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8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8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17, 16:54


  文盛从机场出来,预约接机的专车司机已经恭候上了。上车他也不爱理人,司机跟他说了两句就闭了嘴。这人身上戾气太重,还是别聊了。
  文盛一脑门子官司也不是没道理。让土豹子给气得。真不愧为提上裤子不认人的典型,恐怕这辈子他都这个操行。又是走时候好好儿的,走了就当没他这么个人了。起先他还不觉得,才启未回去没多久就开始忙智能管家出货的事儿,忙嘛,不怎么联系也正常。但你再不怎么联系,你跟我打个电话没时间,你跟我发两条微信不难吧?说句不好听的,你真惦记我,别说特意挪出工夫儿来,你他妈上厕所拉个屎的工夫你不看新闻你撩撩我不也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嘛!就这都不!
  这人怎么这么没良心呢?文盛长这么大,真是开了眼,养不熟的玩意儿还真不是没有!
  得有一个多月了吧,他也算忍耐到极限了。电话里他俩掐了几回,什么也没掐明白。那行,我打飞的过来跟你掐。不掐急眼都不算完!还治不了你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靳少君也把他气得疯疯儿的。他倒是不跟他掐,他臊眉耷眼的,也不爱去找他。你不理我我理你行不行?不行。他去找他,十次里八次不是忙工作就是不在家。你还没法跟他急,不等你急他拎着行李箱飞走了。他也真是纳了闷儿了,俩人一块儿待这么长时间,半点儿没有情人样儿,说最多的就是工作。你这气生起来真没完啦?对,文盛以为靳少君还在因为要孩子的事儿生气。文盛这日子过得啊,也就戴凡搭理他,真没多大意思。
  拇指按上指纹锁,要说人不如狗也真不是瞎话,啵蒂见着文盛猛摇屁股,那高兴的啊,简直要上天。
  就是……这他妈屋子怎么能这么乱?说真的,要不是啵蒂在,文盛得以为才启未压根儿没跟家住。谁他妈能跟这么乱的屋里过日子啊!
  相当没道理。文盛是有眼线的。对,小苏。小苏一直跟大连这边儿呢,才启未的状态他时时能获取。智能管家出货的事儿他忙完了,忙完得有三天了,三天不够他收拾收拾屋子的?怎么能邋遢成这样儿!
  才启未乱他是一贯的,打小儿就这德行,但能乱成这个德行,他也是瞠目结舌。你看那床吧,被子堆得乱糟糟,你看那客厅吧,什么都能给你整到茶几上去。烟灰缸这是多少天没倒过了,密得根本再插不下烟头,还有那沙发,什么毯子靠垫报纸杂志……
  就连厨房,他一贯整理得最干净的厨房,水池里都堆了数个咖啡杯。
  就别说脏衣服筐了,满得都冒了出来。
  不忍直视。一片狼藉。
  据他所知,球队比赛他不上,但后来训练也没去过,大棚就更别提了,都说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忙,根本就是闭关不见人。你这他妈不是修仙,你这比炼丹还他妈乱!
  在这么个屋子里,文盛真是半分钟也待不下去,头脚用App***了小时工,后脚他夹上啵蒂就下楼了。小时工来之前,他跟狗绝不进门!你他妈个土豹子,我就应该把你狗栓走,狗跟你过的这都啥日子!
  啵蒂遛了一圈就把文盛拖到了便利店,对它来说,看见文盛就等于看见了肉丸。喜悦。
  小时工风风火火赶到,瞧见这么个“狗窝”也是心塞,好歹是不脏,土都不落,纯就是一个乱。雇主倒是好,跟他那长得跟“恶霸”似的狗往沙发上一待,发号施令颐指气使。真烦人!哪儿来那么多要求!事儿死了!你这么洁癖你能把房子住成这德行?
  这通收拾足足干了仨小时,小时工走了,文盛给啵蒂倒上了狗粮,脱了外衣松了衬衫的扣子,洁癖如文盛忍不住得往浴室钻,虽说脏是不脏,但那通乱也真够他硌应。这会儿太阳已经西斜了,他不知道才启未跟哪儿呢,什么时候回来,但他也不急,他反正迟早要回来,回来你看他撕不死他的!
  文盛这阵子也不轻松,生意上的事儿也是多,薛华逮着他就不撒手,能办的全都得让他办了。他过来找才启未撕逼是一,还有二呢,二就是爱加这边他得让才启未跟他投个项目,赶上这班车做点儿原始资本累积,毕竟这几年经济形势并不那么好,他又才开始创业,稳着点儿总归是好。
  贱么?贱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你乐意啊。
  文盛站在花洒下面儿嘬牙花子。跟才启未好上之前,他从来不觉得他能跟才启未怎么着,跟才启未好上之后,他开始知道什么叫做贱了。真就是你心甘情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按理说不应该这样儿啊,这十分不贴合他到手了就那么回事儿的性格。到底为什么,根本说不清。磨人。
  
