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⑧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⑧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5-05, 17:08

  草莓大棚离东子跟谭琳这边儿有段距离,棚主跟谭琳熟,才启未也认识,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哥,搞农业研究的,种的瓜果梨桃都好吃,雇了点儿当地的农民,自己不是那么常来,一般到丰收季节就会喊他们去采摘。由于是搞研究,不是量产货,有机种植,口味就特别好。听说市里领导经常派人来搞。
  “跟他妈你一块儿,我老觉得自己像个农夫。”
  太阳西斜,阳光金灿灿地洒下来,真的是洒,又柔和又明亮。天边的云朵连成片,轻飘飘地悠然自得。
  “那一会儿给你搞把铁锹去种田呗。”
  “其实也挺好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一黑咱俩就钻被窝,搞不好能活到一百八。”
  “快算了吧,你能干嘛啊,也就是躺地头儿上指挥我。你活一百八有可能,我六十不到就得闭眼。”
  文盛乐了,“那我就是地主你是长工呗。”
  “对,你就是万恶的剥削阶级。”
  “长工。”文盛搭上了才启未的肩,“公粮什么时候缴啊。”
  “滚。”
  “啧。你这脸一红,阳光照着真好看。”
  “你滚回去吧,把豆豆换来。”
  这时候的草莓已经快拉秧了,再摘这么一茬,再吃就是明年了。棚里闷热,蜜蜂是挺多,但其实嗡嗡飞着不理人,听着可怕罢了。两人都养花,没怕蜜蜂的,一人挎着一个篮子,活儿干的挺认真。
  “真甜。”才启未往嘴里放了一只,一咬,汁水溢出来混着果肉,要多好吃有多好吃。
  “你脏不脏啊!”文盛斜眼儿看他。
  “这有什么脏的,又不是爬地长那种,也不打农药。”
  “那你也洗洗啊。浮土没有啊。”
  “我没你那么多讲究也活的挺好的。”
  才启未说着,把装了半筐草莓的篮子放下,从头上拽下了卫衣,热,后背都湿透了。
  “别讲究,你千万别讲究,你就糙……”
  猛地这么一转头,文盛看向才启未,话就从嘴里断了。那背影叫他看入迷了。白色的背心被汗打湿了,贴在背上勾勒出背肌的轮廓。脊柱的沟很深,汗毛绒绒的挂着汗珠,麦色的皮肤被斜阳染上了光晕。他自然的抬手、放下,红色的果实被平整的放进篮子里,偶有一两只消失,肯定是被他偷吃掉了。一副朴实的背影,几乎融进了草莓丛中,美得自然而然,丝毫不加一丝修饰。衣服对这男人来说也就是个遮羞的作用,什么剪裁款式统统不再重要,他根本没有身材的缺陷需要用衣服来弥补。所以他穿什么他都觉得好看,什么土不土洋不洋,根本没有意义。
  “真的好吃,你别穷讲究了,来尝尝吧。”才启未猛地回头,视线刚好对上了文盛的视线。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的脸上也并没有太多表情,但那双眼眸里,写满了爱意,他是能很直接地感受到的,那爱意没有一丝掩饰。看他得脸红心跳,咀嚼草莓的嘴巴都停了下来。那爱意像把火,熊熊燃烧不息。
  文盛无声地靠近才启未,他捧住他的脸,唇贴上他的唇,草莓的汁水与果肉进行了传递。浓浓的草莓味儿,甜里面有一丝丝酸,那酸像是用来缓解甜,确实好吃。但更好吃的是他的舌,厚实、娇嫩,温热又湿滑。才启未没挎篮子的手攀上了文盛的背,他身上好闻的香氛气息被草莓的味道吞噬了,但怀里的人仍旧让他觉得那么熟悉,他的温度依旧,他已经牢牢地记住了他的温度。这温度对他来说,竟有种不可或缺的必需感。
  小潘被谭琳支派再拿俩空篮子给采草莓的,因为春天补课回来了,还有俩小伙伴儿一起,她叫再多摘点儿,给俩孩子走时候带上。小潘本不想来,奈何他手里的串儿串完了洗了手而豆豆还在串软骨。
  进来棚里,他没踅摸见那俩人,心说该不会走错了吧,往里探探就瞥见了那二位在拥吻。真是拥吻,吻得难解难分。怪不得半点儿动静儿没有呢。
  小潘直勾勾地看着那俩,那拥吻的气势叫他挪不开视线。也太投入了,根本浑然忘我啊。你要说这都不叫爱,那小潘也就不知道啥叫爱了。问题是,你俩这么爱……怎么还那么乱呢?蒙圈。这就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是才启未先看见小潘的。因为从方向来说,他对着小潘而文盛是背对。他跟他们离着有段儿距离,拎了俩空篮子一脸的目瞪口呆。
  他推开文盛那是条件反射,迅速而又决绝,文盛都想骂娘了,你他妈什么毛病,立时三刻就翻脸?
