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22, 17:16


  一场交流会只有才启未走完了全程,施沐晨属于不辞而别,文盛亦是。
  赶上了晚高峰,出租车堵在路上那真是龟速移动。才启未倚着车窗注视着外面的世界,倒有点儿心如止水。
  已然把牌摊了,那就这样儿吧。纸里包不住火。迟早的。他就是跟文盛在一块儿了。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今天看着施沐晨无名指上的戒指,他也十分平静。就像月落乌啼说的:What’s done is done。
  木已成舟。
  天空再美,再映照往昔,过去就是过去了。
  再也不会有,那时傻兮兮笑着的三个少年。
  “你心情这么低落,后天还方便一起吃饭吗?”
  听完语音消息,才启未回:“也没很低落啊。不影响。”
  “那是不是一想到马上就会见到你密友了,有点儿小激动?”
  才启未笑笑回了一个拥抱的表情。
  到酒店才启未都迷瞪了一觉,支付了车费下车,他把手机扔回大衣里,揉了揉眼睛穿过大堂来到电梯处等候。进房间看见文盛坐在沙发上开着本子处理公务他一点儿都不惊讶。他就应该在。倘若不在他才会怒不可遏。
  把铭牌随手一扔,才启未脱了外套挂起来,他听见文盛说:“回来挺早啊。没跟施沐晨吃饭啊。”
  才启未懒得跟他废话,拿过他的咖啡杯喝了口咖啡。
  “就说服教育了你一把?”
  “他干嘛说服教育我。”
  “他跟我说的呀。说我有人格障碍,说你跟我一块儿只可能不断透支人生下限。就好像你Level多高似的。”
  “你跟他见面了?”
  “谁稀罕见他啊。全天下就他长得美啊,我非见他。上厕所时候好死不死遇上了。还是八百年那‘真好人’形象,埋汰我一通,又质问我怎么我小情儿跟你家里。我说你睡啊,他就表示我把你带坏了。”
  才启未怒目圆睁。
  “哎呦,瞪眼啦。那你要是听说我告诉他我把你干的***横流你是准备把眼珠子扣出来么。”
  “你有毛病吧你!”
  “这句话说得好。跟施沐晨连语气都一样。”
  “你那是嘴嘛!”
  “我说瞎话啦?”
  才启未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你活该被他埋汰,你就是个人渣。”
  “那我看你病得也不轻,你放着贵公子不找回来找人渣。”
  “我回来拿东西。”
  “拿,慢慢儿收拾,需要我送您过去吗?”
  “你送我去哪儿啊。”
  “施先生府上呗。”
  “你有劲么。”
  从这阴阳怪气儿,才启未就知道文盛在闹脾气。想都不用想,准是让施沐晨怼的。这么说也不对,以他对他们的了解,准是文盛怼施沐晨来着,还没赢了。一败涂地。
  “你有劲啊。你有劲你吧吧儿跟着施沐晨,你怎么不跟着我啊。”
  “我没跟着你彭勃也没跟着他吧,你也不吃亏啊。”
  “少跟我提那傻逼。”
  “嚯。我听着这里面儿敢情还有彭勃的事儿啊?”
  “你妈逼才启未!”
  砰一声文盛把笔记本扣上了,那力道,笔记本跟茶几形成了一个物理反弹。
  “几岁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
  “我就不识好歹了怎么着吧!我就乖戾暴虐了,我就喜怒无常了,我就众叛亲离了,怎么着了!碍着你们了?我他妈自生自灭让你们管了?嫌我烂我也没硬贴着你们吧!”
