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15, 17:01


  “我帮你干点儿啥?”
  “不用不用,我都洗好切好了,炒一下就行。”
  才启未刚想继续客气,手机震了。摸出来一看,是月落乌啼。
  “你去客厅歇着啦,我很快的。”戴凡笑得不容推辞。
  靳少君找才启未啥事儿没有,没事儿却不妨碍俩人聊得热火朝天。他存心的。他知道才启未今天就到北京,而文盛就在他眼皮底下,且全无异样。这说明什么?说明才启未很可能正跟戴凡那小婊砸在一起。他能让他好的着?一想到那天戴凡霸着文盛那样儿靳少君就来气,他还真是顾此失彼打压他少了他就臭来劲。不敲打敲打你,你是不是想爬我脑袋上撒尿啊?
  可想而知,戴凡这精心筹谋的夜晚算是泡汤了,与其说才启未跟他在一块,不如说才启未跟手机在一块。他偷瞄了屏幕好几次,确定跟才启未没完没了的不是文盛,也企图夺回郎君来着,奈何似乎他就是不如那手机来的有吸引力。
  才启未跟月落乌啼这阵子联系都十分频繁,可能是约了这次见面,亲切感就再一次成倍增长,在他心里,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早已近得不能再近,这不这么要脸一人都能出来跟人见面了,见一个如此知晓他阴暗面的人,说明啥?说明对他的亲昵程度都已经让他把包袱放下了嘛。心挨得近,情就连得紧,话就不可能不密,即便身边杵着个美若天仙的戴凡,那才启未也透过手机跟月落乌啼拴在一块儿呢。
  清甜的凤梨送到嘴边儿,才启未咬住的同时,唇也一并碰到了柔软的存在,这一惊差点儿掉了手里攥着的手机,他万万没想到这一片送过来还附带香唇。刚才还是手呢,这属于画风突变啊!
  戴凡哪儿还等他反应,你瞠目结舌就对了,让你在别处专心。也甭管三七二十一了,你就等我将你拿下呢!混蛋!
  甜甜的吻,带着凤梨清新的味道,汁水在舌尖荡漾,分不清是谁的咀嚼谁的吮吸。甜与香在口中缠绕就已让才启未无力招架,更别提紧跟着而来的藤缠树了。戴凡软得像不生骨头,紧贴着他的胸口,紧缠着他的双腿,紧绕着他的手臂。
  我管你从哪儿整来的妖艳贱货,你只能看着我,聆听我,拥抱我!
  戴凡发动起进攻来,你别说才启未,文盛也招架不住啊,这就是段数。御夫有术他比女人还得心应手。
  “你到底跟谁聊天呢。”唇与唇分开,娇嗲的责备紧跟而来,“是不是认识了漂亮姑娘!”奶奶的。戴凡跟心里骂。什么个破头像,抽象得很,鬼知道背后藏了个什么人。
  “哪有……”才启未看着戴凡,即便这般横眉立目也还是掩不住他特有的那份可爱,“哥们儿……”
  “你们怎么那么多可聊的啊!你怎么跟我就没那么多可聊!”
  才启未自知理亏,也合该戴凡生气,他确实从打进门到现在都在跟月落乌啼扯淡,这肯定不合适,都不仅仅是不合适了,是有点儿操蛋,你当人戴凡成啥了,伺候你吃、伺候你喝、喂你水果、给你按摩的,遂赶紧安抚之:“赖我赖我,一开始是说工作上的事,后来跟你待着不是放松么,就闲扯了起来。”瞎话说的跟真的似的。这本事才启未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长的。
  “讨厌,你老不跟我在一起,难得来看我,还这么不专心。”戴凡小嘴一嘟,鼓起腮来。
  才启未想把戴凡先抱起来,他这么压在他身上比较那个啥。戴凡能让他称心如意吗?他非但不挪窝,还顺手抽出了才启未的手机反扣在茶几上,亮来亮去的烦死了。
  “你……我……”
  还不等才启未把话说出来,戴凡的手就按上了才启未的那话儿。隔着裤子揉搓捏弄。要说俩人是身在狩猎场,那围猎的就是戴凡,猎物才是才启未。
  要说这档子事儿是会让人上瘾的那可真不假。以前才启未从没觉得它有多重要,可自打招惹了戴凡搭上了文盛,就打开新世界大门了。这根本毫无抵抗力啊。没得做都会想,端上桌来怎么可能不动刀叉呢?看吧,小弟弟总归比他老实,这会儿实力卖主不脸红。
  “你想我不想我。”
  戴凡吮吸着才启未湿润的嘴唇,声音甜腻又透着慵懒与缠绵。他弓着腰,宽大的领口丝毫藏不住纤细的身体。才启未捉住了他的细腰一把攥住,主要也是因为这一览无遗太刺激神经,你看嘛,下面儿又硬了几分。尤抱琵琶半遮面可比赤身裸体的俗艳来得更加有诱惑力。
  “想。”
  “想我什么呀。”戴凡就犹如一条蛇盘踞在才启未坚实的身体上,他蹭着他、缠着他、双手贪婪地在他厚实的胸肌上揉捏,娇嫩的臀瓣隔着绸缎的布料紧夹着他硬挺的阳具摩擦。