  说什么呢?你怎么来了?那不是变相说人来的不是时候吗?你来干嘛?听着更不客气,再说人家拎着俩篮子呢……才启未给急坏了,嘴死活张不开。
  在小潘看来,这就像他认识的才启未了,那个屡屡被姑娘甩,屡屡笨拙尴尬地说不出来为什么,那个不善于表达内心的木讷男人。老实忠厚、温吞腼腆。
  “谭姐让我再给你们俩篮子,春天同学来了,她说让她小伙伴儿提回去点儿。”
  咳。敢情是小潘来了。文盛寻音儿看过去,小潘脸上挂着一贯活泼的笑。
  “你们串串儿串的怎么样了?”
  有个台阶下,才启未就自然多了。还好来的是小潘。阿弥陀佛。
  “完事儿了,就等你摘完草莓去烤了。”
  “那我过去吧,你俩摘,春天不是有同学来么,让孩子们先吃。”
  这是没法拒绝的话,小潘心里这片海那个翻腾啊,你说他就来送个篮子,结果咋变成了跟文盛摘草莓?
  摘草莓不可能默不作声啊,那也太不自然了,可小潘别扭,别扭他就摘的快,想早摘完早闪人。
  “诶你那么卖命干嘛啊,来来来歇会儿抽根儿烟。”
  文盛把烟盒抛给了小潘。
  你说这不是骑虎难下嘛。文盛跟他闲聊,他也不可能不说话,一来二去,似乎气氛又很融洽了。其实他还挺喜欢文盛的。很率真的一个人,虽然说话有时候挺葛,但其实人很实在。
聊球队是不可能专心了,小潘也忍不住了,索性单刀直入,这也是他性格。“你跟才启未,你们俩,怎么回事儿啊……”
  “啊?”文盛一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话题跳跃啊。
  “说真的,我有点儿在意。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刻板,或者觉得我烦人,但是我觉得有话还是应该直说。”
  “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你们俩挺好的。你跟才启未。”
  “我们俩是挺好的啊。”
  “那你为什么还养情妇,不对,男的不能叫情妇……”
  “你这哪儿焊哪儿啊?”
  “俩人之间怎么能加进别人啊!”
  “加谁了?”文盛皱眉苦想,“你说戴凡啊?”对,小潘又不认识靳少君。
  “嗯……”
  “他跟我们俩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是……你不是说……”
  “哦我懂你意思了。那不一样。他是跟我挺久的了,但就是个玩物。你那么往心里去干嘛?”
  “怎么是我往心里去呢!你这不正常啊!”
  “我怎么还不正常了?”
  “我们,正常人,我们,我们谈恋爱,就俩人。”
  “很幸福啊。”文盛点点头,“我经常看着你跟豆豆想,你们俩真好,俩小孩儿成天腻歪着,不吵不闹。然后我就想,要是我一早跟才启未在一起,我们可能也像你们似的吧。但也就是想想,因为他一早也并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那个……”文盛想了想说,“我完美无缺的朋友。”
  小潘瞪大了眼睛。
  “一开始我觉得,凭啥啊,明明是我先喜欢他的。怎么到头来,人俩人好上了,我就得跟一边儿看着?看他俩出双入对,一起跟图书馆温书,一起在球场上驰骋,一起吃饭一间宿舍睡觉。我呢,走在他俩身后,在图书馆看满笔记本的数学公式听他们说不可捉摸的未来,傻兮兮地给他们的比赛加油助威,他打球受伤了打饭我站他身后就为给他端那齁儿沉的破餐盘,他发烧我跟医务室守一天一宿,他睁眼了校医给煮了面,我把我那晚也给他吃了,其实我比他饿,甚至我还会在夜里去泳池外面偷窥他游泳,看也看不清,那破照明灯上爬满了小飞虫,就看个黑乎乎的轮廓,听水花被拍起的声音。可我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喜欢我那朋友啊。看他眼睛里装满他那种幸福的模样,我就想,挺好的,他们挺般配啊,两小无猜互生爱慕。我就看着他们,看习惯了,也就觉得真好。小时候我老欺负他,因为也没别的方式跟他更近了。是我性格不好吧。我没什么朋友。用他话说,我就是那种活该众叛亲离的典范。这话也没错。没毛病。你其实不了解我,所以可能有种我人还不错的错觉。才启未也是,老觉得我人不坏,其实我可坏了。我不坏我能强上了他嘛,我不坏我能让我情儿去色诱他吗?你们是都愿意看好的,不愿意看坏的。”
