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27, 17:18


  晚餐才启未准备了前菜主菜和甜点,外加小食,可以说十分用心。把水果挞放进冰箱,他洗洗手点了支烟,烤箱里羊排的味道很香,搞得他肚子都咕咕叫了。这都快八点了,他还没见文盛进门。再晚吃就不健康了,愁人。
  手机震了震,他拿过来一看,还是戴凡。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竟也聊到他这顿饭都要做完了。
  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多表情,才启未基本没见过重复的。
  啵蒂百无聊赖地躺在操作台前的地毯上,那球儿它都懒得扒拉了。其实他看出它有点儿困了,但为了羊排,仍旧坚挺的死守,精神特别可嘉。
  “再十分钟文盛还不回来,他的晚餐就是你的了。”
  才启未说着蹲了下来,挠啵蒂的下巴颏,“诶你最开始不是挺腻歪他的吗?不是追着他咬嘛,你怎么现在跟他这么亲啊。忘了温柔小姐姐啦。”
  这个“温柔小姐姐”指的是戴凡。
  “人家还给你买了新球球呢。你新球球谁给买的啊。”
  啵蒂张着大嘴吐着舌头,一脸无辜。
  “我就应该像你似的活得没心没肺。”
  门咔哒一声响,接着是一阵悉索声,再然后就是熟悉的脚步声,才启未看着文盛出现在厨房门口。
  “还挺香。做什么了。”
  “羊排。”
  “你蹲这儿干嘛呢?”
  “跟啵蒂聊聊天儿。”
  “毛病。”
  文盛把球服扔进壁挂小洗衣机,洗了手出来,才跟沙发上坐下啵蒂就过来了。不摸摸它吧,你看它欢迎你;摸它吧,手就白洗了。然而本能的,他还是胡噜上了它的胖脑袋。毛扎扎的,很舒服。这一摸啵蒂更热情了,俩爪子扒上文盛的腿,胖墩墩的身子扭着求爱抚。
  “哎呦喂~”
  把啵蒂抱到沙发上,这厮立马就钻进了他怀里。
  累。文盛摸着狗开了电视。一打开就是八点档连续剧,他也懒得换,就听个声儿。
  今儿踢球太累,并不是说活动本身累,是最近都他妈瞎忙,休息得不够。昨儿还睡的挺早睡得不错呢,但远不够休息回本儿来。才启未扔给他那烂摊子也叫他心累,小潘一路载他去球场,一路他“酌情”跟小潘“解释”。***这事儿必须得解释清楚,尤其小潘还认为他是那个受虐方!奶奶的,他在他眼里到底啥形象啊!对文盛来说,一方面他感谢小潘这么拿他当朋友,你看为他小潘都“痛骂”才启未了;一方面他又想掐死小潘,夺回他高大伟岸的形象,也就是没有黑衣人那个闪光棒,要不他绝对毫不犹豫晃死他。
  然而,小潘的重点不在***上,他十分关心戴凡是怎么一档子事儿。戴凡还算档子事儿嘛?他就是个玩意儿啊!就原原本本跟小潘一说,小潘差点儿把车开海里去,万幸有护栏拦着。他那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唉,拍下来能当表情包了。小伙子你平时看着挺时髦儿啊,怎么思维跟古代穿越来的似的。你作为一个Gay怎么好意思过一夫一妻的婚姻生活呢?我说带你去玩儿你怎么跟吃了屎似的!不可思议!
  精致的晚餐被摆上餐桌,才启未喊文盛吃饭。文盛去卫生间又洗了遍手,啵蒂拍着小爪子从沙发跟到卫生间又从卫生间跟去餐桌。
  毫无疑问,这是一顿精心准备的晚餐。前菜是海鲜沙拉,主菜是烤羊排,还有丰盛的小食拼盘——炸鸡、迷你汉堡、烤虾、玉米片儿一应俱全。更说明问题的是桌上心形的圆盘里,细沙上插着肉嘟嘟的石莲,中间一排是烛光摇曳的小圆蜡烛。十分有情调。
  这本该是一顿温馨的烛光晚餐,气氛浪漫味蕾萌动,实际上,在切开水果挞之前,这也确实是一顿属于两人的甜蜜时光。问题出就出在才启未不经意地问文盛——你跟小潘说明白了吧?