  才启未看着文盛,心想,这他是得跟施沐晨生了多大气啊?这可跟一开始雄赳赳气昂昂那架势相差太远了。而且他飞快地跟脑海里思索了一轮下来,估计施沐晨狠狠地踩了文盛的尾巴,这里面重中之重就是那——众叛亲离。上次他这么骂他,他就疯了一回。你说他能真不在乎吗?他在乎极了。但施沐晨也确实没说错,他就是有人格障碍,他想他也做不到。
  “别朝我吼啊。你现在暂时还没众叛亲离。你把我吼走了,就让施沐晨说中了。”
  才启未也是没辙,你能拿他怎么办呢,哄吧。心智还在三岁呢,可能到死也长不到十岁,你何苦拔苗助长。还是得进入到他的幼稚世界,从他的角度出发这么来哄。真特么心累。
  文盛气哼哼地瞪着才启未,发自心底里觉得才启未说的在理。他妈的阴险如施沐晨,肯定筹谋的就是这盘棋。哼,老子才不会把才启未气跑了呢。你休想!
  很好,控制住小朋友不再哭闹,幼稚园阿姨才启未还得拿出更强攻势——饼干糖果。他烤制了曲奇饼干,有提子、咖啡和巧克力三种口味,装了三盒带过来。戴凡的他已经给他了,现在赶紧把文盛那份拿出来,哄孩子嘛。
  堵嘴利器。
  文盛闭嘴了。气氛就融洽了。才启未就得以在劳累了一天之后,静静地把文盛那杯咖啡喝完。
  晚饭还是让酒店送来的,也算精致可口,透过落地窗望出去的景致倒也不输给大部分高级餐厅。酒很甜,却不腻,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多喝两杯很自然。
  下一个不和谐时刻出现在才启未换泳裤的时候,衬衫一脱,肩上的热敷袋就露了出来;裤子一脱,大腿上青紫的瘢痕便原形毕露。文盛就吼开来了——你怎么又弄得满身是伤。更衣室里没别人,由于极度安静,他咆哮的声音就格外显大。
  “哪有……”对比之下,才启未的声音就十分小。
  “你瞎还是我瞎?”
  “打球难免的。”
  “你老这么拼命干嘛呀。”
  “我没啊。是体质原因吧。哪有不磕碰的。主要是我淤青不爱消。”
  “四月份那场你不是不上嘛,怎么他妈练得比谁都积极。”
  才启未看向文盛,“你怎么连我们什么时候比赛都知道啊?”
  “你***毛儿有几根儿我都知道。”
  “你大爷的。”才启未关上了更衣柜。问都不用问,不是小潘就是东子,准是他俩之一跟文盛说的。都是他“耳目”。
  “你大爷。”
  俩人进去时候刚好俩外国老头儿出来,泳池空空荡荡,再没其他客人了。文盛把浴巾扔到躺椅上,伸脚下去试试,凉。这凉让他觉得提出来游泳的自己有点儿二。但这也不能赖他。才启未回来的晚,他俩吃饭都跟房间解决的,丫又不好夜场,那你说还有啥娱乐活动。
  这边儿还做着思想建设呢,那边简单热了热身都跳下去了。
  漂亮的水花,清澈的水里健硕的身体像一尾鱼已经摆荡了出去。
  牲口。文盛不禁跟心里骂。
  才启未游了几个来回,发现文盛俨然没下水,人横在躺椅上摆弄手机不亦乐乎。他撑了一把上了岸,水滴顺着头发、汗毛淌下来,原以为他干不出啥正经事,没想到看一眼屏幕,竟然是在处理工作。
  文盛抬眼皮看着才启未,这好身材委实养眼,再加上湿身效果,简直是大写的Excellent!
