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24, 16:59


  一起遛狗、一起喝便利店标价13.9的分享装果汁、两人一起挤在并不算宽敞的沙发上看没有3D特效的爆米花电影,这是文盛做梦也想不到的场景,却在真实生活中上演。
  大约普通人都是这么过日子的。可对他来说,却是十分不寻常的体验。
  这会儿他躺在才启未结实的大腿上仰望这厮棱角分明的下巴,不禁有些出神。在这破狗窝里,他竟有了一丝家的感觉。这是他从小到大没有过的体验。原先那个被称为“家”的场所留给他的印象仅有“空荡”一词,这空荡,还不是说空间,是说这空间里没有人。司机、佣人以及他。仅此而已。而他,就这么长大了。
  “诶。”
  “嗯?”
  “没事儿。”
  “哦。”
  电影还在屏幕上卖力地上映,文盛的眼皮却开始打架。还是挺累的。昨儿睡的晚,今儿起的也晚,再赶飞机飞过来,没精神很正常。主要还是积劳成疾。薛华的锅。这锅就该他背。你爱当劳模,我不爱。
  听着美式英语聒噪的声音,文盛的眼皮再没能抬起来。
  才启未认真地把电影看完,起来收拾了茶几,洗漱完回来,文盛在沙发上仍旧睡得很沉。他想叫醒他让他上床去睡,可看他这疲累的神情,又不忍打搅。
  在他身旁蹲下来,才启未凝视着这张脸庞,感慨良多。
  怎么他俩就成了这种关系呢。
  那么清楚却看不明白。
  喜欢一个人究竟该是什么样,他也不敢说他知道了。
  难以抗拒。这应该是他对文盛最深的感触。明知这是个漩涡,却无法抽身而退。在他的阴影下,黑与白,是与非,统统都模糊了。可怕吗?当然。然而,偏就没法停止。
  “你丫瞪着我干嘛。”
  文盛是在才启未靠近的时候醒过来的,他醒了却不想睁眼,光线再柔和对眼睑下朦胧的双眼也不会太友好,更何况,才启未这么悄不吭声凑过来,他还以为他要吻他……
  冷不丁被那双阴郁的眼睛框进眼底,才启未给吓了一跳,他声音不大,却极具震慑力,就更惊人几分。
  “谁爱瞪你。”才启未虽然尴尬却十分会掩藏,“起来上床去睡吧。”
  “我就乐意跟这儿躺着。”
  “那你随便。”
  才启未不仅走了,还顺手把客厅的灯给关了。
  你就摸不着他的门路。
  真的。文盛糟心坏了。他从来都不知道他脑袋里想的是啥。就没套路可寻啊!有时候吧,你凶他两句,他哄你;有时候吧,你凶他两句,他怼你;还有时候吧,就像刚才,你凶他两句,他选择不理你。文盛就不明白了,啥事儿能没有通关秘籍啊?搞才启未这事儿还真就没有!也是绝了。
  讲真,跟他好过的男人说一箩筐都嫌少,是随便走走肾也好,是略略走走心也罢,人的脾气秉性都不同,但史无前例就没这么难搞的。
  都没得可解释,归根结底不是他智障就是他奇葩。
  文盛绝对不承认自己智障,那一定就是才启未奇葩。也是,他能不奇葩嘛,施沐晨都让他折腾跑了。这么一想,这会儿拄着根儿登山杖勇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自己也他妈奇葩。怎么就他妈不会厌呢?还越来越上瘾。
  躺在床上跟戴凡发完例行的晚安,才启未点开公众号看飘着小红点儿的推送。冗长枯燥的文字他倒看得津津有味,是一篇关于前沿科技的文章。由于专心,床忽而一沉让他一惊,歪头看向另一侧,文盛正一脸不开心瞪着他。
  他老不开心,但这会儿这不开心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委屈。
  “不睡沙发啦。”
  逗逗他,让他嘚啵两句再哄哄他是才启未的想法,文盛却不按套路走,他白了他一眼,蒙头盖被子还伸手关了自己那侧的床头灯。
  示威。
  好,那你示着。你高兴就好。
  才启未继续看完了那篇前沿科技的文章,把手机放在床头连上充电器,他拢了拢被子躺好,伸手关了床头灯。
  陷入黑暗的房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安静比黑暗更重,连一贯爱打鼾的啵蒂都睡得一声不吭,真真压得人喘不上气来。也是奇怪,才启未想,明明熬了这么久、累的要瘫痪,这会儿如释重负了,竟然还合不上眼。明明很踏实,可怎么就觉得不踏实呢?然后他歪过脸去,瞧不见那气哼哼的人,但感觉那气大约正是压迫他胸口的元凶。
