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8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8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13, 11:55


  才启未点上支烟,阴郁的心情跟头上的灿烂骄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或者这么来说吧,今天天气特别好,唯独有片云,打定主意跟在他的脑袋上。这就是才启未的现状。
  香烟在指间寸寸缩短,他已看了数次表盘,碾灭这支烟,他仿佛下了一个世纪的决心。然而,刑场总归是要奔赴的。
  将烟蒂碾灭丢进垃圾桶,才启未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往大门走。疾控中心的牌子他尽力不去看,看了心里那退堂鼓就要敲得更响些。头皮发麻。
  这一个月来,他过得极其纠结。而这熬人纠结的起因就是那一失足成千古恨。对,就是那喝酒误事。这祸真是闯大了。都不仅仅是尴尬的事儿了,尴尬还是好的,毕竟尴尬还可以硬撑,在装这个层面,他还是有得天独厚的本领的。跟月落乌啼一起吃过早饭才告别不说,他还能镇定自若地让他亲吻脸颊。但人前脚走,后脚他就垮了。他极其不愿意承认,自己居然能把垃圾桶倒出来,把堆在里面的纸巾一张张摊开……而当他面对满地的纸巾却找不到保险套时,脑子当真是嗡一声接茬一片空白。
  他喝断片儿了,他根本想不起来俩人到底干了啥。自身的感知也并没什么帮助,后面儿隐约的酸胀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毕竟在此之前他跟文盛做的挺狠的。前面儿?小兄弟又不会说话,问它也不管用啊。这就十分可怕了。现况就变成了——他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和一个他并不知根知底的男人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性行为。这基本上就等于,他半只脚踏进了疑似艾滋病携带者行列嘛!
  被吓破胆是肯定的。更可怕的是,他的逻辑思维能力还特别卓越。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地狼藉,认真的梳理了一番:他与月落乌啼虽很交心,也会聊到很隐私的问题,但他确确实实并不了解他的生活,甚至来说,他虽然跟他上了床,可其实他连他姓谁明谁都压根儿不知道。他们其实仅有这一面之缘唉!不是说他不信任他,他的谈吐举止行为做派确实哪儿哪儿都不可疑,着实不像什么放荡之人,人家也红着脸说了以前从没这样过。可是!可是他那个渣男他可没少听他的事迹,简直就是公狗中的战斗机啊,这他妈不就是危险分子嘛!再者,他翻成这个德行都没翻出保险套来,很可能月落乌啼就不喜欢用保险套?那他跟渣男如果也不用,这不就是……他也很危险啊!尤其瘆人的是,他并不知道他们俩都干嘛了,做到哪一步了。他总不能跟他问吧?这不知道干嘛了真他妈可怕。
  回到大连才启未根本就是魂不守舍。也幸亏赶上爱加的智能管家开始出货,他为了逃避这可怕的现状,那真是全身心投入其中。可你总归不能二十四小时的干啊,回了家就是面对四壁乱想到要发疯。绷不住了他就开始上网查,不查不要紧,一查魂儿都萎了。这玩意儿不是马上就能检测出来的。有窗口期。好么,除了上学他还真没这么认真研究过资料,各种检测方式从试纸到核酸到三代四代,他感觉自己那劲头比要写论文的学生还认真。试纸他网购了,测了,但还是要以医院检测为主,熬到第十二天,他硬着头皮去医院测了核酸,等结果那几天真是煎熬,真拿到结果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但他又对所谓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不放心,万一自己是那个百分之零点零一呢?不行,还是得再做个四代保险,这也是他今天来疾控中心的原因。这事儿真是折磨疯了他了,根本不知道能跟谁说。真是哭笑不得,以前重压在内心的纠结也好崩溃也罢,总能跟月落乌啼分享,这回却是万万不能的,因为他正是那个源头。他想起戴凡曾经做过HIV检测,但他却也不可能问他,完全不可能,先不说戴凡怎么看他,戴凡知道了告诉文盛他岂不是死定了。讲真,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纠结,你说他跟文盛,文盛是啥人他还不知道嘛,可他从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抛开他是个洁癖不说,从心里他就不会有分毫不信任,也是奇怪。
  该,都是报应。让你把日子过这么乱啊!