  文盛其实有些懊恼,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跟一个比他小好几岁的男孩说这些搁在心底的事呢?说了他就后悔了。
  小潘看着文盛,他跟他从没聊过这样的话题,平素一起踢球也好,一块儿吃饭喝酒也罢,说的聊的都是内心层面之外的东西。对,其实他不了解他,但……你并不是触碰不到他的内心,不是他把坏藏起来只给你看好的,恰恰相反,他就是他,他毫无隐藏毫无伪装,直率、坦荡。这其实是许多成年人做不到的。现在他把坏写在脸上,似乎有种我无所谓的高傲,但其实,隐藏起来的是害怕被伤害的柔软的心。有点儿懂了,才启未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原因。他表里不一,但他的表里不一跟所谓的表里不一完全相反,他更愿意露出坏,以坏当做外壳来包裹真心实意。
  “所以你对我有意见特别对,觉得害怕赶紧跑吧孩子。”
  “你要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小潘就地坐下,拉过草莓篮子,扔了一颗草莓进嘴里,“至少你把我卖了之前,能叫我一边儿点钱一边儿听听我被卖的原因,我还能知道我给卖到哪儿去卖给谁了。”
  “你可以卷钱连夜逃跑,这傻孩子。”文盛用脚碾灭了烟蒂。
  “我觉得你可能从小到大没学过啥叫撒谎。”
  “没必要啊。我又不需要骗谁。哄和骗是连成一气的。我懒得哄人,懒得假装。我全不在乎。爱咋地咋地。我操那心呢!”
  “其实在你不喜欢才启未这件事上,你假装的挺完美。”
  “不太好。你看这不是露了马脚被他识破了吗。”
  “呸。那是你发现他到头来还是一个人奋起直追吧。”
  “谁他妈追他啊,难看得什么似的。”
  “他难看吗?我觉得他挺帅的啊。”
  “我给你出钱,你做个近视矫正手术吧。”
  “你眼睛才有毛病吧?人家从来不缺小姑娘追。虽然结局不怎么好。这另说。”
  “哎呦,你不是对他有看法了嘛,怎么向着他说话啊。”
  “我怎么就对他有看法了。”
  “你刚站那儿,活泼地朝他笑,搁平时你应该是一脸坏笑。”
  小潘一愣。他没想到文盛这么敏感。
  “对我也有看法,我今儿到后院儿,你没说我懒,怎么让鹏子扛啤酒。”
  “……”
  “别对他有看法,是我太坏,他被我算计的。我就是想控制他,什么手段都在所不惜。他没毛病,肯定也不会骗你什么,他心里有事儿不是跟你不说,他跟谁都不说,就喜欢自己较劲。别被表象蒙蔽,你今儿见着大魔王本人了。”文盛说着,拍了拍胸脯,“本尊。”
  “那你胸前画个666啊,撒旦之子。”
  “那你递我一草莓。”
  小潘给了文盛一下儿,“起来摘吧,我都饿了。”
  “吃,一筐草莓呢,你们都不洗直接进嘴,就别含蓄了。”
  “你以为我不想吃啊,我吃我还摘的完嘛!起来,别偷懒儿了!”
  “别跟我没大没小的。”
  “我还是叫才启未去吧,这活儿没法干了。”
  “这样,你干,我不让你白干,我给你发红包。你只要摘完,五星级酒店等着你,你领豆豆去大干三百场。”
  “我还是跟你胸口画个666吧。”
  “画完赶紧跑,说话就变身。”
  小潘噗一下儿乐了出来。这么一个人,你还真是难以讨厌起来。三观肯定不在一道线上,那就求同存异吧。他其实真是个好人,在这一点上他跟才启未看法一致,毕竟他俩是哥们儿,都具备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啧。别的都可能是假,瞧他往自己身上揽事儿这态度,痴情绝对是真。他绝对十分、特别、超级喜欢才启未。拧巴。明明不吝于表达自我,偏就在情感上做个缩头乌龟。这么看来文盛跟才启未真是配一脸,在假装我并不喜欢你这件事上。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