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7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7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30, 12:44


  靳少君跟才启未约在了他入住的酒店咖啡厅,出门时候天就阴沉沉的,这会儿气压愈发低了。驶入车库,靳少君停好车下来,又深吸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想点儿什么给自己提气。可也想不出什么来。
  这间酒店他倒是熟,文兴开得嘛,他跟文盛来过。
  这么一想,你别说提气了,简直泄气。一想到才启未肯定是住在文盛惯用的那间套房里,他就难受。且,宽慰自己的话只剩下——他跟文盛的那张床才启未都不知道睡过多少回了,一张酒店的床还算什么呢?这才是真真凄凉。
  电梯门叮一声向两旁打开,靳少君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去。
  在隔板的反光里,他看到一个没精打采的自己。还有些消瘦,就显得更萎靡不振一些。就连头两天去烫了头都掩饰不住脸颊的凹陷。
  才启未坐在靠窗的位置,清晰地看见第一丝雨从天空飘落。稀稀疏疏,密集起来还需要很久的样子。这一点儿都不像场春雨,太阴沉了,给人以极不舒服的感觉。由于凝视这场雨太过于专注,他反而忘记了紧张,等到回过神来,看到一个瘦高的男人站在咖啡厅中央以视线巡视这不大的场地,这时服务小姐走了过去,面带笑容地同他说话。他戴了顶帽子,宽沿儿的礼帽,这就让他看不太清眉眼,黑色的大衣包裹下,连肩都显得不宽,穿了条同样是黑色的阔腿裤,大约是为了掩饰过于纤细的腿部线条。只是他虽然一看过去就很瘦,但这个瘦并不显得他柔弱,就像他高挺的鼻梁,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英气。他也不会因着这瘦而显矮,因为身材比例极佳,腿长还是小腿长,反而就因这瘦显得比实际来得要更高。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他走近了。走近了,面貌五官就能看清了。你说不上五官里哪一处更突出,因为它们凑在一起实在太和谐,和谐的呈现出一张精致的脸庞,处处没有亮点更说明处处都是亮点。很英俊的一个男人,却在眉眼间透露出一丝忧郁,这忧郁又让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贵族的气息。
  才启未没有认出靳少君。这也不赖他,他们仅有一面之缘,那时他对他来说全无关系,气氛还很尴尬,他就更不会注意到他具体长什么模样了。再者靳少君的变化也极大,他染黑了头发,烫了,又戴了帽子。
  而其实,若不是服务小姐引领着过来,靳少君也不会认出才启未来。在他固有的印象里,他就是个肌肉发达的丑男,毕竟是头号情敌嘛,那张脸被无限丑化也是必然。结果这回再见,他还真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你还真没法说他难看了。是记忆出了错,还是他真的变了,亦或是看待他的眼光早已不似从前那般尖刻?那是一张透露出温厚的脸,谈不上好看难看,让人看着很舒服,感觉很可靠;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头发打理得蓬松丰盈,眉毛整齐而精神。穿得也全不似记忆中刻板平庸的样子,简单却很有气质。这么说吧,你一眼看过去,就是一副典型的商务精英的形象,衬得起领年薪的CEO该有的形象。一个人担得起此种气质,你必然不能说他难看。这也已经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了,他让你觉得舒服,你就难以仅用五官面貌去衡量一个人。有气质从来也不会输给貌美。而且强力击中他心脏的,是他令他想起了父亲这一角色。并非是他的父亲,他那个爹,较之文盛还过犹不及,否则母亲也不会离他而去;是他好像小时候那个所谓“别人的爸爸”。令人舒服的、有感染力的笑容;宽阔结实的体格;健康黝黑的皮肤;可以带着“幸福的孩子”去野营、去登山、去滑冰、去打球。他是你忠厚的朋友,是指引你人生迷惘的智者,是包容你幼稚的怀抱。那个他所渴望的、从不曾拥有的父亲的形象。以往,他都是被想象勾勒出的存在,现在却这样生动具象了起来。这感觉太怪了。