  文盛正愁没地儿吐槽呢,立马打开了话匣子:“必须说明白了!不说明白我没法儿活了!还你S我!当然是你被我骑!”
  咔啦。水果挞切开的脆响跟才启未心裂几乎同步。
  “你有病吧!”
  “我有什么病!我实事求是啊!不是你让我跟小潘解释的嘛!”
  “我让你解释这啦!”
  “噢你说戴凡的事儿啊,他是跟我纠结这来着,我也给你解释清楚了!我说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才启未说没事儿是真没事儿,我是上楼看见他俩正搞呢,后来我们就3P了,我没生气。”
  咔啦。第二刀切出一个漂亮的三角形,裂开的脆响再次跟心裂同步。才启未看着手上锯齿形的蛋糕刀,寻思恐怕用它划不开文盛的脖子。
  文盛还是那副沾沾自喜的神情,“你说小潘平时看着挺时髦儿一青年,我一说这,脸僵的跟打了蜡似的,我说你别拘着,回头哥哥带你玩儿去,他那一脸蜡都碎了,活像日了狗。”
  才启未气得说不出话来,文盛自取水果挞,也没放盘子里吃的讲究,直接端着送进了嘴里。味道十分丰富,草莓黄桃奇异果的果香混着蛋奶冻的奶香再加上烤得恰到好处的酥皮,这味道,可以进米其林餐厅了。
  “好吃。”文盛细细地咀嚼,“你烘焙手艺也是十分了得。说真的,你要真想开餐厅,等你爱加那摊儿干腻了,我给你开餐厅。”
  “第一道菜就是把你炖了。”才启未说得咬牙切齿。
  “诶你个土豹子!”
  “你那还是嘴嘛!怎么逮谁都胡说八道啊!”
  文盛一脸懵逼,“我胡说什么了?开啊,怎么不能开啊,你高兴你想干嘛都行!”
  “我是说这个嘛!我是说你跟小潘瞎说什么啊!”
  “我怎么就瞎说了!我说的不是实话啊!你那次也玩儿得不亦乐乎嘛!你敢说你不爽啊。我觉得你挺爽啊。还是那句话,赶紧挣钱把戴凡领走,你养,养他真挺贵的,你也感受感受。”
  “你怎么不去死呢!”
  才启未怒发上冲关地收盘子走了,甜品都没吃,文盛自食其力,起来给自己又切了块儿水果挞。啵蒂仰躺在地板上睡着了,张着它那“血盆大口”。起先它是守着等吃的,后来发现并没有给它一份的意思,就选择做春秋大梦去了。文盛也是欠,这会儿他蹲下来,拿掉迷你汉堡上插着的竹签,把一整个汉堡摆在了啵蒂嘴里。汉堡小,啵蒂嘴大,嘿,那个合适!他一抬眼皮又瞧见了电视背景墙的隔板上摆着的圣诞帽,蹑手蹑脚走过去够下来,抽湿纸巾擦了擦,他蹲下给啵蒂戴上了。松紧带勾住啵蒂脖子,这厮都没醒。做梦都想吃的好吃的这会儿就塞在它嘴里可它还在做梦。
  才启未洗了一批碟子,出来拿剩下的,就看见文盛举着手机蹲那儿,凑过去一看,抬脚就踹上了文盛的后心。这人太他妈烦了!欠不欠啊!