  “你挺忙的?”说起来,他回来时候他也在摆弄笔记本。
  “一般忙。”
  “忙就专心忙。”后半句才启未给咽了回去——不用陪我。因为觉得这话说出来本身就十分矫情。
  专心个***啊。文盛心说了。你荷尔蒙爆棚杵我前面儿我还看得进去什么。
  他跳进水里纯属是给发热的身体降温。
  提出来游泳,果然是十分二的选择。还不如直奔主题把他摁床上呢。有他妈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也是自己个儿心虚。他这阵子可过得十分不咋地,就跟戴凡厮混了那么一回,靳少君还十分不乐意,你不乐意你倒是自己上啊,然而并不,他都不是性冷淡了,他看他是有障碍了。拜他所赐,他过得跟和尚没两样。早上他来接才启未,一见他那话儿就蠢蠢欲动并不是没道理。
  他大爷的。那会儿就应该给他拽上楼。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大干一场。那也就不至于让施沐晨挤兑一通了。
  文盛跳下去了,才启未也跳下去了。他并没有跟他竞争的意思,奈何这人暗自较劲。那来啊,比就比比。
  几个回合下来,挑起战火的文盛并没能收获理想中的金牌,还体味了一把精疲力竭的滋味。他手扒在岸边胡噜了一把脸,不一会儿才启未游了回来,在他身旁破水而出。他笑嘻嘻地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脑门上,水滴顺着脸颊淌下来,像个孩子。
  “瞧你那傻样儿。”
  才启未看着文盛,他已经许多年没见过他像现在这样笑着了。其实他笑起来很爽朗。只是他并不爱笑。不笑,就让人觉得阴沉。
  “你不傻呀,非要较劲。”
  “我较不起,你他妈简直牲口。”
  “我记得你上学时候游泳很可以呀。考试一遍过还挺高分,考完就再没来上课了吧。”
  “我那是不想看见你丫跟施沐晨你侬我侬。”
  腾一下,才启未脸热了。脸热了就会红,红了就十分尴尬,为了不显得那么尴尬就总得找话来说,“我那时候……最大的理想就是快快长大,自己挣钱,成为和你们旗鼓相当的朋友。你们老那么照顾我肯定觉得挺累的。其实,被你们照顾,我也很有压力。真的是差太远了,我和你们。”
  “可不是远嘛!真就是彻头彻尾一土豹子。你瞧你选那俩社团活动,一个有赞助一个不花钱。明明那么喜欢花儿,就花不起会费。”
  “也不是花不起,不是跟你说过嘛,我不愿意让家里花,我爸那时候事业刚开始往上走,北京消费又高,再说了,你们都是富二代你们是不会觉得学费高,你说咱学校什么不贵呀。”
  “废话!你他妈上的是贵族学校!”
  “我也得是贵族啊。你都说了,我就一土豹子。谁见过你们那阵仗啊。不就是借读解决不了才硬着头皮上的嘛。我不能那么不懂事儿,还要这要那。”
  “这不是我说你,你爸好歹也是高管,你不是富二代,你们家也算中产,你那么省你说人家能不挤兑你嘛。”
  “我不省?我省就对了。后来出那么大事儿,家里借了多少钱啊。我能把大学念完都是顶着雷上的。就够不懂事儿了。”当然,这还离不开文盛的帮助,要不是他让兴哥给他爸介绍工作,以他爸当时那一身屎的状态,根本甭想找到任何体面工作,而倘若这位一家之主没能有份体面工作,那他们这个家垮台也是弹指间的事,甚至更坏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父亲是有点儿懦弱的,才启未很知道。
  话题来到了一个更尴尬的方向,文盛抓抓头,硬着头皮把话头扭了回来,“我那时候,最大的理想就是带你看遍春花秋月。反正老子有的是钱。”
  才启未扭头看着文盛,他竟然脸红了。这位不可一世的暴君,竟然脸红了。天知道他怎么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才启未自己也脸红了,而这红绝对是被他臊的。
  “你瞎说什么呀。”才启未垂下了眼皮。
  才启未一害臊,本来就害臊的文盛的害臊等级直线看涨。那他怎么办?当然是虚张声势了:“谁瞎说,老子说到做到,你他妈跟施沐晨那么多年到头来还不是跟了我!”
  “滚。什么跟不跟的。我又不是狗。”
  “你哪儿是狗啊,你他妈就一白眼儿狼。”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