  心里堵得慌。
  送了潘跃去跟闺蜜汇合,才启未拿过手机又看了看月落乌啼发来的微信。那会儿是他跟潘跃刚吃完中饭,潘跃说请他喝下午茶,两人去了一家店子,甜品竟然是用豆腐做的,竟还很好吃。出于礼貌,才启未没有回复。
  其实也不仅仅是出于礼貌吧,那次之后,他俩没再联系过。那会儿才启未也顾不上细想,他正恐艾呢不说,工作上也忙得要死,文盛还三不五时找他撕逼,他根本就是闭门不见客,队上没去过,东子那儿有事儿喊他他都推了。但现在细想想,那么久,月落乌啼也没联系过他……
  说完全没联系倒也不尽然。言宁跟他联系过,公事,他也收到他寄来的合作协议了,看过,没毛病,但他没签字更没回邮,事儿该办还是办的。
  其实对他俩来说,有过那么一档子,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有过那么一档子,俩人的关系真就全变了。这都不是尴尬不尴尬了,这把他们俩之间原有的、单纯的交心与信任完全打破了。因为对他与他来说,同样的,他们都不需要炮友,他们需要的是知己。才启未想,月落乌啼一定也是认识到这一点了,所以才一直没跟他联系。
  心里堵得慌。
  才启未再次凝视着信息,心疼的感觉是丝毫没变的。尤其一想起他单薄的模样,这份心疼就更具体了一些。
  怎么了?
  他还是把消息回复出去了。他不忍心叫他没有回应。车就停在商场前的辅路上,才启未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等在红绿灯处,看得有些出神。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普通,却不知道这些普通后面究竟藏了多少故事。有个两三分钟吧,他回过神来,手机并没有响,便就打算起步上路,手搭上方向盘的瞬间,微信熟悉的提示音却钻入了耳膜。
  失眠。怎么都睡不着。
  失眠?才启未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人应该在国外。
  没在北京?
  这次的回复就来的快了:在纽约。
  失眠,那就是没能入睡,他是两点多发的第一条信息,他回复他的时候是四点半,他一直在等他的回复吗?但他却没马上回他,而是隔了这么一会儿。这一会儿是什么呢?他光纠结于自己,他其实没想过月落乌啼的感受,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呢,他不是随便的男人,他其实一直都知道,但即便这么清楚地知道,他还是被恐艾吓破了胆。真羞耻。人家清清白白,你怎么不想想人家的感受呢?他笑着说还真变成了约炮时,眼睛里其实并没有笑意的。
  倏地,才启未的眼前就浮现出他背对他披着毯子时,那个叫人怜惜的背影。看上去那么落寞、那么孤单。还有他从床上下来时,纤细的脚踝,白得有些病态。
  我想打电话给你,可以吗?
  靳少君把消息发出去,从床上撑起来,抓过靠垫靠在了床头。他没有开灯,因为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毕竟,他就这么瞪眼躺在床上好几个小时了。结束了跟大家的把酒言欢,他从倪歆的房间离开时,有些微醺。起身时碰倒了酒杯就是很好的说明,倪歆说扶他回房间,他谢绝了。
  心里堵得慌。是那种被压得喘不上气的堵。他想跟才启未倾诉,但他忍着。毕竟他曾以为,就这样不再联系了,当做他们好聚好散也不错,再联系还能怎样?他已经不想知道他跟文盛的种种了,应该说知道也没意义。可是趴在床上,疲累的身体陷进柔软的床垫,让他想到了他的体温。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他难以忘却,那种温暖让他忍不住想跟他倾诉。趴在那儿,他好生想了会儿。还想跟他斗吗?不想了。心累。甚至觉得不值得,身心俱疲。文盛就是去追初恋啊,还跟初恋再续前缘,爱得昏天黑地。他还拿什么斗呢。可以说,他都不想再从中作梗了,干脆跟文盛分了吧,何苦继续这么折磨自己呢?有那么半个多钟头,他还真前前后后把什么都想通了,甚至想给文盛打一通电话,告诉他,咱们结束吧。但是在最后的关头,他又放弃了。不是不甘心,也不是深切的恨,更不是留恋不舍,他是觉得,这样也没什么意义。而且,这样的话,似乎跟才启未的联系就真真断了。这断,让他觉得冷。辗转反侧之于,本来倪歆的出现就够让他堵得慌,这么一通胡思乱想,堵上加堵。堵得受不了了,他就跟才启未发了消息。
  没有回复。
  很可能再不会有回复。
  那怂蛋被他这么摆了一道,八成被良心拷问疯了。他其实是个老实人,靳少君想,如果没再跟文盛重逢,应该会娶个老婆生个孩子当个好爸爸,一辈子都平平淡淡。这么个老实人,被文盛带进沟里,让戴凡那小婊子玩弄于股掌之间,现在又被他放在烤盘上炙燎,也真是够了吧。他又一贯是个缩头乌龟,是只鸵鸟,这会儿肯定待在自己的安全区里备受煎熬。他不理他也是应该的,他肯定想跟他断了,这没什么奇怪。他又不是没羞没臊的文盛。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8④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8:11

原来倪歆也是娘娘的初恋吧,哎哟喂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