文盛从下楼到上车,给靳少君打了两次电话都是占线,他把手机往副驾上一扔,倒车驶出了车位。
  夜色茫茫,霓虹闪亮,别看是这会儿了,路上的车也不算少。他这个车开得不怎么专心,你说他想什么呢吧,好像什么也没想,要说什么都没想,又好像把什么全想了。
  今天是靳少君看戴凡不顺眼,他哄;明儿要是他瞧才启未不顺眼呢?
  他们的关系始终是紧密相连的,但这并不是说就一定坚不可摧。靳少君他很了解,其实他不容人。
  文盛有点儿焦虑。因为无论怎么想,其实都没有通往乐观的路。无非是靳少君跟他提分手,亦或是他跟靳少君码逼翻车。前者他必须接受不了,且不说他们有多少事业上的勾连,有多少利益的捆绑,光是一想到靳少君再不会出现在他生活里,他就有点儿被人砍了手脚关小黑屋的恐惧,对,那绝对是种被孤立的感觉,孤立无援,而且这很操蛋,不能说你都让我习惯了你的存在你又撤了吧?后者呢,后者基于前者就知道压根儿不可能。
  这厢走进了死胡同,那厢必然好不着。他跟靳少君说不清道不明,他跟才启未就更一头乱麻了。按下才启未那暧昧不明的态度不说,事实上是怎么回事儿谁也别否认,否认也没用。他暧昧着,他不捅破窗户纸,他打心眼儿里不愿意正视跟他的关系,但这总都有到头儿的一天。他还不知道才启未嘛,没事儿还能给你无中生有呢,这好家伙,哪天他不乐意了,他拿刀架他脖子上逼他跟靳少君一刀两断……他怎么着啊?能不能活啦?这更崩溃啊,不是逼他回到前面儿的选择,就是才启未跟他一刀两断。
  嗯对,他确实被怼在死胡同里出不来了。
  一开始就是。
  车停在车库门前,对接装置启动,车库门缓缓开启。靳少君的车就停在早上他离开时的位置一动没动。把车停好,自动门也落下了,感应灯亮起,灯光并不强那他也觉得刺目。三步两步登堂入室,整幢房子安静极了,柔和的音乐声带他通往靳少君的工作间。
  靳少君披了件米白色的线衣,人伏在案前专心致志地画图,图纸铺满了桌面,上面还散着已制作完成的样品。
  把外套往沙发上一扔,文盛拖了张椅子反骑上去,人就立在靳少君眼前。
  他不理他。
  不理就不理,文盛顺手拿过一枚戒指把玩,再瞧瞧其他样品,开口道:“你这系列真是十足十的性冷淡风。”
  靳少君抬眼皮瞧了瞧他,“你怎么过来了?”
  “我不过来你是打算干一宿么。”
  “也没多晚啊。”
  “生气啦?”
  “没有。”
  “没生气你回来。”
  “戴凡陪你不是挺好吗。”
  文盛皮笑肉不笑,“你怎么还跟他置气啊。”
  “我没有。”
  “别画了,陪陪我。”
  靳少君放下了笔,起身,把毛衫穿好,走到了文盛身边,“那继续追剧?”
  
  在客厅坐定,靳少君开了电视,又去厨房洗了水果切好端来,整个一系列过程你说不上有哪儿不对,文盛就是觉得不自在。剧集开始播放,文盛盯着屏幕演什么完全没看进去,然后他发现问题之所在了,这个平静本身就不对。
  偷眼看看坐在他身旁的男人,文盛发现他十分专注,整个人沉浸到剧情中去的感觉。这么一个没事儿人似的靳少君令他有点儿不寒而栗。
  草莓是种很娇嫩的存在,买回来总是水灵灵的,挤在一起放一会儿皮就破了,时间再久一点便腐烂变质。摘掉草莓蒂,靳少君盯着红红的草莓出神。他想,他的爱就犹如这草莓,从新鲜饱满到腐烂变质,经历的正是时间的洗礼。他与文盛的关系早已不是最开始的光鲜亮丽,他们实则正浸泡在自身的浓水里,那味道难闻极了。而他却一直把这样的东西往肚里吞,会呕吐泻肚也就不足为奇了。他的眼泪是活该白流。
  肩膀上一沉,靳少君回过神来。文盛不知几时睡着了,这会儿无意识地倒向他,由于身体的倾斜,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眸。他的侧脸最好看,靳少君想,尤其是他高挺的鼻梁,这也算是百分百遗传了他妈妈的盛世美颜,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不像文兴,文兴更像他父亲一些,就不像文盛长得这么立体。他爸怎么可能不疼他,简直跟他妈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嘛。
  清浅的呼吸吹拂到脖颈上,靳少君忍不住伸出手指触摸他柔软的嘴唇。他十分恨他,正是因他十分爱他。想不恨先要不爱,而这太难。
  “我睡着了?”
  文盛惊醒过来,脑子有点儿懵。对面的电视已是一片蓝色。
  “嗯。”
  “太累了。”忍住了文盛才没揉眼睛,容易生细纹。
  “正常,你多卖力啊。”
  这话就要看你怎么理解了,既可以理解为工作卖力,也可以理解为在戴凡身上卖力。以文盛对靳少君的了解,他说的肯定是后者。
  “你也不让我卖力啊。”文盛说着,捏住了靳少君的下巴。
  “我给您省着点儿劲儿。”
  “省给谁啊。”
  文盛的手箍住了靳少君的腰。
  “省给谁……这是个好问题。”
  文盛与靳少君对视,心突突跳了两下。
  “譬如你初恋?”
  “……”
  靳少君拿下了文盛的手,“你上楼洗漱吧,我还是把图纸改完,毕竟是跟兴哥合作的联名系列。”
  果然,就不可能有靳少君不知道的事儿。然而他这微妙的态度,十分值得玩味。
  暴风雨来临之前,海上最平静。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