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⑦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⑦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5-04, 17:12

  狐狸很狡猾。
  坐在看台上注视着球场里游刃有余的男人,文盛想。他的进攻与防守都毫无破绽。队员之间的配合也十分有默契,这默契显然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你说都这把年纪了,体能还是很可以嘛。对才启未来说,打球根本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是不可剥离的。他这份热爱哪怕就挪出一扣扣给他,恐怕也比现在的局面好。
  糟心啊。文盛糟心坏了。那天晚上他俩撕了一架,也没撕明白啥,倒还撕出新矛盾来了。才启未不给他睡了。是还躺一张床,但真就是平躺闭眼睡觉。你别说办他了,摸都不给摸。可也不是冷战,其他事儿都挺好,家里一副祥和气氛,管吃管喝管陪伴。
  这才真棘手呢。天天望梅止渴能行嘛!不行难道要让他骑?
  想得美!
  别跟我来有一就有二这一套,没有!
  手机震了两下,文盛摸出来一看,是刷卡信息。戴凡这个买买买很开心啊。一下午手机净响了。这小婊子随团去了日本交流演出,想来正事儿都没他逛街起劲。这他妈都买什么啦,贵倒不贵,多是不是多了点儿啊?你就不能一次把钱花出去嘛!烦死了!
  再抬头球场上的训练应该是散了,人少了,偌大的球场就显得空旷起来。文盛从椅子上起来,蹓蹓跶跶往他们休息室去了。天儿暖和了,东子张罗吃烧烤,特意喊他去喝酒。可文盛一点儿都不想喝酒,没喝就够愁的了,快别借酒消愁了,那绝逼是愁上愁。
  才启未散场跟教练聊了会儿才去更衣冲淋,去的比别人晚,又规整了规整器材,等他洗完出来,更衣室除了文盛坐那儿等他,再没别人了。
  “你怎么没跟车里等我?”
  “车里我也就看看直播,哪儿有你们更衣室精彩,都是光屁股猛男。”
  才启未都后悔跟他说话。
  “你还别说,各个儿都是翘臀。比健身房里的好看。”
  “你脑子里成天装的都是什么呀?”才启未套上了背心。
  “色欲。因为无处排解。”
  “你这样儿。一会儿我开车过去,你跟后头跑着,锻炼锻炼就没这么多念想儿了。”
  “哪儿至于这么麻烦啊,你让我跟你身上跑跑。”
  啪。毛巾拽在了文盛脸上。马鞭草的味道很好闻,和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背心的男人一样清新。瞪着他的眼睛里,有种始终不变的澄澈。
  万年不变的,才启未开车文盛坐副驾驶,后备箱里有箱酒,车后座上有个蛋糕,分别是他俩给向东和谭琳两口子带的。两人闲聊的时光很惬意,说说这聊聊那,笑容交替在两张脸上出现。
  才启未的微信一连响了几声,他开车文盛就拿过了他的手机,密码形同虚设,消息是戴凡发来的,图片一张接一张,樱花很美,被风吹落荡在清澈的水面上,就连老旧的石桥都显得那么浪漫温暖。自拍也是不能少的,多么娇艳的一张脸庞,文盛承认这真是一张百看不厌的脸,岁月似乎饶过了这个男孩,不留下一丝痕迹。
  “你怎么那么讨厌啊,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老瞎看我手机。”
  “我乐意。”
  “谁啊。”才启未其实瞥见屏幕了,他不瞎,但还是要问一问的,问一问反倒显得不那么心虚。
  文盛也不拆穿他,把手机往他眼前一送,“咱俩这规格待遇显然不一样,你这儿啪啪收美照,我那儿哐哐都是刷卡信息。”
  “你挡我视线了。”才启未偏了偏头。
  他的脸稍稍有些红,文盛看得略入迷。
  “你最近没找他啊。”
  “没有。”言简意赅说明才启未不想进行这话题。
  “找找啊,你不是想骑人么。”
  “诶一会儿路过有机农庄给他们买点儿菜吧。茄子可以烤一烤。”
  “或者你想3P也行。我看上次你玩儿得挺过瘾的。”
  傻都不让你装,也是无奈,“你要不还是现在下车吧。”
  “我觉得你在死扛。”文盛说着,手摸进了才启未的两腿间。那腿是瞬间并上的,速度之快让他讶异。
  “你大爷!开车呢!”
