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7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7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11, 00:28


  “是您点的餐吧?”
  快递员的雨衣上还淌着水滴。
  “谢谢啊。”
  才启未拎着纸袋回来,看见瘦高的男人披着毯子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远处。他赤着脚,地毯的长绒毛几乎吞噬了他黑色的袜子,而驼色的毯子几乎吃掉了他大半的身体。倏地,有种很想给予他怜爱的感觉。
  靳少君回过头来,目光刚好对上了才启未的视线。那双眼睛跟他遇到过所有的眼眸都不同,好温暖呀。他一定是一个从来都不缺爱的人,就那么在温暖中长大了。
  “你饿了吗?”那明显是一只蛋糕店的提袋。
  “我不饿,但我觉得你很冷,吃点儿甜的热量高。”
  靳少君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叫了外卖。体贴的男人。
  “哇,好可爱。”
  “正好袋子空出来可以给你放饼干。”
  “哦?你烤饼干了?”
  “是啊。”
  “我要吃。”
  “不是很甜。”
  “是小松饼吗?”
  “曲奇。你爱吃松饼?”
  “你做什么我都喜欢。连唇膏都很好吃。”
  才启未捂脸。
  “很软糯唉。”靳少君先拧开了饼干桶,把咖啡味的小曲奇放到了嘴巴里。很醇厚的味道,入口即化。
  “这天气还真挺不寻常。”才启未看着窗外说。屋里灯光的亮,更烘托出外面的昏暗。雨又下了起来。看天阴的这个程度,恐怕还要下很久。这一点儿都不像北方的春季,倒是很像南方,湿冷,往骨头缝里钻的那种湿,那种冷。
  “北京天气这些年来就没寻常过,夏天你可以来看海,我吹个皮划艇给你。”
  “那得吹好几个钟头吧。你可以拿个气筒。”
  靳少君拿手肘顶了才启未一把,“烦不烦啊你。”
  “难道我应该说我从大连开游艇过来?”
  “哇,你有游艇呐。”
  “可以借来。”
  靳少君噗嗤一下儿乐了,“还能不能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了!”
  “真假混发,效果好。”
  靳少君咬了一口手指泡芙,眼睛都瞪圆了,“怎么这么好吃?”他一边咀嚼一边感叹。
  “杯子蛋糕更好吃。你尝尝。”
  “我从来没听过这家店唉。”靳少君看着盒子上的Logo说。
  “因为是新品牌,而且做网络派送居多。”
  “你怎么发现的?”
  才启未挠了挠头,“……老板娘是我前女友。”
  靳少君拿过茶杯喝了口茶,水已经不热了,喝到嘴里基本没了温度,但不喝不行,容易噎着。
  “上一任?”
  “第二任。”
  “一共有多少任?”
  “这话题我们就不讨论了吧。”
  “我有点儿想讨论。”
  “吃还堵不上你嘴啊。”
  “你看你,老是起了头儿就不往下说吧。”
  “我起头儿说什么啦!”
  “前女友啊!”
  “那也没说第几任啊!你问的。”
  “那就说说第二任吧。你们还有联系?”
  “也是前年联系过,她找我还是因为她的店,那时候初具规模了,有几家连锁了,想要往全国拓展。她从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那儿听说我在做广告公关这一块,就给我打了电话。”
  “你们是同学?”
  “也算吧。怎么说呢,我有考取西餐厨师执照,我们是那时候认识的。我们共同的那个朋友也是。”
  “听起来志同道合呀,为什么分手啦?”
  “也没为什么吧。我交女朋友,老是无疾而终……”
  靳少君一边跟才启未聊天,一边摆弄手机,百度万事皆知道,上回他也是这么八卦颜瞻的男朋友的。
  “美女唉。”
  “你还行不行啊!八卦至此真的好吗?”
  “就好像你不八卦似的,平时都是谁跟我八卦呀。”
  “把你杯子给我,我给你续点儿热水。暖和点儿了吗?”
  “陪我喝两杯吧。”
  “酒?”
  “对啊,要不喝什么。”
  “你开车来的,喝了,怎么回去?”
  “代驾。”
  酒柜里的品种十分丰富,靳少君选了单一麦芽威士忌,冰箱里有冰桶和冰块,他倒酒的动作十分熟稔,也十分优雅,才启未是知道他喜欢喝酒的,毕竟不知道多少次,他俩举着电话聊天,他都在小酌。但这样面对面跟他喝酒,还是头一次。毕竟,这是初次见面嘛。然而这个初次见面其实一点儿都不像初次见面,他虽不是自来熟的性格,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就是能给他亲切感。他们的交往,是全无隔膜的。与他相处,是件十分舒服的事。这在他早上跟卫生间吹头发的时候是全然想不到的,那会儿他还紧张呢。结果呢,见了,紧张就随之烟消云散了,好像他们真的就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这酒一喝起来就是一个遥遥无期。靳少君爱喝酒,才启未也很能喝,两人喝得不紧不慢,聊得甚是投契。晚饭都是让酒店餐厅送上来的。从茶几到餐桌,从餐桌到沙发,可见这场酒局之漫长。其实最开始,几次,靳少君都忍不住想说出文盛来,但都被他咽下了。最终,这牌,还是没有摊开。不是不能,而是不想,越来越不想。跟他待得越久,他就越没法打破这平衡,这和谐。虽然他是他一触即发的敌人。
  至于两人都聊了些什么,漫漫长夜那真是太多了。细碎,庞杂。他听他说了如何交了个老实的男友却不愿跟他发生亲密关系,反而一转身被渣男吸引,一晚上的相遇、一面之缘就跟他上了床;他听他说了如何误打误撞闯入了贵族学校,糊里糊涂谈了一生所爱,又怎么经历了家道中落,怎般被渣男搭救。那些平日里别说跟人提及,就连自己都已快忘记的回忆,他俩竟然一字不落地、滔滔不绝地讲给对方。你还别说,这比举着手机说得透彻生动多了,根本就是话匣子打开来就合不上了。他说他如何异国求学,如何得到资源与机会,如何创立自己的品牌,如何周旋于见了鬼的时尚圈与时尚人;他说他如何勤工俭学,如何寻找跳板,如何想要展开自己的事业,如何跟生意人斗智斗勇。根本都是讲也讲不完的人生经历与故事,都是他们根本完全陌生的生活,就像一个人说英语一个人说西班牙语竟也能说得下去,还说得高兴。
  桌面上的酒瓶空了一只,就再开一瓶,直到眼皮都酸涩,直到头脑都昏沉。
  
