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⑥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⑥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5-03, 16:53

  文盛死瞪着才启未,他让他噎得一愣一愣的,他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完全状况外。他本以为是才启未还在因为他跟小潘的解释生气,可后来他不是威胁他要给啵蒂还回去扳回一局嘛,接着跟浴室里他俩还嬉戏打闹来着,再说刚才俩人上了床吻得挺柔情蜜意啊。就问了他一句想不想我,他说没功夫儿他不高兴归不高兴,也没跟他掰扯啊!让你给我口儿怎么了,你又不是没给我口儿过,尤其,老子哪次不伺候你啊,别说给你口儿了,你***儿我都舔!我委屈你了?
  这俩眼珠子瞪得,像要活吃了他,才启未跟他回瞪,坚决不输阵仗。
  这也不是玩儿干瞪眼啊,这也不赢钱,俩人这么互瞪一点儿意义都没有。才启未去掰文盛的手,“我想睡了。”
  “睡你大爷!你不把话说明白了你今儿还就别睡觉了。”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那你丫别说,你还他妈躺那儿去,我该干嘛干嘛!”文盛说着,非但不松手,他还动了力气,还上手了。
  “滚蛋!”才启未岂是他能崴固的,他劲儿大着呢。
  文盛执着啊,我管打的赢打不赢呢,我能打!
  俩人一来二去就拧到一起去了,谁也不让谁,嘴都闭上了改武斗。文盛挨了才启未好几下儿,他不是他对手,而且他不还击他只防守,他肯定处于劣势,但他顽强。反倒是才启未拿他没辙了,他又不想打他。
  仍旧是四目相对,才启未看着文盛憋不住了,他就不爱说自己心里的事儿,他还老逼他!他实在招架不住他死缠烂打!
  “我受不了你对我的态度。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让你掺和到我的工作中!我的生活里!”
  啥玩意儿?文盛懵逼。这他妈哪儿焊哪儿啊?
  “你是投了我的项目,我不乐意你也强硬地插了一脚,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跟我商量过吗?你的好都是这样儿,一股脑儿排山倒海!你是有钱,你是有路子,你是吃得开,但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愿意平白无故受人帮助!我有多大能耐我挣多少钱,我是个有独立行为能力的人!我跟你上床我让你睡,不是因为你能帮我,不是因为你多牛逼,我不稀罕你这些引以为傲的资本!我不靠你吃饭!我也不是那些攀附你对你有所图的妖艳贱货!你他妈别老摆出一副大爷的嘴脸,我不吃你那一套!你也少拿你那些莺莺燕燕跟我比较,给我含沙射影,我不受你控制!”
  “才启未你丫讲不讲道理?我跟你说,我最他妈腻歪因为同样的事儿来回吵架,我没那个瘾也没那个时间!上回你说我买你我就跟你说了吧,你这德性头上插草都卖不出去!爱加的项目我投了,你跟我撕逼过了,咱俩说清楚了,对吧?这回我带你们投项目你敢说我没跟你商量过?咱俩就坐这沙发上,盖一条毯子,面对面说的,你没说一个‘不’字儿吧?我当时说了你们踏实做研发,我帮你们做资本累积,这没错吧?你要不承认,你他妈倒监控,你自己把这段儿找出来!你他妈忙你这摊儿破事儿,忙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打电话找你就是干架,微信敲你就是不理,我知道你丫忙,小苏看着你忙呢,你这忙告一段落,我情情儿就来找你,你答应我的事儿我找你办还是我找老杨办有区别吗?你不能说我没找你就是我没跟你商量吧?你忙,你有你的计划安排,我就不忙?我就没计划安排?我告诉你薛华也忙,我半数的生意都是他打理,我能安排好我的时间,能安排好薛华的时间,这就够不容易了,你忙你不搭理我,我事儿就不办啦?我得办吧,你不理我,我贱,我跟老杨约,这没毛病吧?我他妈不爱跟人吵架,所以我他妈不让别人有胆量有能力跟我吵架,怎么你丫非逼着我跟你吵架啊?咱俩吵一架你能挣五百万是怎么地?你他妈什么都不要你有理,我愿意给我就理亏啊?”