  “你可以选择往没人的海边儿开呀。”
  “我还可以选择现在就拉开车门把你推下去。”
  “有点儿难度系数,我系着安全带呢。”
  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才启未的脸火烧似的烫。
  
  抵达大棚是十分艰辛的一路。从车上下来才启未发现自己都出汗了。什么叫性骚扰?文盛做出了绝佳示范。还不如一身戾气地跟他撕逼呢,他这样不愠不火跟他来调情这一套实在是要命。
  “哎呦启未,你是不是瘦了?”谭琳正给顾客打包装,抬眼看见才启未,一惊。
  “啊。也没有吧。”
  “我瞧着是瘦了,向东说你最近特别忙。”
  “还行,这不忙完了嘛。我帮你干点儿什么?”
  “你别沾手了,后面儿去吧,小潘跟豆豆串串儿呢,你找他们去吧。诶文盛没跟你一起来?”
  “来了啊。”才启未一愣,人呢?刚还跟他身边儿呢。
  正张望,才启未瞧见文盛了,这人……他也是无语,这厮指挥鹏子抱着一箱啤酒自己两手空空。他也算服了他,菜跟蛋糕形状不规则不好拿都是他拎着,他就让文盛拿那箱啤酒,结果这混蛋王八蛋立马给自己找了个小弟。
  “才哥~”鹏子傻乐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快步往后面儿去了。
  “你不会自己搬啊!”
  “该把我衣服蹭脏了。”
  “我他妈真应该一会儿拿菜刀就把你手剁了。”
  才启未边走边恶狠狠地说。
  文盛一脸气定神闲,“你剁啊,晚上给大伙儿加个菜,反正我有手没手都不打紧,你有就够了。”
  “你他妈……”
  “就是吧,”文盛忽而凑近了才启未,低声在他耳边说:“我要是没了手,就没法儿抠你了,你受得了嘛。”
  真的,才启未有心不要那蛋糕了,直接扣丫脑袋上!他大爷的,今儿他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没完啦!
  这都不是臊不臊的事儿了,这赤裸裸的挑逗实在是……
  局面真要hold不住了,他跟他扛了三天,他动手动脚这毛病没改,嘴怎么还上了!
  才启未不想跟他做吗?他想啊。但他要办他的决心更胜一筹。就这么点儿平衡好找补了,打死不退让。
  小潘见着文盛是有点儿尴尬的。他跟才启未那“复杂”的关系他实在闹不懂。尤其,他眼里的文盛按理来说不该是那个样儿的。你还带我玩儿……三观都毁了。这不是晴天霹雳嘛,以为是个痴情种实则是个……是个啥小潘也说不清,就知道他竟是他最反感的那类人。那类人即是——我是Gay,我很边缘,所以我无拘无束,所以我浪荡成性,反正我是Queer。就是这样的人把同志圈子的形象给黑化了。其实大多数人很本分,除了喜欢同性跟普通人没区别。小潘对待感情特别真诚特别走心,伴侣就是伴侣,不是说办事处不发你结婚证你就能满世界去浪。连带的,他连才启未也……你说好歹是这么些年的朋友,真的是朋友,可不仅仅是队友,他自认为很了解才启未。现在看来你了解个屁啊!人家就没让你了解过。且不说一直人竟是弯的,还居然会参与到3P当中去……
  “哇!”豆豆见才启未拎来了蛋糕,眼睛都亮了。他好喜欢吃他烤的蛋糕,“什么口味的?”
  “巧克力,外面的糖浆是麦芽糖。”
  “哗!好厚!”
  “切一块儿吃啊。”
  “不好吧……还是等大家一起吧。”
  “咳。吃。也没说非要一起吃。切一块儿,别吃太多,一会儿还烧烤呢。”
  豆豆什么都不知道,小潘望着他一脸喜悦地奔去找刀,也挺惆怅。在他眼里,才启未还是才启未,文盛还是文盛,他是真后悔那天打了那通电话。否则,他也会跟豆豆的眼睛看到的相同,哪会像现在,看俩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快快快,来人摘草莓,黄半仙儿怕蜜蜂!草莓棚里好多蜜蜂!”
  丁丁横着就蹦了进来,老黄跟在他身后,提了两篮子大樱桃。活儿是谭琳给派的——摘樱桃、摘草莓,多摘,好吃,你们都带回去点儿。
  “你不怕啊?抱头鼠窜的。”老黄跟文盛和才启未都打了招呼。
  “我去吧。你,也跟着干点儿活儿。”才启未说着接过了老黄手里的篮子,把樱桃倒进大盆里,递了一只给文盛。
  “才哥我也想去!”豆豆嘴里塞着蛋糕,用力地咽着。
  “你吃完继续串串儿吧。”小潘眼皮都没抬。
  “一会儿摘回来给你先吃。”才启未没觉察到小潘的异样,跟文盛一前一后走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