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7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7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27, 17:09


  靳少君在穿衣镜前好生端详了一会儿镜中人才挪开步伐走去鞋柜,思来想去拣选了一双鞋出来,穿好拿了车钥匙,顺着走廊去了车库。
  上了车,他长出了一口气。说不紧张,他自己都不信。与其说他要去会面,不如说他要去决斗,就差腰间配一把剑了,还是有握柄的西洋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前去会晤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才启未。
  他的犹豫也表现在迟迟不把车钥匙插进去。他拖着。甚至他有冲动想拿出电话打给才启未告诉他:我今天有事去不了了。
  他不是怕他。恰恰相反,他是……
  其实他不愿意承认,跟他摊牌,就等于他二人反目成仇了。虽然,他们注定是要反目成仇的。他不懂他的犹豫拖拉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不是他的朋友,从来都不是,他是他的情敌,他是窃取他胜利果实的地鼠。一次又一次,他反复这样给自己做工作。然而,心里的那份不确定反倒成倍的增长。真的是这样的吗?你真的是如此看待对方的吗?那现在涌动的这份不舍又是因为什么?
  这事儿总归是要有个结果的。他其实很明白。越拖,越无法脱身。而且他还深知,要是这一刻都不去打地鼠,那很可能他就是那个被打跑的地鼠了。事实很清楚呀,从打才启未来了北京,文盛就不跟他这儿露面儿了,电话都没有一个。文盛的心,根本就长在才启未身上了。尤其来说,他是看着他俩发展起来的,到这一步,他才启未根本没法置身事外了,他跟文盛根本就是好上了。
  他也不是没计划没安排,这牌摊了,才是险中求胜的唯一筹码。他还是了解才启未的,若他知道他偷的男人是他的男人,仅是一个愧疚感就能杀死他于无形。他这人面对这种事又容易摇摆,本来就下定不了决心蹚浑水呢,他何必不推他一把。但是相对的,才启未也一定会恨他,他知道他太多秘密,他就是为了探寻他的内心而来,他曾那么信任他,然后他发现,自己被人算计了,他怎能不恨?
  这就是现况。他们俩的现况。
  这都不仅仅是一拍两散可以概括了,应该说是彻底结下梁子。
  才启未好面子,他吃了这么大亏他也不可能跟文盛说,他还不知道他吗,他也只会咬碎牙吃了这个亏。而且,他一定会离开文盛。他只要把最后这根稻草压上去,他就会垮掉的。这也是他不得不孤注一掷的原因。
  当然这里面也不见得不出岔子。讲真,假若文盛知道了这一切,文盛跟他翻了是百分之一百的。这个可能性不大,文盛仅有百分之一的几率会知道,所以他值得铤而走险。退一万步来说,他也还有双保险,文盛翻归翻,大不了他再把他拧回来。两人一起十数载,真想散也没那么容易。真要散,双方的损失都不可估量。文盛至少是个成年人,更是个生意人,他不可能不考虑。
  也是可悲。靳少君觉得自己真可悲。此刻他压根儿像个即将下堂的怨妇,权衡着一场婚姻结束的代价。就像刚刚他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容颜,是真的老了。再也不会是那个十八岁的少年。那个纯纯的,眼睛里满是天真的少年。那个文盛打着伞追上来的美好少年。他在现如今这张脸上读到的更多是沧桑、是无奈、是心机。
  
  才启未一边吹头发一边摁着手机,一心二用当然效果就不怎么好,关上屏幕他再看镜子,头发吹了个乱七八糟,还不如不吹。这么想着,他拧开洗手台的龙头,把脑袋伸了过去。越忙越慌,越慌越乱。这慌乱倒不是因为工厂要出货遇上点儿问题,问题他这不是给解决了嘛,他慌乱是因为要跟月落乌啼见面了。
  见一个在他面前自己全透明的人。
  纠结。
  见与不见都纠结。
  见面吧,他挺尴尬,毕竟自己的烂事儿就没他不知道的;不见吧,不见又有点儿不甘心,毕竟,是一个能那么推心置腹聊点儿心里话的朋友。
  对,朋友。在他心里,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只有文字与声音的人,早已被他划入了朋友的范畴。说是知己都不为过。
  迟早是要见的。真的,才启未有预感。他们迟早是要见的。
  那就见了吧。跳河一闭眼。
  “我说你是不是没睡醒啊?”文盛一边系衬衫扣子一边说。
  “啊?”才启未胡噜着头发听不清,索性把龙头关上了。
  “我说你没睡醒吧!刚他妈把头发吹干怎么又洗上了!”