  “那个……你喝点儿什么?”才启未略略不自然地把手边的水单递给了靳少君。他当然紧张,他知晓他全部的秘密他在他面前像是裸体的不说,他还这么英俊叫人看得很难不着迷,他坐在这儿就是一道风景,甚至可以说,因为他坐在这儿,这方不大的咖啡厅都跟着富丽堂皇起来。文盛也是说对了,他根本就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他的美还十分特别,至少他还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美。施沐晨呢,是那种儒雅绅士的温柔与浪漫;文盛呢,阴郁又透着病态与扭曲;戴凡呢,像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伶俐又轻盈。这一位,忧郁又富有神秘气息,仿佛深藏古堡的德古拉伯爵,他的美,透着致命的气息,你还想送上门去被他咬脖子。
  靳少君摘下帽子跟脱下的大衣一起放在一旁的软椅上,伸手接过了水单。看得仔细只为了不跟他对视,因为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砰砰跳得像是要蹦出来。心里还乱,才启未竟没认出他来。他本打着两人见面才启未跟他码逼翻车他就势跟他撕逼呢,结果却是,他完完全全没把他认出来。你还没法怪他眼瞎,毕竟他自己也险些没把他认出来。那接下来怎么着,就悬而未决了。这就好比你这儿都全城守备了,可敌人却没发配千乘万骑朝你而来。你那原本树立好的决心呀,樯橹间灰飞烟灭,那个与城共存亡的决心。对,你都不会死了,你还就义个毛线!
  不再四目相对,才启未略略放松,跟他对视的那份紧张是真紧张。视线落在他翻看水单的手上,才启未发现对面这个男人的手漂亮极了。修长却不纤细,骨节分明,白皙却又有力道。他显然很喜欢饰品,食指中指各有一枚戒指,都是很别致的款式,很中性化,女人戴也不会显得过分粗狂的那种。
  靳少君感受到了才启未的视线,他抬起头,目光立马跟他撞在了一起。他果然就是在看他。
  你要说不尴尬,鬼都不信。
  他还挺容易脸红的。靳少君看着才启未想。他肤色属于黑皮那类,黑却不黄,脸红起来就不是那么明显,但你还是会有所察觉,也因着这不明显,就显得很可爱,很率真。他所不知道的是,此刻落在才启未眼底的他自己,其实脸也是微微泛红的,他白,红起来就是白里透红,气色好不说,还显得有那么一点娇羞。也就是旁边儿没人,否则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一对涉世未深的小情侣。虽然他们都已不再年轻。但那个心态,却是年轻人特有的。
  “你喝的什么?”靳少君率先打破了尴尬。他的声音不高不尖,却也不算深沉,是很好听的中音区。
  才启未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他从靳少君的话音儿里竟听出了一点点撒娇的意味。或者也不能说是撒娇,可能“亲昵”这词更贴切一些。而这亲昵,让他很受用。对,他十分确定,从打第一眼看见他,他就让他全无陌生感,好像他们早就见过似的,令他特别安心。
  “摩卡呀。”
  “好喝吗?会不会酸味比较重?”
  “正经做得还可以。如果你喜欢比较柔和的口味,就选加奶油和榛子的。”
  “那我相信你,毕竟你喜欢喝咖啡。”
  他笑起来也相当有感染力。才启未想。他的笑透露出简单的快乐。
  服务员记好咖啡和甜点就去下单了,她来,就缓解了尴尬,她走,自然就带走了平和。靳少君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是笑模样,他本来就不爱笑,但紧张起来不自觉就会摆笑脸,这个紧张还不是别的紧张,实际上,最开始跟文盛相处的时候,他就常常这样傻笑,藉由这傻笑,缓解他那点小紧张。也就是说,这个笑是见人下菜碟的,有特定对象的。所以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也很正常。并且,相对于刚刚在电梯里的萎靡不振,他其实精神了许多,不能说容光照人吧,但那也算精神抖擞。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