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8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8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14, 17:47


  俩人蹓蹓跶跶往外走,步伐稳健气氛却挺尴尬。来到明媚的阳光下,还是小潘大夫先开了口:“多久的事儿了。”
  才启未挠头,跟大夫就别装逼了,装逼也没用啊:“上个月中旬的事儿……”
  “哦。那是过了窗口期了。做的四代吧?我没细看。”
  “嗯……”
  小潘大夫并没有置评的意思,才启未却抢白道:“我喝多了。”
  这搞得小潘大夫不说点儿啥似乎也不对了:“噢。跟按摩女?”
  “不是不是,哪能啊。”
  “那是?”
  “……”才启未半天挤出俩字儿——网友。
  有差别嘛?小潘大夫想捂脸。你多大人啦,还约网友。可话它不好这么说啊,又不是多熟的关系,但不说话也不成,好像你瞧不起人家似的,你看他焦虑的。要不她怎么觉得刚碰面她没马上反应过来呢,跟上次见面这人可大不同了,消瘦了不说,精神还萎靡不振,全没了那器宇轩昂的模样。所以她硬着头皮也得陪他说呀。
  “无套性交?”她试探着问。
  “我……我……我就是记不得了,喝大了,断片儿了……”
  “别太焦虑,瞧你这憔悴。一般来说传染几率不大,母婴、血液、性行为。性行为这方面男女又比男男要低。而且你怎么就觉得人家有病啊?”
  “我……”小潘大夫目光如炬,才启未硬着头皮答曰:“我跟他不熟……也不了解他的……嗯……我也从没……嗯……”
  “你吞吞吐吐的干嘛,我又不吃了你。”
  跳河一闭眼,才启未竹筒倒豆子,已然这样儿了,还要什么脸呢,“他是男的。我虽然喝大了,但他早起跟我说我俩那啥了。你也说了男男是高危人群。我还知道他对象在这方面挺那个什么的……”
  小潘大夫极力用眼皮拦住了眼珠。久久地,她看着才启未说不出话来。横竖你也看不出来这么个爷们儿得不行的男人是个同性恋者啊。可是吧,这倒也没错,你瞧上回他送他朋友来医院那火急火燎的架势,一般朋友不这样儿。那八成是他男朋友。敢情这位是网上聊骚兼劈腿,乱搞的还是也有对象的男的。真热闹啊。年度大戏的赶脚。那他是得焦虑。他不焦虑才见了活鬼。本来这圈子就乱,他这有伴侣还出去乱搞一个对象也极其乱的……一边儿是恐艾一边儿又不能跟对象说。他不焦虑鬼焦虑啊?
  小潘大夫不说话,这就更加尴尬了。才启未眼巴巴地瞅着小潘大夫,感觉世界都停摆了。
  小潘大夫回过神来,细思了一下这么安慰他道:“以我的知识领域,体内的酒精到能让你断片儿的程度,你应该不会勃起……而哪怕你是被动方,发生直接的性行为也不会毫无感觉……所以我觉得至多是你们……你懂。”他那羞耻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连带得小潘大夫都开始不好意思了。
  这话倒是打开了才启未的新思路,有道理啊,他都喝成那个德行了,他能干嘛啊……月落乌啼也只说了他俩变成了约炮,可没说他俩就怎么怎么怎么地了啊!但这也不能大意,这就算他俩没那个啥,这其他亲密举止……
  才启未不说话小潘大夫也能看出他那纠结,“你也没什么症状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有症状不就晚了嘛……而且我最近睡眠特别不好,会盗汗,四肢也提不起力气,然后……”
  “你那是焦虑的症状。你没测过核酸吗?那个两周就可以测。”
  “我测了啊……没问题啊……”
  崩溃。小潘大夫恨不能踢他一脚,“那就可以了啊!那个准确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可凡事不是有个万一嘛。”才启未涨红了脸,“再说即便我没跟他怎么样,那唾液……”
  “得要这么大一瓶唾液,”小潘大夫伸手比划,“可能性还低于百分之五十。你查了核酸,不准确的概率堪比火星撞地球,火星撞地球你信嘛?”
  丢人。才启未感觉自己的脸在燃烧。天地良心他跟大夫都没说实话,这会儿被小潘大夫这么挤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瞎胡闹!自己吓自己!跟你说得我都口干舌燥了!这不是嫌得没事儿瞎折腾嘛!非得挨一针头才老实啊!平时没事儿就投诉我们过度治疗,自己没病都是心病倒想起来折腾大夫!”
  就跟老师训孩子似的,才启未给臊得啊,无地自容,臊眉耷眼怯生生问:“……我车里有水,给您拿一瓶?”
  “拿!”
  “那您说……我还等这检查结果吗?”
