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⑥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22, 17:16


  柔软宽大的床由于两具强健身体的交缠竟显得有些不堪负重,靠垫接二连三掉了下去,根本无法在这狭窄的空间生存。
  吻是急切的,爱抚几近于撕扯,文盛压在才启未身上用兽性大发四个字儿来形容一点儿不过分。
  才启未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身上那位硬邦邦的家伙就跟红缨枪似的顶着他了。他不是纪录片看的好好儿的嘛,他不就是从浴室出来掀开被子躺上床嘛……
  “嗯……”
  乳首被牙齿用力的撕咬,才启未本能的拿胳膊去怼文盛,毕竟,十分疼。然而他也仅仅松嘴了半秒钟,跟着他的胸肌就倒霉了,合着也就是他换了个地儿咬。咬就咬吧,毕竟属狗,可是你也不能那么使劲儿揉我那话儿吧?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揉了,你也不怕给我碾碎了是吧?
  不等他提什么意见,那位囫囵扯开自己身上披挂的浴袍就拽在了地上,然后润滑剂就跟变魔术似的出现了,紧跟着提起他的脚腕就掰开了他的腿。真可谓一气呵成。
  庖丁解牛。无疑,他自己就是那头牛,而文盛是屠夫。
  湿凉的液体淋在股缝间,才启未打了个哆嗦,这哆嗦跟润滑剂关系不算大,主要是文盛这阵仗忒吓人。他这是要疯。不疯不可能,小兄弟都披挂上铠甲要上阵了。
  想抗议也是难,就一张嘴还被文盛堵得结结实实,他那钳子一样的手一只捏着他的下巴一只揉着他的屁股,他们俩现在的情形酷似老鹰捉小鸡。才启未用膝盖去顶他,他倒是立马松了手,但松了手不是放弃,而是转为直捣巢穴……
  文盛手上温柔内心却是急躁的,他也知道这事儿急不得,可他忍不了啊,他忍得了他小兄弟也忍不了。那儿稍稍柔软放松下来,他就像乌云压顶栖身上去了。
  进入的过程对才启未来说就像恐怖片儿,他还是那个惊声尖叫的女主角,他也就是没叫出来,真叫出来准能吓破观众的胆。
  太他妈疼了。这混蛋王八蛋在这档子事儿上着实有股蛮力,真真是一冲到底。顶死他了。
  “你是不是疼啊?”文盛凝视着五官团结的才启未问。
  这他妈不是废话嘛!
  后面一句更可恨:“也对,我这家伙毕竟也是大。”
  你他妈吹这牛逼有意思吗?
  “不、疼。”这俩字儿是才启未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得意个屁!
  嘿!文盛还真就受不了他那个嘲讽的神情。你脸都皱了你他妈还跟我装孙子。好,你愿意装你就装吧,我看谁是胳膊谁是大腿。反正我憋死了,你受着吧你。
  这抽插,又深又准又激烈,真是一点儿不惜着力气。才启未躺在那儿,左膝窝被文盛提着,腰就不得不跟着往起抬,腰一抬,进得就更深。那疼是直冲脑门儿的,五脏六腑都搅和着抽搐。
  相较于才启未的痛不欲生,文盛可是欲仙欲死。他那儿紧紧地绞着他的肉刃,里面儿又热又湿,无论是挺进还是抽动都叫他爽极了。这他妈才叫做爱呢,带劲!