  才启未睁眼的时候,头不是疼而是重,重就发涨。背后冷噤噤的,胸口却一片火热。冷是一目了然的,被子就不在他身上。热却是匪夷所思的,因为他怀里有个人。不仅有个人,这人还通体赤裸。通体赤裸还则罢了,这还是一副完全陌生的身体。
  喝酒误事。这话对才启未来说半点儿不假。上回他喝大了,身上多了个戴凡。这回他喝大了,怀里多了个……
  月落乌啼。
  干!
  才启未蹭一下窜了起来。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也光溜溜的。
  真的,一丝不挂。
  更可怕的是,他完全断片儿了。条件反射地看向地面,乱糟糟的扔着衣服以及……卫生纸。天仍旧是昏暗的,看不出是几点,窗外的雨停了,天却是阴的。拿过手机,摁亮屏幕,比时间更先跃入眼帘的是航空公司发来的短信,航班号后面跟着航班取消的致歉词。
  床剧烈的震颤,靳少君醒了过来。也不能说是醒,只能说是浑浑噩噩睁了眼。睁眼就看见一副强健的肉体。他又把眼闭上了。晕。得有那么三两分钟,他的头脑才运转起来。我的天呐,靳少君不禁抬起胳膊捂上了脸。昨天他闭眼的时候床上还是他一个人,才启未说把床让给他,说完就栽在床上起不来了……对,靳少君并没有断片儿。他俩昨儿喝到最后都有点儿五迷三道了,才启未还十分绅士,表示让他睡床自己睡沙发,结果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拍下来就不动了。他费了把力气才把他翻过来,其实那会儿他也喝得不行了,动作就特别粗鲁,他想说干脆他下去睡沙发,却从才启未敞开的领口看到了他顺着脖子往下绵延的吻痕。他就火儿了,你看他没说错吧,文盛的劲儿都使到他身上去了吧?他气得手都哆嗦,一把就扯开了他的衬衫,那画布,真是绚丽多姿。他真想劈头盖脸抽他巴掌,还没扇下去,身下人却把他颠了下去,嘴里嘟囔着别管我,我自己脱,就那么在他眼皮子底下自己把裤子脱了。这会儿他坐在床上倒是清醒了几分,就那么会儿清醒的工夫儿,他就想出来该怎么对付他了。他拿过床头的纸巾揉成团,扔在地上;他一摇三晃的站起来,脱了自己的衣服,脱得精光也扔在地上;又一把扯下才启未的内裤,一并扔到地上;最后往床上一倒,精疲力竭。
  再度睁开眼睛,靳少君的瞳孔里映进了一个惊慌失措的才启未。
  靳少君在心里笑了,脸上却是另一番风景,由于才醒来,他的嗓音有些黯哑,“怎么最后真的变成了约炮。”
  这绝对是压垮此刻的才启未的最后一根稻草。
  喝酒真的误事。尤其是跟漂亮男人喝酒。可他现在追悔莫及想要戒酒也是晚了。或者说,完了。他捅的篓子头俩还没收拾起来,现在又一脚踢翻了新的。
  你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啊!
  才启未不对自己刮目相看都不能了。他内心里绝对住着一只鬼。还是恶鬼。这鬼迟早把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靳少君也是奥斯卡的实力竞争者,这会儿他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微微泛红的脸,补上了致命一击:“说起来……我从来没跟他以外的男人……这样过。”
  “我……”才启未恨不能现在就下地,拿铁锹把地挖一个坑,再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去。
  “不过我很开心,对象是你。还以为会紧张得要死,其实很自然。”
  补刀二连击。攻击力Max。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7⑤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6:50

好热闹的戏啊!!!!剪不断理还乱,啧啧,小小才惹了不该惹的人啊,靳娘娘就放过他吧,大圣你看看你都招惹了些啥人啊,看你能不能翻出五指山。赶紧来个人把娘娘收了吧!!!!!还有凡小妖精。就让那俩糟心的怼着过吧!!!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