  “等啊,不等你多不踏实啊,钱都花了,结果哪能不看呀。倒是这个不贵,核酸贵。”
  这个女人吧,分两种。一种是刀子嘴豆腐心,一种是腼腆面善心如蛇蝎,小潘大夫明显是前者。你说她好容易有个休息日,跟才启未也不是熟人,竟数落他直到他拿上化验单,她能不是刀子嘴豆腐心嘛。
  才启未呢,也是天生有女人缘儿,换别人可能小潘大夫也不爱搭理,这么个大男人脆弱成这个德行要多烦人有多烦人。结果呢,等待这一个钟头,才启未还跟小潘大夫唠起家常了。这才知道她上疾控中心是她母亲硬给她喊过来的,喊过来是因为想把她调过来,想把她调过来是因为不乐意再让她跟急诊室了,不让跟急诊室是因为她都这把年纪了还没个男朋友。
  俩人坐在车里,一人一瓶水,还真得算聊得开心。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才启未压根儿不记得取化验单的时间了,是人家小护士给他打电话他才去取的,小潘大夫陪着去的,全都是阴性。
  心里这颗石头其实打小潘大夫跟他说了火星撞地球,它就落地了。这会儿拿上化验单,其实真有点儿哭笑不得。
  “踏踏实实的吧。上次你来我们急诊室,过敏那位是你男友吧?”
  才启未想了想,点了点头。
  “好好儿的吧,以后别乱来了。”
  “我没乱来……”
  “没乱来差点儿给自己整出焦虑症儿。”
  “我……”
  “瞎约什么网友啊,你又不是零零后,这也就是没出什么事儿,也不怕遇上抢劫的、设局的。”
  “他不是那样的人,我们真挺聊得来的。”
  “嚯~这口气可不一样了,不是你怀疑人家传染你HIV的时候啦。”
  吃瘪。才启未哪里是伶牙俐齿的小潘大夫的对手啊,他讪笑着硬转移了话题:“平时我老觉得大夫挺严肃的,板着个脸,话都不爱跟我们看病的说几句,没想到您还挺健谈的。”
  “我们都是人,都有喜怒哀乐,但我们的工作压力实在大,你随便上哪个医院看看,多少大夫,多少病人,不说我们急诊,什么科室都是人满为患。看病的急,我们当大夫的也替病人急,都想你们开开心心看好病,可实在太累啦,累,还不敢懈怠,精神就总绷着,绷到一定程度,真的,哪里还摆的出笑脸来?要是双方都能多多理解,也没那么多医闹了。我们干这行,没点儿英雄主义不行,恨不能把什么全治好,但,就是会有治不好的啊。我最早实习的时候在儿科,有个小女孩,才五岁,白血病,我真的恨不能会魔法,这样她就不会走了。这事儿对我打击真挺大的,我为什么后来去了急诊?一是能抢救更多生命,二是……不用眼睁睁看着病人受折磨。”
  “嗯……”才启未从小潘大夫脸上读到了无能为力的悲痛,“知道。都不容易。医生、教师、警察,没点儿您说的英雄主义,都还真干不了。”
  “别老您您的,还嫌我不够老啊!”
  “诶我没那个意思。”
  潘大夫笑了。
  “我送送您吧,不对,送送你,你接下来要去哪儿?”
  “去哪儿?回家睡觉呗,又没安排。”
  才启未来到副驾,拉开了车门,“……那要不,我请你吃个中饭?耽误你这么长时间……真挺不好意思的。”
  小潘大夫看着才启未,“你不会男女通吃吧?”
  嘿!真是克星。讲真,才启未没接触过这类性格的女孩儿,嘴太厉害,不给人活路啊!
  看着高大男人窘迫的模样,小潘大夫哈哈笑,“行吧。吃。对于一个只有工作没有朋友的大龄女青年来说,有人请吃饭,甭管为什么吧,总还能找见点儿优越感。”
  “瞧你说的。怎么就大龄了。”才启未上了车,倒车出来驶出了疾控中心的大院儿。
  “我妈说我大龄啊。你们成熟男人说我大龄啊。整个社会都不怀好意给我们贴标签啊。剩女。剩饭那个剩。”
  “你这么漂亮,你是没想找,想找找谁找不到。”
  “别打我主意,我不给人当形婚对象。”
  “我……我没有啊!”
  “上次跟我相亲那男的至少是这么打算的。还当我看不出来。香水擦的都能盖住我身上的来苏水味儿了。又没狐臭!”
  “你嘴可真厉害。”
  “怕了呀?”
  “没没没。挺好的。”
  “吃什么呀?我健身,需要吃健康的,还得好吃。”
  “那你跟我吃饭就对了。”
  “吃货活地图?”
  “可以算。”
  “健康怎么保证?”
  “我基本是半个职业运动员。”
  “哦?什么运动?”
  “冰球。”
  “嘿!你这体格倒是很说明问题。”
  “壮是吧。”
  “屁股俏。”
  噗嗤。才启未乐了。
  “笑什么笑,我是医学视角观察。还有脸笑,不是焦虑症儿啦。”
  “诶你怎么说起来没完啦!”
  “性格不好,穷追猛打呗。”
  “我服,我服,我投降。”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请我吃饭的先生。”
  才启未探身从手扣箱里拿出了名片夹。
  “才、启、未。”
  “诶是。”
  “潘跃。”
  “月亮的月?悦耳的悦?”
  “跃进的跃。”
  很好。人如其名。跟个男孩儿似的飒爽。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8③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7:54

估计会被醋桶男友撞见,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