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②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②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24, 16:59

  
  文盛醒过来是因为被子在动。被子不会自己动。肯定是有人拉才动。然而他睁眼,并没有看见才启未,那半边床是空的。被子还在动,往下动,文盛往床下一看,啵蒂已经拽走了他大半条被子。
  “揍你!”把被子拽回来,文盛啪啪拍着。
  原来昨晚就那么睡着了,抱着才启未就睡着了。原本他不是这么决定的。原本他是想贿赂贿赂他的。性贿赂。没出息就没出息了,在跟他闹别扭还是俩人好好儿的中,他的选择是后者。反正这辈子他也别想别扭过他去,那他不哄他还不自己搬个梯子下啊?承认这个也没啥好丢脸,既然他冷,他就只能热。要不怎么着啊,一起进冰雪王国啊?逼都没撕成,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装也没人看。
  醒都醒了,文盛半坐了起来,嚎了两声土豹子没人理,显然是出门了。
  文盛又不高兴了。老子大老远飞过来,你特么居然敢扔老子一人儿跟家里!
  汪!
  人说话狗搭碴儿,未免活灵活现了一些。
  “我他妈揍你!”
  啵蒂哪管他面部表情,文盛一挥手它跑了,跑了是去叼自己的球。叼着球回来基本属于健步冲,脸上写仨字儿——求搭理。
  这不倒霉催的嘛。文盛迈下床,拿过啵蒂嘴里的球,照着最远扔了出去。这狗还真是粘人,你一分钟不理它都不成。
  点了支烟晃荡出卧室,文盛来到飘窗前戳胖嘟嘟的多肉,期间啵蒂一次次把球叼来,他就一次次给它扔出去。小爪子拍地板的声音啪嗒啪嗒来了又走。
  冲了凉出来,啵蒂就蹲在门口的脚垫上,一见他立马叼上了球,文盛弯腰接过来,一边儿说着最后一次一边儿去了厨房。
  丰盛的早餐摆在托盘里,他放下连墙隔板,摘下吧椅,吃得自然而然。期间他给小潘发了个微信,直到他把碟子放进水池,回复才来:略等,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小潘到楼下的时候文盛还在遛狗,他坐在车里等他,看着他不疾不徐地牵着狗过来,打了个招呼又消失在楼门后。你要说他心里没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也着实是把他愁坏了。
  难办。知道太多真***不是啥好事儿。
  对,这都是那回“捉奸在床”闹的。作为才启未的死党,他屋里摆了个美娇娘,男友还突然来访,你说他要不告诉才启未吧,他绝逼不够意思。所以他告诉了,虽然当时没跟才启未直接联系上吧,但事后才启未回他了,一句轻描淡写的“我知道了,没事儿。”搅起了小潘心中的波澜。
  啥叫助纣为虐?他这就是了。他要是不认识文盛也就算了,要只是认识之类的泛泛之交也行,这都没毛病。但问题是,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啊,他跟文盛不仅认识,人家还很拿他当朋友,每次来大连就没一次不联系他的。他也是睁眼瞧着文盛对才启未怎么样的,你让他怎么继续装这个傻呢?这不是纯属于才启未挖坑他帮着铲土嘛!
  哎呦,着实纠结坏了。纠结得他五脏六腑都拧巴了。横竖不能活。假使他告诉文盛才启未外面儿还有别人,这就属于拆朋友的台,才启未急了跟他翻车是一准儿的事儿;假使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到真有天东窗事发,文盛把才启未宰了他也得跟着下油锅当配菜。
  又没人可商量。跟豆豆说?就他那脑袋瓜子,你晃晃都能听见海的声音。跟队友说?那岂不成散播人丑事啦!跟其他朋友说?人家听完又得给同性恋群体扣脏乱差的帽子。
  跳河一闭眼,也算急中生智,小潘走投无路,就给热门吐槽公众号投了稿,想听听吃瓜群众们的意见。这一下,才是真郁闷了。你说他作为苦恼的当事人,他又没招谁惹谁,又没丧尽天良,结果骂名全落他脑袋上了。
  评论基本分为三大类:
① Po主你故事编得比言情小说还精彩啊,你应该开连载不应该来吐槽啊。
② 我发现你这人很婊耶,把人家的私生活Po出来还一脸正义,你咋不上天呢?你这哪是担心朋友,你这是接了人家的钱怕出篓子吧?
