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8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8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12, 13:04

  开心得不得了。人若是开心,立马就能年轻十岁。这话你不得不信。酒你都能当水喝,那得是你什么年纪?二十郎当岁,对吧?靳少君今晚就喝得十分潇洒,仿佛回到了二十岁。而喝酒的对象也十分“年轻化”,这在他二十岁的年纪也从未尝试过——一帮时髦的、恨不能被满世界姑娘追着跑的摇滚乐手。
  “啊!我们来自拍一下!我要发围脖~”
  一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凑过来,紧挨着他的脸。
  对,这都要拜颜瞻所赐。实在是巧得不得了。
  事情要从靳少君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起。他来纽约参观一个艺术品收藏会,心情闲适就多待了两天,今天下午去Ladurée喝下午茶,点了Cherry Blossom Macarons,阳光正好,他就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没有特意去掉定位,又不怕谁看见。结果头一个点赞并回复的人居然是颜瞻。他的回复是这样的:俺也想吃。靳少君并没有太过脑子,动动手指回:那来吃啊。结果,boom,戴帽子的帅哥就出现了。跟大变活人似的……
  原来他也在纽约,是陪BF跑新专辑的宣传并参加音乐节的。典型的,别人家的男朋友。一个人的下午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们俩的下午茶。这也不算完,喝过下午茶,他还有个了Shopping好伴侣,真不是乱盖的,颜瞻比他还能逛。比这些更具戏剧性的是,他们竟然住在同一家酒店。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他会跟这一伙人一起喝酒的原因。
  “你嘟嘴,嘟嘴嘛,这样比较Q萌~”
  嘴唇嘟起来,果然跟头上飘着的鹿角更相配,快门摁下的刹那,靳少君肩上一沉,隔着帽子都感觉到了下巴的重量。
  成像也当然不是两头“鹿”而是三头了。第三头的嘴嘟得比他跟颜瞻都更专业——嘴巴能拱出来这么多,你不服都不行。
  “你怎么也跟白粉妹似的顶上帽子啦!”
  帽子被摘走,靳少君仰头去看,摘他帽子的那位也在低头看他,四目相交,说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
  “你有毛病啦倪歆!”
  “还真是倪歆呀……”靳少君瞪大了眼睛。
  倪歆把靳少君的帽子扣在了回头跟他抗议的颜瞻脑袋上,不等靳少君直起脖子,干脆用手搂住了他的下巴,“靳、少、君!我的妈呀!你是靳少君对吧?”
  “撒手呀!你要把人家脖子掰断呀!”颜瞻以靳少君的帽子为工具攻击倪歆。
  “我还以为是任伟呢。任伟呢?”
  “去卫生间了。”辉子答。
  “嚯你个白粉妹,”倪歆扒拉颜瞻,示意他把凳子让给自己,“任伟前脚走后脚你就背着他撩汉啊。”
  把靳少君的脖子扶起来,倪歆一贯欺压颜瞻很顺手,势必是占到了位子。
  “你怎么老含血喷人呀!”
  “怎么又吵吵起来了。你一天不招他一天不舒服是吧。”任伟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颜瞻在跟倪歆互撕。
  “天地良心,你们占着我屋儿喝酒,我他妈还得出去夜会姑娘,我说什么啦!我扒拉扒拉小四川你还不干啦!”
  “你爱干嘛干嘛,动静儿小点儿,头疼。”
  “来来来。”倪歆朝任伟招手。
  “干嘛。”
  “你过来呀。”
  “我过去干嘛呀,我凳子都让你占了。”
  “快,变魔术。”
  倪歆这个“魔术”吧,并没什么高明之处,但还是引来了众人的一声“嘿!还真他妈像!”
  靳少君和任伟并排坐着,两人都是背朝大家,那背影,确实是极像的,尤其是脖子,都长而直,就显得背很挺阔。倪歆拿着靳少君宽沿儿的帽子,一会儿遮住这个脑袋,一会儿遮住那个脑袋,兢兢业业地扮演魔术师。
  “这是一个神奇的夜晚。”倪歆一边脱外套一边“正经”地解说:“我遇到了失散多年的高中同学,还是我唯一一个有品位的高中同学,是班上仅有的能和我一起听Joy division的同学。任伟你记得嘛,我跟你说过,你背影儿特像我一同学。”
  吉吉飞过去一个烟盒,“你别闹妖儿了,你没进来之前我们都喝得好好儿的。”
  “给他一杯子。”辉子喝了口杯中酒。
  “那还挺巧的。”任伟换到了颜瞻身旁,拿过他的果汁喝了一口,“他是颜瞻的朋友,我们也是才认识。是挺聊得来的。”
  倪歆自动坐到了靳少君身旁,“你怎么认识白粉妹的?”
