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28, 17:21

  
  床上压了两个人,倒也不是不堪负重,主要是突如其来,所以吱嘎一声响。文盛像丛林里的狮子,扑倒在跟他地盘儿上瞎蹓跶的水牛身上,虽然猎物壮硕,但他反应快啊!水牛才启未被狮子文盛扑了个懵逼,因为彼时他正要把睡裤套上。对他来说,之前的打斗业已告一段落,被制服的对手怎能不按套路出牌突然发起反击?
  “你……”
  才启未的裤子就套了一条腿,这会儿也滑了下去,梗着脖子要骂人,文盛哪给他这机会?二话不说他就吻住了他。吻还不算,手顺着他宽大四角裤的底围就往里伸,那浑圆的屁股揉着真他妈带劲!打架我确实打不过你,但办你我在行呀!
  头晕脑胀。才启未被文盛的突袭搞了一个头晕脑胀。他那亲人的本领啊,非一般高强,每每都能把他吻一个晕头转向。再加上久旱逢甘霖,真是空有一身力气没有用武之地。真旱,这一个多月来,你别说他干啥了,想都没想过。思想上可以安于做个苦行僧,肉体也可以暂时被精神束缚,但,解禁了呀,解禁可就不一样了。疲乏还可以暂时麻痹这色心,可你架不住有人来撩你,还撩得这么简单粗暴不容抵抗。才启未从前永远不会把“色”这一标签贴在自己身上,这字儿跟他是无关的,可自打跟文盛乱七八糟地搅和到一起去,讲真,他也真是不容小觑。这档子事儿,他还是十分上瘾的。跟男人搞这档子事儿。那种带劲,在他尝试过之前他从不知晓,原始的、兽性的掠夺与被掠夺。
  “你他妈想不想老子。”
  把强壮的男人翻过来面朝自己,文盛盯着他的眼睛问。
  这个“想”是带有双重意思的,你既可以理解为字面儿那个思念,也可以理解出性意味的层面。才启未想得多,也就不爱回答这种问题,他不知道文盛怎么理解啊。在他看来,调情是件比俩人赤裸相对更羞耻的东西。他不爱表达嘛。前者他觉得肉麻,后者他觉得露骨。不如不说。
  “我问你话呢。”偏巧文盛热爱穷追猛打。
  但这个穷追猛打,在才启未眼里基本等于恬不知耻、颐指气使,甚至是耀武扬威。
  所以明明文盛就是想听句好话,可才启未每每必泼凉水。
  “哪有工夫儿啊,那么忙。”
  理智的回答将冷酷等级再推进一步。也是糟得不能更糟的典范。
  没心。文盛一贯觉得才启未这人没心也不足为奇了。好死不死他还有个一贯的比较对象那就是施沐晨,才启未对施沐晨不这样儿啊,那活脱脱就是一脸“我的眼里只有你”啊!施沐晨就像一座珠穆朗玛峰理所当然的伫立在那儿,而他文盛,低得都凹进地心里去了。
  不高兴仨字儿是文盛从不屑于掩藏的,他这人还阴郁,平时都一脸不随和,不高兴起来就特别高不可攀,再加上他好逞凶斗狠,受刺激尤爱拿高姿态当底气,就特别遭才启未厌。才启未跟他正相反嘛,才启未没文盛那般底气,毕竟从小到大他也不是坐在金字塔尖儿上的角色,没坐就没坐,又不是谁都能轮流坐,他偏属于倒霉催的老见人坐的角色,你要说不自卑他自己都不承认。更尤其,这还不像小时候,小时候你还可以天真地以为,这不要紧,总有一天自己也可以依靠自己获得成功,长大你就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了,在资本世界,越有钱、越有钱,文盛就是躺在那儿,也比他马不停蹄奔命更挣钱,这就像你俩玩乐高,他拆了个古堡你拆了个车,你俩看似在同一个起跑线了吧,实则,你咋忘了人家插片本就比你多呢?施沐晨倒是可说白手起家呢,问题是,人脉它总不是凭空而至吧,他这算偷换概念啊,他跟彭勃他俩是绑在一起的啊!信用担保也不是谁都能有的,你不是个二世祖,谁理你。综上所述,在他与文盛的关系里,终究是文盛“财大气粗”,才启未那可怜的自尊心就屡屡被刺痛。这也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他硬给,你却有心无力还不出,就很不舒服了。才启未是个摩羯座,好较劲,胡思乱想跟自己较劲可谓是看家本领。真还不出我不跟你玩儿了还能落得一身轻松,扎心就扎心在,他是在还的,还给他心意的同时,肉体也是当然。虽是当然,却很尴尬,于他俩跟床上的位置,他在上他在下,本也没什么,但这没什么里附加了太多的有什么,他要不多心,他就不是才启未了。往难听里说,不成了钱债肉偿嘛?才启未看着粗犷实则比文盛心细得多,上回他俩滚床单,情到浓时他的手滑入他敞开的腿间,可是换来了一句“你想也别想。”他什么意思?他能不多心吗?
