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⑧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⑧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24, 16:40


  才启未本来并没想怎么着,这一受到威胁他反而被激怒了,“为什么呀。”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
  切不可恋战。也是反映迅猛,不等才启未反应过来文盛就把他带倒了。倒下他便将他禁锢,那生猛的家伙就往那两片臀里钻。润滑剂都倒得一个乱七八糟,顺着勃起的阴茎流进股缝间,流到床单上。
  “嗯……”
  由于是从侧面进入,更由于之前的松弄做得十分到位,文盛的家伙顶进去十分顺畅,那媚肉瞬间就将之紧紧缠绕。
  才启未的闷哼不是疼,而是爽。真的爽。他那玩意儿粗硬有劲儿,虽没有唇舌温柔,却比手指来得过瘾得多。这也是才启未万般不愿承认的事实——他就是会被他操干得毫无怨言。他在他身体里冲撞就是会让他不能自已地兴奋。他十分知道怎么让他欲罢不能。是会上瘾的,被他这样的玩弄身体。
  文盛贴着才启未摆动着结实的腰,他抽插挺进,翻搅着紧紧缠绕他那话儿的媚肉,那肛口一张一翕配合着他、撕咬着他,要多带劲有多带劲。他干过的男人多了去了,可能让他这么欲罢不能的也就是这个万分难搞的男人。他掰着他浑圆的屁股,让紧夹的双臀打开来,他就能钻得更深,插得更猛。
  啪啪的撞击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再沉闷也响亮,就像极力被压抑的呻吟声总是会露出端倪。一切都是无法掩饰的。粗重的喘息交织,分不清是谁的压抑与沉吟。
  半晌,文盛就着不分离的姿势跪了起来,才启未还侧躺着,他就把他拖了过来,提着他的腿凶狠顶撞。
  你别说羞耻俩字儿怎么写了,才启未的脑袋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像是全涌进了下三路,文盛想怎么操弄都随他。
  一个做梦都不敢想去睡的人,一次又一次被他压在身下,真实感每每都欠佳。而越是不真实,文盛便越是卖力以求证实这不是梦。
  他发起如此猛烈的进攻,才启未必然不太能招架得住,他顶得深戳得很,又总是落在体内最敏感的那一点上,下面儿充血的家伙势必涨得发痛,伸手下去想要狠狠套弄,可还没触碰到,手就被无情的压制了。
  文盛才不想那么快就让他射了,他离吃饱还差得远呢,岂能放过他?
  才启未一开始还能咬牙忍耐,可随着这交合愈发激烈,真是想忍也忍不住。他的手开始跟他暗自较劲,可越是挣扎越是想挣脱,那进攻就愈发不留情面。
  最终,喉头抑制不住的涌出叫声是才启未射精了,碰都没有碰那根儿胀痛得要死的家伙,却射精了。那爽也是直冲脑门的,爽得他整副身体都软了。
  疼。扭曲得近乎于撕裂的疼。那穴口根本处于痉挛状态,夹得文盛那话儿有种快断了的感觉。他是得有多坚强的意志力才能与之抗衡啊。你现在什么办法都没有,才启未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湿热的手掌包裹上灼热的阳具,随着他大力的套弄,白灼的精液一股跟着一股喷溅而出,才启未甚至射到了自己的脸上。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有一分钟之久,文盛比才启未煎熬,那儿慢慢儿放松下来让他长出了一口气。阴茎从他的体内滑出来,是有些软了的。
  但这也仅仅是个短暂的中场休息,不等才启未把气儿喘匀了,文盛粗鲁地套弄了几把自己的家伙就拉着他的脚踝往过拖他。他的挺进毫不迟疑,又快又深。
  男人栖身上来,才启未整个人还是懵的,他俯身激吻他,吻得他上气不接下气。那左手更是可恶,撕扯他的乳首毫不留情。他全身都在强势发言:不等老子干爽了,你休想消停。才启未想哭的心都有了,这男人根本就是喂不饱的货,这也就说明他休想夺回自己的身体。可其实,这会儿他是不愿意跟他继续的,因为身体懒怠精神也涣散,他很难调动起自己的情绪。他本可以说出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可他却怕扫了他的兴,硬生生忍了。
  文盛干得肆意干得投入,他确实兴奋难耐,但他却不会忽略身下人的感受。才启未不舒服,但他什么也没说,就是任他索取任他驰骋。文盛停了下来,揉捏他湿润厚实的嘴唇,抚弄他湿润的舌尖,他的声音难得地温柔:“不舒服吧。”
  “也没有……”
  这肯定是假话。但这假话背后的温柔令文盛十分心疼。只是心疼归心疼,他这儿正欲火中烧,你让他刹车也不是那么现实。更何况他虽是说假话,两腿却缠上了他的腰,真是敞开身体任他享用。所以,冲动战胜理智也是必然。
  激烈的交欢让才启未招架不住,他疲惫至极,好在文盛的技术十分了得,他也尽量加以克制,照顾着他的情绪。后面倒是缓和了一些,那冲撞不再显得那么凶狠,那么难以忍受。相反,已然熄灭的火焰倒有些死灰复燃。软嗒嗒的那话儿开始充血、抬头。
  才启未开始兴奋了,文盛便加以刺激,他套弄得温柔又有技巧,拇指绕着铃口打转,前列腺液分泌得多了,整根阴茎湿润又硬挺,腰腹也绷了起来,带动得后穴开始收缩挤压他的阳具。
  两人都很到位,欲望的火焰也就跟着熊熊燃烧。
  文盛先射了出来,压到才启未身上手还在撸动那根硬邦邦的家伙,才启未也射了,但着实没什么东西。爽还是爽的,疲惫却更甚。
  缓缓地从湿热的身体里拔出自己的家伙,文盛的手指碰触到柔软的穴口,挺肿胀的。还真是很久没跟他做过了,不适应很正常。他应该节制的。但对象是才启未,他就是毫无自制力。
  才启未的手缠在文盛汗湿的背脊上,这会儿向上攀爬,插入了他的发丝间,他出了不少汗,头发里都汗涔涔的。扳过他的脸,凝视着他深邃的眼眸,才启未忍不住吻了上去,吻得温柔而缠绵。
  他果然就是喜欢上了这个混蛋男人,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刚刚何曾不想破口大骂——你关心我跟施沐晨曾有多亲密,你怎么不说说你过的双重生活?但他没办法骂出口,他就是个只会自己跟自己较劲的人。他跟文盛那个“男友”较不起劲来,毕竟,人家没招他没惹他,招他惹他的那个混蛋是文盛。你让他逼着文盛不许再提施沐晨成,你让他逼着文盛跟一个局外人决裂他做不到。他见过他,却早已记不起他的模样。但他仍是一个具象的符号横亘在他心里。他可以说他问心无愧,然而,那也只是说说骗自己。
  文盛给浴缸放好水,才启未去洗了,他就叫了客房服务。酒店哪儿敢惹他啊,半夜三更也得派人来。文盛呢,换了衣服开车去药店了。买了软膏,情情儿的。要说天底下能让他这么鞍前马后的,也就仅有那位爷了。但话说回来,文盛看着掠过的霓虹招牌想,这世界上不嫌弃他的朋友,好像也只有才启未。托他的福,他才没落得一个众叛亲离。
  你大爷的施沐晨。你说得再冠冕堂皇,也是你操蛋。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