  “我是上次给他拍照时候认识他的。”颜瞻插嘴,头半句还很正经,后半句就调侃起倪歆来:“哦呦~呛你那样二不挂五的,咋个会跟少君是朋友哦。”
  任伟摁了颜瞻脑袋一把,“你说你又说不过他,你还老招他。”
  倪歆瞪视颜瞻,这小子一开川腔准没好话。
  “盯到我撒子嘛盯到,没见到过帅哥嗦?怪眉日眼的。”
  “同学而已,并不是太熟的朋友。”靳少君放下酒杯,说得清浅。这着实是神奇的一天。他做梦也想不到还会跟这位高中同窗重逢。那个曾跟他听一样的歌,看一样的电影的前后桌。
  “天地良心,你不带这么折我面儿的!”倪歆支着下巴看向靳少君。还行不行啦,前后夹击的。
  “我实事求是啊。”
  颜瞻吐舌头扮鬼脸。
  倪歆鼻子都给他气歪了,“什么叫一回头青春都喂了狗?这就是典型。来吧老同学,走一个。”
  玻璃杯两两相撞,靳少君只浅浅地抿了一口。
  吉吉敲锣边儿,“看来感情是不深。”
  “我深。”倪歆的酒杯见了底。
  靳少君是记仇的,但倪歆不然,大家一起喝酒聊天,他跟颜瞻三不五时拌个嘴,也是插科打诨。讲真,他没给他脸面,但他却不生气。还能嬉皮笑脸的加他微信,并一边翻看他的朋友圈一边赞不绝口——哎呦,真的做了珠宝设计师啊?你还真是喜欢bulingbuling的玩意儿啊。
  你肯定是理亏。靳少君心想。当初还不是你先疏远我的。扮什么好人,装什么熟稔。
  开心的不得了?
  果然是福无双降祸不单行。
  起先他是开心的不得了的,才启未让他弄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灰头土脸,有多灰头土脸呢——他人在纽约,文盛却只有戴凡陪,对,他不见他了。呵呵。那他在纽约玩得当然愉快,你看还遇到了小帅哥。结果呢?那话还真是说对了,一个好的开始固然重要,但结果好坏并不仅仅由开始决定。结果就是,他竟遇见了倪歆。他曾真的把他当做知心朋友,他却也着实伤了他的心。毕竟,那是能说的来说的真的头一个朋友呀。那时他才只有十五岁,还会为交到一个朋友而高兴。在此之前,他还从未有过朋友。
  “别动。”
  猛地,倪歆靠过来,靳少君定住了。指尖在他的脸上轻轻拨弄,而后,他看见他的睫毛落在他的指尖上。
  “许个愿吧,然后吹一下。”
  “你几岁啦,还会相信这个。”
  “怎么这么不乖呢,以前你都会用力吹掉的。”
  “但从没有一个愿望真的实现了。”
  “瞎说,我怎么那么灵呢!”
  “那你吹呀。”
  “这是你眼睫毛啊。”
  靳少君奈何不了他,也不想再跟他掰扯,便扭过脸去不理他。然后他听见倪歆说:“真拿你没办法,那我替你吹吧,愿望也帮你决定好了,但我不告诉你,到时候看看灵不灵!”
  “我从来没觉得你这么腻歪人过。”这时,任伟淡淡地说。
  倪歆转过身看向任伟:“用你们家白粉妹的话说,老子乐意!”
  颜瞻帮腔做鬼脸,明明那么俊一张脸,也能被他挤一个乱七八糟,靳少君笑了出来。
  “白粉妹,不是我说你,你这老跟着任伟,你那博士还能毕业嘛?小伙伴都都读完离你而去了吧。”
  击中有效部位。熊猫炸毛了:“要你管!”熊小朋友出国深造了,熊猫仔很寂寞。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8①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7:05

感觉倪歆喜欢靳娘娘耶,所以真的出现啦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