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16, 17:04


  秦浪比闹钟响起先醒了五分钟。简单洗漱了一把,做好了早饭,他把施沐晨叫了起来,带着呆呆去散步了。这是他一天标准的开始。
  施沐晨起床先去冲了个凉,然后就是如常的看报吃早餐。不一会儿秦浪回来了,给呆呆倒好吃食,洗了手拉开椅子坐到他旁边,两人一边吃早餐一边闲聊。早上对于他俩来说,是一天当中最甜蜜的时光。
  “晚上咱俩跟才启未一起吃个晚饭?”
  把碟子碗筷摞好,施沐晨端着往厨房送。
  “我就算了吧。”秦浪接过来,放到了水池里,“你们俩去吧,喝个小酒聊聊天什么的。”
  “小没良心的,你在大连时候人家可没少照顾你。”
  “我这恰恰是有良心,谁知道你们小时候好过呀,人家看着我得多别扭。才总人挺好的,我就别给人添堵了。”
  施沐晨伸手胡噜秦浪的脑袋。秦浪微微仰起脸,亲了亲他的唇。
  “那你一会儿开车捎我吧。”
  “回来呢?”
  “回来更好办了,叫个车呗。”
  “你就不能让司机送啊。”
  “多近啊,用不着。”
  当当当,有人敲厨房的玻璃。俩人看过去,发现熊鑫正站在窗外,举着施沐晨的车钥匙。
  秦浪擦了把手,拉开了窗子。阳光暖融融的晒在脸上,熊鑫的笑脸也跟小太阳似的灿烂:“谢啦。我刚才看见你去遛呆呆,想着你应该快出门了,赶紧把车钥匙给你们送回来。”
  “咳,不着急。有车开。”
  “简直背死了,我们俩竟然一起限号。”
  “诶你是不是快走了?”施沐晨问。
  “嗯,后天就走啦。”
  “得,我那大掌柜的又该开始甩手了。诶你问问他,他是不是巨婴啊?还是跟你连体的。”
  熊鑫不好意思地笑了,“他不会去那么久啦。我安顿好他就回来了。”
  “你信吗?”
  熊鑫办了个鬼脸儿顺着庭院小路走了,施沐晨去更衣间换衣服。熊鑫去德国进修,彭勃便跟他告假。不是连体巨婴是啥。你俩也不怕齁儿着。
  “你看见我那蓝色的公文夹了吗?”
  施沐晨都穿戴整齐了,秦浪还在找东西。
  “你是不是已经放包里了?”
  “啊!”秦浪一拍脑门,确实。
  “赶紧换衣服,时间可不早了。”
  
  才启未睁眼是听到敲门声,酒店服务生按时送来了早餐。他简单洗漱了一番出来,一边扣袖扣一边巡视这“五彩斑斓”的套房。文盛大约把一个花店的半扇货都搬了过来。
  这次他还是住在兴哥的酒店,也没特意跟文盛说,但他就是知道,不知道也不可能他一推门进来就发现套房里花团锦簇。但他最喜欢的还是这位爷亲手插的这瓶。一看就是知道是他的作品,留白很有特点,花材也是他花园里种植的品种。讲真,他还以为昨晚他会过来,然而并没有。他昨天下午从戴凡家走的,到酒店就是这阵仗。想给他打电话来着,又觉得他保不齐一会儿就会出现,就忙了忙工作上的事。结果夜深了,也没见那人到来。说不失望是假的。他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包括这每每按时送来的精致餐饮。人不到,婆妈关怀却都到了。由此,才启未不得不想,大约他跟他男友在一起,走不开。那这么想,他生气也是必然的。难道他也是他豢养的情儿嘛?
  才启未心事重重自然睡的不好,醒来也就全无胃口,气都吃饱了,人哪还会饿。早餐他一口没动,穿戴齐整就乘电梯下到大堂,一步出酒店的大门,还不容得他叫出租车,文盛的车就已映入眼帘。那人呢,正靠在车旁抽烟。
  他见他过来,将烟蒂丢在地上以脚碾灭,啥也没说,上了车,推开了副驾驶一侧的车门。
  才启未上了车,系上安全带,文盛不说话,他也不说。
  “你哑巴了。”
  “没有。我以为你失声了,不敢贸然询问,怕伤了你自尊心。”
  文盛盯着才启未,才启未丝毫不畏惧地给他瞪视了回来。哎呦呵,那他妈老子能不怼你?说反正说我是说不过了,那我亲你总行吧?
  于是乎,才启未让文盛亲了个一脸懵逼。上一秒还是来吧打一架那气势,怎么下一秒就被他吻了个七荤八素?真的是晕头转向,湿润的舌柔软的唇激烈的吻,热情得像是跟夜空绽放的烟火。昏天黑地一抹光亮。
  “你他妈参加什么破交流会,你就应该跟我上楼。”
  才启未喘息着,用手肘顶着文盛,“光天化日的你干嘛呀!”
  “你怕谁看啊。”
  “你有毛病!起开!”
  “你没毛病啊,我再亲你一会儿你就该把手往我裤子里伸了。”
  腾一下,才启未那脸就红了。
  文盛不要脸啊,说起害臊话来完全没压力,他咬着才启未耳垂说:“你想我那玩意儿了吧。”
  “滚。”
  “嗯。看来是想了。都说滚了。”
  “你昨天干嘛去了。”才启未的声音小小的。
  “陪老头儿听戏去了。热脸贴我妈冷屁股未果,气急败坏传唤的我。”
  “谁信你。”
  “那我干嘛去了?”
  嘿。真他妈有意思。跟他妈靳少君一个德行,就好像我多爱骗你们似的。我有病啊我。
  “鬼知道你干嘛去了。”文盛自动帮才启未把台词念了。反正也跑不出这一套。
  才启未给了文盛一下儿,“开车!”
  “我他妈是你车夫啊。”
  “不是你等这儿干嘛。”
  “等你跟我上楼啊。”
  才启未要松安全带,文盛起步上路了。
  