  
  做爱这件事吧,严格来说跟打炮儿还是有区别的,文盛想。虽说都是活塞运动的称呼,但前者它带个“爱”字儿,贴在一起就不仅仅是“啪啪啪”之类的象声词,心跟心也是紧挨着的;打炮儿就不一样了,就像手枪跟子弹,十分直接,打是个纯动词,炮就是弹药,连一起特别生动形象但跟心没关系,它是爽的,却仅对身体而言。而且,从纯粹度来看,做爱,就是俩人对彼此身体的所求,投入又疯癫;打炮儿,“打”这词儿就带着占便宜的意味,那你占了人家身体便宜,别的方面儿就肯定要有所付出以博得“打”人家的机会,更像是种等价交换。从前他从没想过这些,但坐在他身边儿的男人这会儿竟让他想到了这些,这不得不说是种改变,还是质变。
  才启未一晚上都对文盛带搭不理,他烦他,烦他那副“老子有的是钱你要啥老子给啥”高高在上的嘴脸,烦他自以为是大言不惭“当他男人”的不可一世。就连一起去遛狗他都没跟他说几句话。这会儿电视上演啥他也不知道,低头摆弄手机,先是跟月落乌啼聊了会儿,又看了会儿订阅号,这会儿翻起了朋友圈。不得不承认,文盛还是十分能抓住啵蒂精髓的,可能也是真喜欢它,一张张照片拍的都特别出色——裹着浴袍脸带墨镜也好,在草地上露出肚皮来个左中右抓拍也罢,口含汉堡头顶圣诞帽,亦或是彩虹糖从大宽嘴边儿开始越过头顶绕到另一侧摆出爱你的形状,张张都那么欠,又憨又欠。要才启未说,文盛要是条狗,大约就是啵蒂这样儿。他是忍俊不禁嘴角上扬的。
  “你这条狗啊,真是白长了张恶霸脸,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就是一个蠢字。”
  文盛把下巴搭在才启未的肩窝里,说得慵懒,气息都扫在了才启未的脖颈上。
  反击的方式有很多,才启未既可以说你跟它就像照镜子,也可以说照片儿反映的都是照相者的视角,文盛都会跳脚,但他更恶质,他的攻击不怀好意一步到位,他是这样回击的:“怎么就我的狗了,这是帮人家代为照顾,等主人得空了,就抱走了。”
  文盛炸了。
  果不其然,文盛炸了。
  “抱你妈逼啊!凭啥啊!是她先不要的!”
  “人家没说不要啊,起先就说了是怀孕暂时寄养。”
  “土豹子!”
  “你朝我吼什么。”
  “你这人怎么对喘气儿的都没心没肺呢!就你那堆肉你在乎啊!啵蒂天天跟你吃跟你睡,你说还就还啊!诶你到底怎么能这么心狠啊!”
  “又不是你嫌它脏嫌它掉毛啦,还‘我应该测测我狗毛过不过敏。’”才启未学着文盛的语气。
  文盛窘迫,“那不是不熟嘛……反正不行,啵蒂不能给抱走。”
  “又没说马上抱走。她怀胎十月,生下来孩子也得带吧,这日子可就长了。”
  “不行!什么就日子长!”
  “狗又不是你的,你说了不算。”
  “我他妈就得说了算!你丫敢给送回去!你送一个试试!”
  “是我送不送的问题嘛,人家来接。”
  “敢来!我打折丫腿!”
  “你忍心打孕妇还是忍心打孩儿他妈。”
  文盛的那张脸唉,比苦瓜还绿。才启未逗他逗得很舒心,让你跟我趾高气昂啊!不过总归也是点到为止,再逗他逗哭了就不好了,“行啦行啦,我帮你争取争取。”
  “争取?你得给我搞定!”
  哼。才启未扔开手机去洗漱了。你自个儿忐忑吧。还敢跟我吹胡子瞪眼。
  顶着满头泡沫,哗啦一声门开了。
  “土豹子,你要是搞不定,我就整个航空箱把啵蒂带回北京。”
  “那你最好现在就开始办免疫证明。麻烦着呢。”才启未低头冲头发。
  “靠!谁怕谁!我可以让薛华开车来接!”
  你说薛华招谁惹谁了?才启未也是无奈,“车钥匙跟门口挂着呢,你诚心诚意点儿,现在就开车带它逃亡吧。”
  听才启未幸灾乐祸这话音儿,文盛琢磨过味儿来了,他丫存心拿他开涮呢敢情!
  “我操你大爷才启未!”
  才启未笑了,笑得十分爽朗,笑得跟每个恶作剧的孩子一模一样。
  “我他妈不打你一顿都不解恨!”
  “就跟你打得过似的。”
  啪。飞来一条毛巾。
  Duang。飞来一瓶防晒。
  哗啦。修指甲剪鼻毛的套装小工具洒了一地。
  才启未摘下花洒,正对文盛。听说你浴袍挺贵的。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9④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9:3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文盛挺可爱的啊,物出主人形,啧啧,文盛和啵蒂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