③ 你快把W男介绍给我,这年头我们都爱人傻钱多的。
  你妈逼啊。根本成了哗众取宠,半个认真给建议的都没有。我怎么就说故事了,我怎么就写新天方夜谭了,我怎么还婊了,我怎么就暗恋W男了!你妈逼啊!
  讲真,小潘连那公众号都取关了,不能再看,再多看一条评论,他就得患上抑郁症。
  文盛拉开车门上了车,把几条烟顺手扔在了后座上。
  小潘看向文盛,文盛轻描淡写地说:“你上回不是说烟草局的好彩不如免税店的好抽嘛,正好有朋友回国,我让他带了几条。”
  一座无形的山死死压在小潘肩上,重得让他直不起腰来。
  “诶我说。”文盛认真端详着小潘,“你怎么也形容枯槁的?你们这儿不会流行什么变种病毒吧?丫才启未也是,说他妈忙爱加的事儿,脸都垮了。”
  “啊……我也是忙。”
  “你们丫的天天都忙什么呢?夜里飞出去拯救地球啊?”
  才启未瘦了很多吗?说起来,小潘还真是挺久没见才启未了。四月的球赛他不上,所以没来队上训练。自己萎靡不振自己知道,才启未因为啥啊?良心拷问他了?不应该啊。那会儿事儿刚出,他还见过他,没毛病啊。
  一路挺顺畅小潘把文盛载到了海滨别墅这边儿,文老爷视察得并不怎么认真,唯独天井处看得细致,不仅看得细致,描述得还特别详尽,“你想啊,到时候玻璃把这边围好,就等于坐在这儿就能看到四季的变化,想象一下,下雨的时候,煮一壶茶,边喝就能边欣赏雨景。天窗的位置一定让工人多注意,密封性要好,因为是电动开关,零件要过关。对了,院子的图纸我发你你给施工公司了吧。”
  “给了。这不是过春节停工了半个月嘛,还没弄到那边儿,室内还没搞完呢,但大致是这样了。天窗我会再跟他们确定好,目前看来没问题,而且那边儿横梁上能上去,真出了毛病修起来也很方便。”
  “那就行。别太赶,没那么急,一次性搞好,我可不想住进来再烦心。对了,厨房橱柜最后才进来,一定记着孤岛岛台要大,平时他做个饭可以当操作台,我们吃饭也可以在那儿,如果有小型聚会也会特别合适。”
  “嗯我知道。”
  “说真的,还真是麻烦你了,我也不常在这边儿,你多帮我盯盯,受受累。”
  “这话说的,我这都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你还硬给我费用,真没必要。”
  “哪儿有那么多搂草打兔子,草还搂不完呢,你工作这么忙,还得老往这儿跑,车马费我总得出吧。”
  “你那是车马费嘛,黄金马车啊。”
  “不说这些个了,见外。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就这样儿,我不欠人人情儿。”
  “文盛。”
  “嗯?”
  脑袋里像开了锅,小潘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竹筒倒豆子了,真就差那么临门一脚,因为文盛的手机响了。
  “你稍等,我接个电话。”文盛说着,把手机滑向了接听,“说。”
  电话是靳少君打来的,说他还在纽约,但中心思想并不是说他要多待几天,而是就他那App的公关运营谈公事,这还是因为彤彤跟蓝森那边对接不顺利,言外之意是——彤彤不想直接联系你,我才勉为其难电话你。
  文盛听着都来气,他都快忘了靳少君斗气儿的本领了。从前他很爱跟他来这手儿,而这个从前,约等于十年。
  想到这儿,这气忽然就消了。那种被称之为怀念的感觉来得实在有冲击力。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9②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9:06

真是没完没了呀!!!!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