  挺可怕的,才启未想。当一个人的情绪与你息息相关时,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在意。这也就说明,他与文盛的羁绊远比他以为的深。曾经他知道这种感觉,尝到过这样不安的滋味,但在那之后的许多年,他都已忘记那个“曾经”的现在,竟然又……
  说真的,这感觉极不好,却不受控制。
  才启未翻了个身,被子沙沙作响,心里乱极了。天呐,他想,他竟已被黑洞吃得渣都不剩了。
  文盛也是耐性差,差得离谱儿。他从来不跟人冷战,谁让他不高兴他准让谁哭,从小到大,没人能与他之间建立起冷战来,谁敢啊!可才启未就敢,他还特别善于冷面安静不吭声。这绝对是文盛的死穴。
  他治不了他。因为他没有痛处。之于他们俩,总归是他喜欢他。那谁占上风还用问吗?更糟糕的是,才启未还无欲无求。他什么都不想要。别说啥物质层面了,就连他的心他也是不屑一顾的。每每想到这儿,文盛都有种被人挖了心的苦痛。疼得空洞。但这却是现实,真不是他没自信,也不是他爱疑心,事儿是明摆着的啊——他从不关心他的生活,更不关心他的生活里有谁。他又不是瞎子,更没聋,他知道他有别人,可他没任何表示。当初他跟施沐晨可不这样儿,施沐晨啥事儿没有他还跟他没完没了呢。
  嫉妒。就算文盛再不愿意承认,这也是事实——他就是嫉妒施沐晨,嫉妒他能赢走他的心。
  胸口被温热的胳膊环住,背脊感受到来自身后男人胸膛的热度,才启未还没想出来怎么让文盛别闷头生气了,这人倒是先贴了上来。总是这样,他在他面前永远沉不住气。像个傻子似的透明。
  手覆盖上文盛的手,才启未轻轻地摩挲,涂脂抹粉确实不一样,瞧这细皮嫩肉的。说心里话,才启未十分不明白,文盛到底喜欢他什么。你说他五大三粗的,性格也不咋地,过人之处更谈不上;反观文盛,脾气是差了点儿,但人家至少生得标致吧,用他自己话说还有钱,生活那么有品质,脑子也不差,花是花了点儿,好歹还挺长情。
  都说,恋爱是一个逐步发现对方优点的过程,婚姻是一个渐渐发现对方缺点的过程,他恋爱都没谈明白过,婚就更别提了。所以他不懂,真的不懂。
  下巴缓缓地蹭着肩窝,胡茬硬渣渣的,却很舒服。尤其是扑到脖颈上的气息,温热、湿润,让才启未觉得特别安心。如果时间就静止在这里,想来也不错,就再没有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再没有那些是非对错,再没有那些伤害与失落。挺好,让一切都停摆。
  两个男人,没有婚姻的约定,没有责任与义务的约束,没有相互利益的捆绑,就没有地久天长可言吗?
  这是他一贯所害怕的,可面对文盛,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他是个直接的人、简单的人、纯粹的人,这是好话,换而言之,他是个无法无天的人。没有金箍棒,他都能大闹天宫。这,竟让他有了一丝丝安全感?
  真奇怪呀,才启未自己都看不懂自己。为什么对他来说,野兽与王子,竟是野兽更可靠一些?是当初的自己太年少,还是长大后的自己太放纵?
  也许答案并不重要。因为从来也没有所谓的正确答案。就像那些数学名词,假设、恒等于、猜想。新的定律,总归是要有人去发现的。不是你,也是他。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充满未知的,你探索不探索,它都是。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9①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8:47

无法无天的人就无所畏惧,所以只要才启未愿意,估计文盛会豁出一切争取他们的未来,可是吧,才启未是鸵鸟啊,想着即使他们整清楚了四角关系,父母这关也不容易啊,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