  虚脱。才启未真是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文盛找过他好几次了,他一直拿忙推脱,硬是不让他来,他来他会崩溃的,他来他就肯定会跟他上床,他还不知道自己啥情况呢,他哪能跟他……再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真是愧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愧对的感觉。文盛跟戴凡是那种关系,文盛还有男友,文盛……文盛千种万种不是,他就那么一个人,你让他这样儿他做不到。他就是有愧,这愧逼得他离疯不远了。所以他俩发微信吵,打电话吵,他宁可跟他吵跟他吼,他也不见他。讲真,若不是每天有傻乎乎的啵蒂陪着,才启未觉得搞不好自己会从窗口跳下去。
  “拿药啊?”
  “啊?”
  浑浑噩噩的站在一个窗口前,里面戴口罩的护士一问让他十分蒙圈。
  “我问你是不是取药。”
  “取药?”
  “你干嘛来的?”
  “我……”才启未的手心都出汗了,“检……检测……”
  “你不识字儿啊!真服了你,往里走!”
  室外阳光明媚,走廊里却黯淡无光,才启未佝偻着背,垂头丧气地挪着步子,来到抽血窗口前,递出单子的手都是无力的。
  坐在窗口里的是个年轻姑娘,她看了眼单子,摆明了嫌弃似的喊了另一个年纪大的女的出来,这位女士倒是很娴熟,态度也好很多。抽完血抬起眼皮看着他说:“摁好,一小时左右出结果,本人亲自来取。”
  你这是怕我是携带者再跑了啊……
  放下袖口站起身来,才启未听到了跟这阴暗场景全然不相符的清脆的高跟鞋声,下意识地看过去,是个挺好看的姑娘。穿了件长风衣,牛仔裤八九分,露出了纤细的脚踝,尖头鞋虽是黑色,袜子却是鲜艳的黄,跟她拎着的黄色小包特别相称。那张脸有些眼熟。
  他盯着人家看,人家感觉到他的视线,自然看了回去。
  四目相交。才启未认出她来了。是小潘大夫!就上回文盛过敏,急诊室的那个女大夫。
  “哎呦,你好。”小潘大夫也认出了才启未,就是他怎么这般憔悴?她对他还是挺有印象的。毕竟被他追着跑了两天。属于她最崩溃的那类患者家属——爱质疑。你那么爱质疑,你行你来你上啊。这位还算是好的,事后还特意来感谢她。当然,她记得他还有个原因是,民工变富豪,给她打下手的小姑娘还好生跟她嘚啵过一阵子呢——羡慕人家那小助理,浑身名牌儿来钱快。唉,真不知道该说现如今这些小姑娘什么,一边嚷嚷着真爱难求,一边恨不能立马捆个富二代管什么爱不爱。
  “您……您好。”才启未要臊到姥姥家去了。怎么跟这儿遇上了。丢人不丢人。
  “你怎么来疾控中心啦?”
  看吧看吧。怕什么来什么。
  瞎话现编也是需要时间的,它来不及呀!这疾控中心也太不人性化了,你个化验窗口怎么跟楼梯挨着啊,上楼下楼谁不从这儿走,这不是存心打人脸嘛!说荨麻疹她能信嘛?睁眼儿跟大夫说瞎话?
  “您怎么来疾控中心了?”
  才启未也算反应快了。
  “咳,我今儿休息,过来给母上大人训诫。”
  然后……怎么办呢?小潘大夫望着他,那眼神明显在等他的回答。
  “诶,你这儿没写上电话号码啊。”
  窗口后面的小姑娘这时喊才启未。
  才启未只得走过去接过小护士手里的单子,也甭管三七二十一了,赶紧写完赶紧消失。
  小潘大夫也是透着没啥事儿,下意识就凑过去看,这一看,可不全明白了。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原。
  才启未呢,脸上当然是大写的尴尬。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8②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7:2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小小才可真不是一般可爱。靳娘娘真是手段可以啊,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