  “我没说不,也不代表我说行!”
  “你这他妈什么强盗逻辑!你当自己是皇帝呢?大清亡了!”
  “你!”
  “我什么我?我哪儿说错了吗?你他妈就是矫情!我都他妈懒得拆穿你,一口一个我拿钱砸你,你靠你自己,你是不贪我的钱,可你他妈比谁都在意钱!你不在意你怎么老因为这个钻呢?我告诉你才启未,我帮你我不是做慈善,我今天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我帮你,是因为你有本事,你他妈就是缺运气,我帮你,我是跟你一块儿挣钱,我要觉得你没这能力,我不跟你倒这乱,我还就拿钱砸你了,我包养你啊,我包养你上下五千年我钱都花不完!所以你他妈甭拿钱跟我说事儿!按你逻辑,我没花钱买你,你就甭跟我拿钱衡量!你他妈忒磕碜,我花钱不买这货!你要就这事儿吵架咱俩就站这儿吵,吵痛快了算,反正我找你我就是来度假,我有的是时间!但你把主题hold住了,咱不儿说钱吗?你扯什么莺莺燕燕啊!你这幅尊容你别往莺莺燕燕那堆儿里扎,你不配!你倒是想当妖艳贱货呢,你也得有那脸啊!”
  “我操你大爷文盛!”
  “你操啊,你牛逼操去!”
  “你起开!”
  “别啊,我这不是本着跟你吵明白的态度努力呢嘛!来呀,咱主题是什么啊,是钱啊,是莺莺燕燕啊?”
  “你别跟我面前拿出你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你刚不说了嘛,大清亡了。”
  “诶,是。可真不好意思,我们家偏巧就有皇位要传,本大爷就是如假包换的皇太子,改不了!”
  “改不了别改,别跟我眼前晃悠,回你后宫去。”怼人谁不会啊。
  “我今儿就翻你牌子了。”
  才启未这个气啊,“我他妈不是你后宫!”
  “凭脸你也选不上,别贴金了。”
  来啊,就你会怼人啊?看着才启未那张怒不可遏的脸,占了上风的文盛倒有点儿爽。
  臭不要脸!才启未气得嘴都抿成了一道线。
  文盛当然要乘胜追击,“别哭啊,审美疲劳了我还是会审丑的。”
  果不其然才启未炸了,“谁让你审!谁吃你这套你找谁去,你也不缺抱你大腿的,你跟我犯什么贱!手机上不是这个找那个找嘛!看个电视不都有你老相好儿嘛!我十分不理解你成天跟我炫耀个什么大劲儿!我是这辈子都买不起保时捷,可我不开!”
  十分记仇啊。文盛略略吃惊。怎么连孩提时代挤兑他的话他都记这么清楚啊?电视上老相好?他还真懵了一下儿,这他妈什么鬼?飞速过了下儿脑子,提取记忆几乎不成功。
  “老相好你说的是什么?”
  “装什么装!谁舔着脸说人家现在卖好男友人设,当初死缠着你!”
  我的个妈呀。啥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就是了!就他妈随口说一句……妈了个鸡的,还真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无话可说了吧?”才启未瞪视文盛,“带着你跟你的风流故事滚回大清朝去吧,搞不好那句‘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黄土掩风流’能落在你头上。”
  “我纠正你一下儿,是净土。”
  “你就配黄土。”
  四目相对,文盛噗嗤一下儿没忍住扯起了嘴角,才启未也没绷住,上一秒还气到不行,这一秒竟笑出了声。
  “你他妈是吃醋吗?”
  “我疯了我吃你醋!”
  文盛走到茶几处,够过烟盒点了支烟,“你不爱听你从来也没说过啊,你说你不爱听我以后不说了不完了。”他说着,把烟盒扔给了才启未,“我说了又不是让你生气的,跟你我没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了,这种事儿哪个男的不爱说啊,我睡的男的是多了去了,你他妈没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啊?”
  “我没有!”