  淫威恫吓是文盛的拿手活儿,他还跋扈乖戾成性,也是无法无天惯了。谁能管他啊,他要是能让人管好,靳少君也就不会头疼十来年了。这也不是靳少君脾气好,是在爱这件事里,认真的那个人总会输这一定律使然。这人是无药可救的,他的爱比他的病更甚罢了。
  看着半倚在床头,拨弄着自己引以为豪的性器,轻蔑地招呼他来伺候的男人,才启未的自尊心能不像在铁篦子上炙烤吗?你把我当啥?当那些跪在你胯下求你施舍的唯利之徒?真的,一秒钟才启未就恨自己跟他这么一渣滓走心。走肾他都不配!
  真是怒不可遏。你越生气,你就越容易想起对方惹毛你的千万点。文盛说话,十句里八句没法儿听,但这八句里还有个轻重缓急。句句够声讨,但那也有个扎心一二三名。就好比某次他俩边看电视边闲聊,热门电视剧的男一号浓眉大眼身姿挺拔,难得的,戏还演的不错,他就说了句现如今实力派也是越来越少,文盛吐出口烟,眼皮都不屑于抬地说,演得好的多了去了,能出来的有几个,就他,还跟人抢男三时候就爬上了我的床,床技可不如他演技,他那谄媚脸比他那洞还让我受用呢,真不是我夸他,你看看,现在舔着脸卖好男友人设,逗不逗呀。那一刹那,才启未的感觉比日了狗更甚。他十分不明白,他怎么能把这话说出来的。你让听着的我作何感想?给你鼓掌?这种事真是不胜枚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怎么做到的他实在不明白。真的,以才启未的三观来看,真是思路清奇。
  “你想让我给你吹喇叭?”
  讲真,文盛一愣。不懵逼才奇怪。才启未说的十分平静不说,还用了隐晦下流的词汇,且不说他这辈子没听他说出过这样的字眼儿,他那表情也十分吓人,这气场,比他举把尖刀要捅他还甚。说着调情的话,摆着极冷漠的脸。这不像他表示被你侮辱了,倒是像他羞辱你。
  “这还有什么疑问吗?”文盛强弩着把话挤出来,输人不能输阵,装也得拿出气势来。
  “我不想。”才启未说着,下了地,拿过了家居裤穿上,又去拿Tee。
  “我他妈想!”文盛也是让才启未气懵了。怎么老这样儿啊,好么泱泱说急就急。招他惹他了?明明还是他先不会聊天儿来着!
  “那你想着呗。”
  “土豹子!”文盛被他弄萎了不假,但他可不是能闷头吞气的主儿,他咽不下这口气,凭啥啊!
  “我去那屋儿睡。”
  “不是你跟我说清楚了,”文盛一跨就从床上迈下来了,三两下系上浴袍就一把拉住了才启未,“你丫怎么就那么爱找不痛快呢?你他妈有一回不较劲嘛?提上裤子不认人你也就罢了,你他妈向来白眼儿狼!怎么还回回都不能消消停停跟我做个爱呢!你不把我折腾一溜儿够那就不舒心是吧?我他妈是爱给你脸,可你丫不能回回都来这一套吧!我告诉你,我不是不会烦!”
  “你别给我脸,你烦就烦,烦就别理我。”
  “不是土豹子,你还想让我怎么着啊?我他妈在你这儿我低三下四我百般讨好,你还想让我怎么着!”
  “我不想让你怎么着,你不用对我好,你所谓的好谁稀罕你对谁用去。我不会巴结人,也不会讨好人,我就这么土!”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9⑤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4-28, 19:48

又崩了,其实吧,真心想再看次土豹子低回头,文盛是渣,但是对他也真是够忍让了,因为爱吧,但土豹子看似有道德底线,但总归还是歪了,所以,特想看他主动追一次。唉,也是醉了,你说文盛这么个渣,为嘛就恨不起来呢,因为他还是有真心的吗?不懂啊。所以这戏一时半会儿完不了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