  施沐晨跟秦浪出门晚了,到地儿停车就成了难题,转了半圈也没瞧见停车位,秦浪说你别转了,先把我放下来,你再拿我证件去西边划出来的专区吧。你是与会方我是承办方,我比你着急。施沐晨回曰你着哪门子急,你又不需要亲力亲为,你今儿就是不来也没毛病。秦浪说你快别扯淡了,我得见多少人呢,别废话了。施沐晨斜眼看他,是多少人想见你才对吧。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当口,施沐晨瞧见了才启未,正纳闷他怎么会在停车场,才把刹车踩下去,整个人就不好了。
  施沐晨整个人不好了,坐在他旁边的秦浪只会更不好。
  小跑着赶上才启未的人,是文盛。
  “你他妈还真当我是车夫呢。”文盛一把拉住了才启未的肩。
  “你下车干嘛?”才启未瞪眼瞧着他。
  “我也参加新媒体交流会啊。”
  才启未一愣,“你身份不是不屑于参加嘛。”
  “你都吧吧儿来了,我就勉为其难看看呗。”
  “蓝森没人来啊?”
  “有啊,该谁来谁来。”
  “那你凑什么热闹!”才启未心说大事不妙,他跟着裹什么乱啊,施沐晨也来。
  “你这啥态度啊。心里有鬼啊。”
  “谁心里有鬼啊。”
  “不就施沐晨跟你一块儿么。”
  才启未瞠目结舌。
  “你瞪我干嘛呀,我不是你男人啊,我不应该在你旁边儿啊。”
  才启未冷笑,“你得是多少人的男人啊。就别在我这儿揽活儿了。”
  “就这翻脸不认人的本事我最佩服的就是你。”
  “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少扣帽子了。”
  “我他妈刚才就应该给你丫捆上楼,你试试这会儿我问你你说什么。”
  有了前车之鉴,文盛再想吃豆腐就没那么容易了,才启未躲了,躲了文盛不依不饶,好歹拽过手来亲亲。他自己都觉得酸。多大了。干嘛呢。可你架不住他爱啊。
  俩人就是这么一路腻腻歪歪走过来的,走近了瞧见这一动不动的车,也自然就看见了坐在里面一动没动的俩人。车里的二位吃惊还没够呢,车外的二位也开始了。
  谁能不尴尬呢?
  狭路相逢,装瞎子也说不过去,想不想面对都已被迫面对。哪怕是现把眼珠子扣出来也来不及了。
  “你先走吧。”才启未对文盛说,并非商量的口气。
  “我不。我干嘛走,要走你跟我一起走。”
  秦浪跟文盛要说是死敌也不过分,权衡之下才启未跟文盛走了,也算是缓兵之计。
  他俩走了,施沐晨也没说话,起步开了出去。一路到达停车专区,秦浪出示证件两人顺利泊好车,走专用通道进去的途中他俩仍旧没有交谈。
  施沐晨在生气。秦浪知道。秦浪多聪明啊,看不懂全部也能猜出三分。原来如此。文盛哪儿是喜欢施沐晨啊,这会儿答案直给你都难以消化。这仨人关系之错综复杂实在叫人诧异。这都发生过什么啊?而施沐晨却只字不曾提及。倒也不像是刻意隐瞒,那惊讶绝非是演出来的。
  临近分别,施沐晨用力握了握秦浪的手。秦浪回握回去,心里暖融融的。他什么都不需要说,他的关爱他懂得。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