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7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7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30, 17:19


  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到熟络并没有花太久的时间,毕竟,陌生的仅仅是脸庞,真好好儿聊起天来,他们马上就找回了往日里的默契。尤其面对面这么聊天,可比隔着屏幕打字或者说话痛快多了,话匣子打开可就轻易关不上了。
  最开始的切入点一定是工作,这是才启未的性格,两人相谈甚欢,谈完工作那就是聊彼此了呗,这是个很自然的引子。才启未觉得靳少君十分真诚,他说他本来想把协议带来,细思一下还是决定邮寄给他,毕竟是合作协议,涉及到利益,还是心无旁骛细细品读的好。
  而其实靳少君这属于瞎掰,不急中生智也不行,才启未跟他聊项目嘛,他不能显得自己不专业,没准备,那就太反常了,毕竟他们一步步建立起联系的过程也少不了工作这一环。面对面这样跟他谈公事,他发觉这男人比他以为得更可信,他是很上心的,这个上心还跟利益无关,纯属是因为他在给“朋友”帮忙,必须得深思熟虑办得漂亮。
  “早知道聊得这么深,我应该叫上言宁一起过来,其实市场这一块儿他比我更在行。”
  “啊,也是。”
  靳少君看着才启未,他的眼神明显有一丝跳跃,至于这跳跃应该怎么解读,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你可以说他是因他一言而倍感知己,也可以说他是经他提点而愧于自己的多言,还可以理解为他们原本亲密无间惺惺相惜他却扯出了别人破坏这份亲昵而叫他不快。
  靳少君在揣度才启未的同时,才启未也在揣度靳少君,所思所想也与他别无二致。他其实有点儿在意他为何忽而提及“可惜没叫上言宁”。是他觉得他们的话题枯燥了吗?还是他觉得就这一项目他们聊得还不够透彻?亦或是在提点他两人之间的关系呢?
  所以接下来的话就至关重要了。谁先说,怎么说,这都是极具技巧的。
  “雨还真下起来了。”
  是才启未先开口了。靳少君也十分配合。
  “可不是嘛,真有点意外,下得这么密。感觉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停了。”
  “还好你早一步到了。”
  “我坐在车里又不是跑步过来。”
  “雨大路就不好走了。”
  “再不好走约了你我也不会爽约的。”
  俩人正说着话,忽然听到了孩子的笑闹声以及母亲的呵斥声,才启未望过去的同时,靳少君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胳膊就被重重撞了一下。咖啡的深褐色转眼间就印在了他的衬衫上,那衬衫还是浅灰白色的。
  “你看你!”孩子妈妈厉声呵斥,又转而歉意地跟靳少君赔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孩子疯闹,一下儿没看住。”
  “没事儿没事儿。”靳少君先一步拉起的男孩,这会儿他胡噜着他的小屁股,哄他的声音温柔极了:“疼不疼啊,摔着胳膊没有?”
  男孩很开朗,一边道歉一边摆手。闯祸的时候像个混世魔王,认错倒是颇像个小小绅士。
  “没烫着吧?”才启未见母子二人往另一边走了,关切地问。看得出,他很喜欢孩子。
  “哪可能,都快冷了。”
  “你这……去我房间处理一下?”
  靳少君看着才启未,脸上的笑透着一丝坏,“你不会有什么歪打算吧?”
  “这这这……哪能啊!我……我……我你还不知道嘛。”
  “倒也不是不行。”靳少君喜欢看他如坐针毡,必然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诶你……你……你不带这样儿的!你这……我还说不清了……我真……”
  “好啦。逗你这么有趣,会上瘾的。”他拉开椅子站起身来,“请带路吧,别光提议啦。”
  
  花团锦簇。
  一踏入套房,靳少君就是这感觉。换谁也会是这感觉。
  还能说什么呢。摆了多少花,就说明文盛用了多少心。毫无疑问啊,酒店不附带鲜花服务。
  “卫生间在这边。”
  “我觉得擦不掉。”
  “要不你换件我的衬衫?”