  “你才没睡醒呢。”拉过毛巾擦头发,才启未看着文盛说:“我刚跟工厂沟通,头发吹了个乱七八糟。”
  “你什么时候在意起外表来了。”
  “我这叫注意形象。”
  “你注意形象给谁看啊,不就见个朋友嘛。”
  “那你刚才对着镜子涂脂抹粉干嘛呀,不就去趟公司嘛。”
  “我抽你!你才涂脂抹粉呢!”
  才启未乐了,你看他,还急了,“不是涂脂抹粉也是捯饬吧,不都一码事儿嘛。卫生间你占了起码一个钟头。”
  “我是护肤。保养。”
  “对对对,你什么都对。你美,你说什么全对。我反正没那么些毛病,我就吹个头发,还让人挖苦了。”
  “我他妈哪儿挖苦你了。”文盛进了卫生间,胳膊一伸,手一张,等才启未给他扣袖扣儿,“我这是关心关心你。什么朋友啊,以前也没听你说过。”
  “你没听我说过的多了。没办法,就是朋友多。”
  “对,可不是嘛,哪儿像我,众叛亲离是吧。”
  “没完了吧你。诶,你这袖扣儿怎么弄啊。”
  “笨逼疯了你。这么着,看着,扭一下,然后再这么着。你说你会什么啊。”
  “你行你来啊,自己给自己扣呗。你胳膊又没折。”
  才启未嘴上这么说,手上可挺耐心地给文盛鼓捣。由于太专心,文盛一把抱住他的腰把他顶墙上可给他吓一跳,他刚好把袖扣儿给他上完。紧跟着,那双唇就压了上来,舌头也不老实,直接往他嘴里钻。这一吻,给他吻了一个上气不接下气,调整不好呼吸,就控制不好嘴巴,津液顺着他的嘴角淌了下来,这混蛋王八蛋还把手钻进了他的浴袍里揉捏他的屁股。
  “嗯……”
  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还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我真他妈忍不住想干你。”
  还是文盛找回了理智放开了钳子。他以拇指揉着才启未的嘴角,眼睛几乎望进他的眼睛里。克制对他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才启未的脸啊,火烧似的烫。
  什么叫没羞没臊?跟眼前这个男人在一起就叫没羞没臊。前天夜里两人干成那个德行,这混蛋还殷勤地给他买了软膏,第二天睁眼就不是他了,光天化日他俩在床上折腾得午饭都没吃。臊死人。一想到自己劈开腿坐在他腿上让他狠命顶的模样,才启未就想挖个坑把自己那张老脸埋进去。抽疯么这不是,又不是解锁游戏关卡,哪儿来这么多姿势。丢人不说,命都快不保了。文盛就不是个人,简直是台性爱机器,那腰结实的,动起来跟马达似的。关键,他行他可不行了,他跟上面儿他在下面儿,谁受得了他这么弄啊。
  文盛定定地看着才启未。他黑,脸红起来并不明显却特别可爱。忍不住想再亲亲他,这回可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他杵着他下巴给他推开了。他们俩,还是才启未比较有劲儿,他只能去捡漏儿的角色。
  “你走开……”
  他妈的。他要是再这么可爱,他肯定就不让他出门见人了。本来他也不愿意让才启未去,他明儿一早的飞机回大连,他根本舍不得他走。这一走,又是不知道哪时再见了。他恨不能天天跟他在一块儿。真的,也就只有才启未能让他这么不理智。哦不,还有最开始跟靳少君谈恋爱的时候,那会儿也真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趟趟飞去找他。想到靳少君,文盛冷静了一些。对啊,最开始,他也曾那么迷恋那个男孩澄澈的身影,全不是现如今这样的冷漠。
  “走走走。我真走了。”
  文盛走了,才启未又洗了把脸。也不是为什么要洗澡,重洗了一遍头,这又重洗了一遍脸。不洗不行,温度降不下来。你说,如果这都不叫恋爱,还有什么叫恋爱。真的。才启未不用摸着良心说什么,这就是事实啊。活到这把年纪,除了青春期时施沐晨这么叫他脸红心跳,就剩这人到中年来自文盛的纠缠了。他明知道他不是个好对象,可根本没有用。抬头凝视宽大的镜子,那满身的瘢痕,藏也藏不住。这都是他跟他干柴烈火的证明。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