  “你他妈怎么娘们儿唧唧的。诶你也给我倒杯水,我也说半天了。”
  “你手折了?”
  “我就没长手。”
  “我不记得你先天残疾。”才启未嘴上刻薄,还是又拿了只杯子接水。
  “跟你好上之后退化的。”
  “谁跟你好!”才启未顺手拿了根儿吸管儿,把杯子往茶几上一墩,吸管儿往里一插,“来吧,照顾残疾人。”
  “那你倒是挪挪啊,我够不着。”你说我胖,我就喘给你看。
  啵蒂的小爪子拍地啪嗒啪嗒跟过来了,它早醒了,就这俩人对吼那动静儿,聋子不醒!它醒了却装睡,俩人掐架它不知道该帮谁,不如装睡。这会儿听着不吼了,就蹭过来了,往文盛脚边儿一趴,长出了一口气。
  “够不着别喝,天亮我送你去救助中心,看看护士是不是更体贴。”
  “是你去看护士吧?”
  才启未刚坐下,伸腿踹了文盛一脚。
  “显摆腿长啊。”
  “别跟我说话了,我头疼。”跟他这通吵,愣大半夜的精神了。才启未也是无奈。吵还吵不明白。
  “别呀,陪你吵架呢,你也专业点儿。说哪儿来着?哦对,说到你娘们儿唧唧的。”
  “谁娘们儿唧唧的!”
  “你啊。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不承认。你说人家大姑娘,交了几个男朋友都说仨,你怎么也这毛病?”
  “我本来就不是你这种人!”
  “对啊,你虚伪啊!你没假面具你不能活啊!我哪种人啊?我至少不骗人。”
  “你什么意思?”
  “我有什么说什么。”
  “你怎么好意思说?我真是佩服你这清奇的思路。”
  “你这逻辑我也是不懂了。说不说也是那样儿啊,我就睡了呀。再说了,这说出来丢人啊?我怎么不觉得。诶,我忍不住想问问,我要是夸你***大,你是不是也不乐意啊?”
  才启未的眉毛都皱成了八字,“我就说你寡廉鲜耻。”
  “嘿,还真不乐意。”
  不反击、不按照他的思路往死里来个致命一击才启未都按捺不住那颗想掐死他的心,他也算明白了,白搭,你跟这种人生这种气,不对,生什么气都白搭,他就这操行。他说对了,真改不了。
  “我就上了你一次你就记住我***大了?”
  噗。文盛差点儿给自己呛着。他也没心思继续玩儿没有手的残疾人游戏了,把那破吸管用力拽在茶几上,低吼道:“你真找抽是吧?”好么,那真是文盛恨不能拿个橡皮擦从脑海中擦去的记忆,太惨烈了,疼不说,耻辱感也是古往今来头一遭。亏他丫还敢提,不想活了吧!
  “你不是什么都能说嘛。急什么呀。”文盛一急,就说明他真扎着他心了。这很好。让才启未没来由地舒服。
  “滚一边儿去。”
  “我倒是要问问了。既然我不是那些莺莺燕燕,既然我是您情有独钟的丑,既然你有睡我睡得十分天经地义的这么一套逻辑思维,我怎么就不能睡你呢?怎么我提一下仅有的一次你就急呢?”
  “狗可睡着了,你别又等我跟你嚷嚷。”
  “我不嚷嚷,我平心静气跟你讲道理呢。我觉得我也没说错啊。我也是男的啊,我想睡你这不奇怪吧。而且刚你不是说了吗,你愿意给啊。这个给跟钱没关系啊。这都是你说的吧?我可以回看监控。”
  文盛的脸涨红了,不是羞,是气。他把他给噎死了!
  “你刚不是支在床头颐指气使让我舔你下面儿么,我可以舔啊,舔到你满意为止,那你能让我上么?按你意思,咱俩不是公平对等友好交往你还乐于跟我磋商吗?那咱俩商量商量?”
  文盛现在明白了,你就是怼他怼得再狠,怼得再用力,他被怼到悬崖边儿上,你可也离悬崖近在咫尺了……
  这话儿都没法接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