  才启未眼前自打眼前一黑之后始终就没亮起来过,这会儿他肠子都悔青了,逞这强真挺没意思的,可逞都逞了,这会儿认怂更丢人,他还真就奈何不了他了。
  “真他妈紧啊。”文盛挺动着结实的腰腹,干得浑然忘我,“我这大宝贝儿干的你爽不爽。”
  爽才活见鬼呢。
  真真是咬牙忍耐。
  也是太久不见,这身子让他想得慌;也是和尚日子不好过,他又是条淫虫,文盛不等干他一个淋漓尽致就忍不了了。这就很尴尬了。毕竟,要是他就干了这么一会儿就交货,实在脸面无光。好在他机智。他拔了出来。一是降降火,二是还想起来被他操干的主儿并不好受。你看,这么一来,不仅脸面留住了,还显得他只是略施小惩。
  我真他妈机智。
  才启未看着文盛,他要不伸手打他脸他就不是才启未了。他要不把他脸踩脚底下他都不解气。
  文盛都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把套子撸下来的,那玩意儿就被才启未含了去。
  Very Good。
  他这口活儿再拙略你架不住这会儿他正在兴头儿上。
  可想而知,这会是怎样的一个一泻千里。
  啪啪。打脸声之响亮。闻所未闻。
  精液顺着才启未的嘴角淌了下来,由于他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脸也没能幸免,被喷了个正着。讲真,“货”真多。
  文盛捂脸,他没想到才启未能这么狠;才启未擦脸,气虽然出了却也着实狼狈。
  简而言之,谁也没好着。
  “咱俩就不能好好儿的是吧。”文盛拿过纸巾盒,抽出纸巾擦着濡湿的阳具,语气恶狠狠的。
  才启未冷笑,侧身往床上展展地一躺,文盛那气急败坏的模样让他不能再舒心。
  把团成团的纸巾往垃圾桶里一扔,文盛凑了上去,他必须得挽回点儿颜面,“不疼是吧。”
  才启未背对他,压根儿懒得翻身搭理他。
  “那你痒不痒啊。”
  “你能要点儿脸……”
  话还没说完,文盛的手指已经挤进了他的股缝间,那刮挠,简直刮在了他心尖儿上。紧跟着,柔软湿热的唇贴上了他的背,牙齿细细地顺着他的脊椎啃咬,不轻不重,拿捏得情欲味道十足。
  这劲要是再往下较吧,就没啥意思了。摸着良心说,文盛猴急的德行虽然可笑,可他也不是那么能按捺的住自己。他是想跟他亲昵的,很想。
  指尖没入软滑的媚肉里,它们搅动着、缠绕着,恰如其分地说明了这副身体对他的渴望。
  “舒服么。”他含着他的耳垂问。
  没有回答也并不要紧,毕竟答案是明摆着的。右手从他的腰下穿过,文盛等同于把才启未拥入了怀中。那只手向上攀岩,从腹肌攀上胸肌,食指与中指夹住了那战栗的小小凸起,他听到了粗重喘息的同时,媚肉很明显地收缩。他的腰胯挤着他浑圆的屁股,他宽阔的胸膛紧贴着他的背脊,他的心就抵着他的心,他一点点的动作都逃不出他的感知。或者说,他不放过任何一丝从他身上捕捉信息的机会。再没人像他这般跟他亲近。戴凡那小婊子没戏,他就只会骑在他那根儿***上。然而,这么一想,文盛又想起了施沐晨。虽说他们俩没真枪实弹地干过,那你保不住人俩人就没缠绵的时刻。
  大不爽。
  今儿他被施沐晨怼得灰头土脸。
  妈的,你洋洋得意个什么大劲。文盛都后悔办秦浪的时候没录个像了。拽他妈你脸上我看你还能跟我趾高气昂!
  “嗯……”
  手指更加深入几分,就刺激到了前列腺,这个过程发生得有些突然,才启未不禁闷哼出了声。
  文盛啃咬着才启未的脖颈,这暧昧的声音他听着十分受用。他爽,是因为他让他爽,这很棒。然而下一秒这个棒就被大打了一个折扣——鬼知道施沐晨是不是也让他这么叫唤过。
  文盛是个男人,还是个特别大男子主义且无法无天惯了的男人,他的权威不容挑衅。从前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个,因为没人像才启未的存在这般让他如此充满掌控欲与独占欲。所以他此刻耍混蛋,本身就很文盛。
  “你跟施沐晨,你们俩最亲密有多亲密啊?”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