  柔软的发丝垂下来扫着才启未的脸颊,湿滑的舌头绕着他的唇他的舌打转,湿热的气息充斥于两人之间,这暧昧也是玩味到了极致。你别说让才启未说点儿蜜语甜言了,你就是让他把脑袋交出来他都干。
  “哪儿都想。”
  戴凡咯咯地笑,笑得又甜又暖,他直起腰来,想把袍子脱掉,才启未却拉住了他的手,他不想他脱,他穿了件海鸥色白与灰蓝相间的丝绸袍子,十分端庄,这端庄又与他的放浪和妖异形成强烈的对比,那迷人劲儿是难以言说的。他不忍心弄脏它的同时,又十分想要弄脏它。
  人被才启未压到身下,戴凡在才启未的耳畔娇喘不已,他宽大的手掌在他的肌肤上游走,他沉重的大腿压着他脆弱的膝盖,他强而有力的胸肌碾着他柔软的细腰,戴凡咬上了才启未的肩窝才抑制住想要叫出声来的冲动。被人疼爱的感觉总是好的。
  
  不开心。靳少君扔开手机伸直了腿,长长的胳膊通过双手交缠在一起做出一个完美的拉伸动作。才启未不理他了。连发了几条消息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不用想,准是被戴凡那小婊砸裹进了怀里。戴凡的段数他还很是很清楚的,那都不仅仅是个温柔乡,根本就是个蜜糖陷阱。色胚子!没出息!伪君子!
  “嘿嘿嘿嘿!你他妈踹我干嘛!”
  文盛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看直播,靳少君冷不丁把脚踹过来吓了他一跳。
  “你不烦啊,有什么好看的,也能溜溜儿看一晚上。”
  “又不是你抱着手机没完啦?”
  懒散地爬起来,靳少君凑过去看着文盛的手机屏幕,不禁撇嘴,“一看就是整容脸,这僵硬。”
  “你嘴里就没好话。”
  “我是说实话。再说你坐这儿干看着有啥意思啊,出去浪去呀,大把鲜嫩美少年等着你垂青呢。”
  文盛把手机关了,“我就随便看看解解闷儿。”
  “你想出去柳就出去柳呗,我又没把你腿打折了。”
  “你吃枪药了?哪儿来的邪火儿啊。”
  靳少君下地,趿拉上拖鞋走了。
  “有毛病!”
  到浴室给浴缸放上水,靳少君又溜达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起泡酒。窗外夜色深重,有些起风了,垒满嫩芽的枝杈在风中摆荡。说不上为什么,他还真有点儿生气。气什么他却也说不清道不明。
  脱了衣服钻进热水里,水压与热度让他不适应的长出了一口气。水温有些高了。头枕在浴缸边沿,调整了一下皮革枕的位置,靳少君躺好,将全身沉浸在水中,舒展着疲累的身体。肩背略略酸痛,一是打拳回来二是低头跟才启未发微信。
  两人约了见面。
  那么见面之后要怎么着呢?是戳穿他跟自己抢男人,还是等他戳穿自己欺骗他?好像怎么都是以撕逼作为结束。
  也对啊。之于他们俩,不撕逼还要怎么着?文盛只有一个。
  憋了一口气,靳少君把脸也埋进了水里。突如其来的耳压令他的身处的世界成了真空的。
  撕了之后呢?他们一拍两散了,文盛会选择谁呢?是继续当他老公,还是拔腿去追初恋?
  答案悬而未决。
  对,根本没有答案。不到那一天,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
  但是以他对才启未的了解,才启未那么要脸一人,他当面撕了他的脸……
  这其实是两败俱伤的一个结局。
  文盛是一定会跟他翻脸的,你玩弄人家初恋嘛;才启未也一定会跟文盛翻脸的,脸都给丢光了;自己呢,也真真跟才启未翻了脸,当了大恶人。
  “玩儿什么呐!”
  文盛拽着靳少君的胳膊把他从水里提了上来。吓他这一跳,你泡个澡把脑袋扎进去不活啦?
  “冥想。”靳少君抹了把脸,平淡地说。
  “神经病!”
  文盛脱了家居服往藤编框里一扔,走去花洒下面开了水。靳少君趴在浴缸边沿,看着文盛宽阔的背脊出神。从打他回来,他就陪着他,这么久了,他们竟没亲热过一次。
  “我明儿回我自己那儿,跟小丁说了一起收拾收拾花园。”文盛揉着头发说。
  “哦。”
  靳少君嘴上应声,心里却在冷笑,你收拾花园?呵呵呵呵呵。亏得你还能一本正经跟我扯谎。才启未来啦,你当我不知道啊?文盛一直住在他这儿,这不是明显要空出他自己家给别人当爱巢嘛。你他妈倒也真不怕我把你捉奸在床是吧?也对,他一贯不怕,他床上总那么热闹。床上热闹也就罢了,现在心里也够闹吧。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