  “那我就不推辞了。”
  才启未去取衬衫了,靳少君拿过洗手台上方折叠整齐的毛巾中的一条,脱了身上的衬衫,摘下手上的戒指,拧开龙头打湿毛巾擦着胸口。毕竟衬衫薄,咖啡渍都透过来了。房间显然已经被打扫过了,哪儿哪儿都很整齐,他也就寻不见文盛曾在这里留宿的蛛丝马迹。当然,这本身就没什么意思,反正也是既定事实。至于他俩究竟是跟这里坐而论道还是干柴烈火,本质上都没区别。
  实际上,这对靳少君来说还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他虽善于打地鼠,但他从不曾试图了解过地鼠。不说那些个莺莺燕燕,就连戴凡,他也是懒得去洞悉他内心世界的。不值得。他们中的哪一个对文盛来说都不重要,无非是这男人逢场作戏寻欢作乐的对象。他允许不允许他们也会存在,所以他们当个过路客就当吧,不是他也会是他,千千万万个他,只要文盛一天是这个德行一天没玩儿够,就总会有这样的地鼠存在。只一点,倘若他们中的谁动了想要占巢的心思,他就一定会抡锤子上去让他们清醒过来,看清现实——他的果实,想也不要想。
  才启未却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呢,也是他疏忽。他先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出现在文盛身旁,隐藏得极深。披着张直男的外皮,行Gay之能事这都是后话。更加失策的是,他虽以打探虚实为目的接近他,可在他还没搞明白的当口竟一不小心被“朋友”二字套住了,且,没的可回头。那作为“朋友”,他渐渐了解他是必然。他真的不怎么爱交朋友,也或者说,他真的不怎么会交朋友。能够得上“朋友”二字的,一个手掌都能数过来。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泛泛之交,或者说工作往来。
  “我衬衫你穿可能大。凑合凑合吧。”
  才启未说着话进来,要说不吃惊也吃惊,毕竟对他来说,他衬衫脏了得脱并不等于他要看见他半裸着。多少是有点儿尴尬的。
  “嗯?”靳少君回过神来。他的走神倒让才启未不显得那么尴尬了。
  接过衬衫套上,靳少君听到才启未问:“在想什么呢?”
  他想了想,一边系扣子一边说:“在想……我真的没什么朋友。”
  “这话是怎么说的?”
  从卫生间出来,才启未烧的水热了。沏上两杯茶,才启未递了一杯给靳少君。
  靳少君吹了吹,捧着茶杯暖手的作用更大于喝下去。
  “我和你不一样。小时候常常被欺负。”
  才启未把靳少君的外套和帽子挂了起来,习惯性的。文盛也总是脱了大衣随手一扔,你要是不给他挂上,等他要穿的时候发现起了褶子就十分不依不饶。
  “啊,我来吧。”
  “没事儿,你喝点儿热乎的暖和暖和。我看你穿得怪少的,会冷吧。为什么老被欺负?”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可能我不太会跟人相处吧。”
  “我可不觉得。”
  靳少君嘻嘻笑了。
  “我发现你很爱取笑我。”才启未在靳少君身边坐下,拿过了茶几上自己的那杯茶,“有事儿没事儿就爱发捂嘴乐的表情。”
  “我哪有取笑你。”靳少君拿过他的信封包,取了烟盒出来。
  “不是让你戒掉嘛。”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性格。”
  才启未忍不住笑了。
  “疼得死去活来,还是会回到王八蛋身边儿。你别笑,你也是半斤八两。”
  “……”
  “从我记事儿,生活里就没有爸爸这一角色了。”靳少君点燃了香烟,将打火机随意的丢在了茶几上,“我妈又要忙生计又要带我,两头兼顾也就什么都顾得力不从心吧。她说我还挺乖的,那是我不愿意告诉她人家欺负我,那会让她更累吧。欺负我的原因也很简单,我和他们不一样。所谓他们,就是像你这样的男孩子,每天傻笑着跟同学嬉闹,一起读书一起打球玩儿游戏,偶尔开黄腔的直男。”
  才启未琢磨了一下,这概括大抵也是没错的,他的学生时代也就是这么过的。傻乎乎地就长大了。
  “我不太爱说话,独来独往,下学就回家。我从小就喜欢我妈的首饰盒,里面bulingbuling的戒指项链我觉得每一个都那么好看。我还喜欢她色彩斑斓的裙子,又软又滑,风一吹就会摆摆荡荡。你别看我现在这么素净,小时候可不,就喜欢穿的花里胡哨,校服也藏不住。所以他们就看我不顺眼吧,我家庭条件又还不错,被教训一顿借个钱都是家常便饭。我不跟我妈说,也不告老师,久而久之,他们也就更肆无忌惮。现在有个词儿叫校园霸凌,我觉得我那时候就算吧,没从楼上跳下去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好蠢,有点儿不屑一顾那个意思。”
  “那……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要好的朋友吧?”
  “有的呀。高中时候和前后桌的男生关系很好,单纯很聊得来,会听一样的歌,看一样的电影。然而,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别人不喜欢我,那他跟我走得近,也会一起挨排挤。久了,也就淡了。我还是一个人。不同的是,男同学排挤我,女同学却会写情书给我。我也不知道她们喜欢我什么,可能是长得好看吧,那时候爱慕似乎都是这么简单就发生的。那你可想而知,男同学就更烦我了。其实这不是什么……怎么说呢……连戏剧性都称不上,戏剧性就应该是他们发现我是同性恋,然后怎么怎么备受欺凌,然后我性格扭曲什么的,不是,完全不是。反而是那种孤立,让我久久难以忘怀。那个,活成跟别人一样,我始终难以理解。我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懂。”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