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9⑨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9⑨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5-10, 16:55

  摘草莓的回来的正是时候。几个小丫头吃好了,刚好拎上草莓回家。向东说去送,春天说别啦,都骑车,不骑回去礼拜一没法上学了。天色倒也还早,向东就骑车驮着春天把她小伙伴儿们送到了大路上,家都不远,上了大路一马平川。
  大人们的聚会正式开始,文盛洗了手回来就跟才启未的队友们喝上了。小潘开车来的,死活不喝酒,诶对,他存心的,喝不过,文盛跟向东就是俩酒桶。所以他就去帮才启未烤串儿了。两人有说有笑还挺融洽,求同存异嘛,小潘也想开了。他俩啥情况是他俩的事儿,这并不妨碍他跟他们是朋友。
  小潘的闲聊扯淡是小潘的闲聊扯淡,才启未可不像他那么放松。头两天小潘那电话来的,他不可能不往心里去,更尤其,文盛还那么替他“说明情况”。他毕竟是靠脸活着的生物,十分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很怕小潘对他有看法。可怕的是,以他对小潘的了解,小潘兄弟很可能对他有了看法儿……
  “橙汁儿。”小潘把一次性杯子递给才启未,在小马扎上坐下,手还不老实,顺手摸走了烤得油滋滋的肉串儿。
  才启未把一大掐子肉串儿从火上拿下来,放进托盘,给那帮喝酒的送去了。老黄招呼他喝两杯,才启未同样以回去要开车为由谢绝了。
  回来把软骨、猪皮摆上烤炉,他拉过小板凳,在小潘身边儿坐下了。
  小潘递给才启未一串脆骨,才启未吃得不紧不慢,他是在想开场白。
  “周二我下午有个会,可能训练去晚点儿,你帮我跟教练打个招呼。”
  “没问题。”
  小潘答得爽利,似乎跟平时别无二致,才启未略略放宽了点儿心。
  “鸡翅你吃不吃?今儿糖裹得好,特别酥。”
  “我来个辣的吧。”
  “撒把辣椒不完了。”小潘说着,把鸡翅递给了才启未。
  “那天吧……”才启未接过小潘的鸡翅,并不吃,放在了一边的托盘里,他点了支烟,决定就以此为切入点了,“你给我打电话,问我……我跟文盛的事儿……嗯……文盛说他跟你解释了,那什么,你别听他瞎说,他那人说话从来都不着调。”
  小潘喝了口饮料,看着才启未,他知道,他要开始解释了,他要开始给自己往白了描补了。这是他性格,他一贯如此,要脸,极其要脸,你别说这个事儿了,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也要做得尽善尽美不给人留一丝他不好的印象。也因此,他特别认真,勤恳努力,奠定了这么些年来的五好青年形象。讲真,事儿这么往回一想,当初他老被女的甩,从没有人对此有过微辞,反倒说那些姑娘不惜福……深了。这人隐藏得相当深啊。由此看来文盛也十分有意思,他选坏人那个角色,以帮才启未保持好人的形象,再对比才启未这个描补,境界有点儿高见立下。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说自己是坏人的不见得是坏人,说自己是好人的八成不是好人。
  “我们俩的事儿……它有点儿复杂。挺一言难尽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儿,这里面……”
  “那是哪样?”小潘本不想跟他掰扯,奈何他非要上赶着解释,他能不怼他吗?
  “就……”才启未语塞,你别说他说不清,他自个儿都没想明白呢,“就……真挺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
  “是说不清呢,还是你不想说?再或者,觉得跟我没必要说?”
  “我……”才启未让小潘怼得这个难受唉,你要不要这么尖刻?
  小潘抽了湿巾擦手,不急不忙一副坐等看戏的心态。他其实并非想逼迫才启未什么,朋友嘛,还是一块儿开开心心的最重要,否则图什么呢?主要是才启未这个解释忒讨厌,他不说他也不会再提,释怀了,跟文盛聊聊,人家说得挺开,理解不理解的求同存异嘛,既然人俩人就那样儿,不存在他帮谁骗谁的问题,就没触及他底线,那就这样儿呗,朋友是有朋友的位置的。不是说咱俩好,就什么都得样样一致。
  交朋友也是门儿学问。如果说小潘在这门学问上取得的成绩尚可,才启未就是不及格。这也不是谁聪明谁笨,谁情商高低,主要还是看性格。小潘性格外向,直爽,人也是热心肠,仗义,啥事儿都走心,但绝不是义薄云天男那个等级,他有度。可以说,小潘当人家朋友,分值还不低呢。一块儿吃吃喝喝,可以;把酒言欢谈心事,可以;你有困难时挺身而出,可以。他朋友也多,场面上的有,推心置腹的也有,牵肠挂肚的还有。所谓朋友,可不仅仅是远与近,它有些妙不可言。做的太少,薄情寡义,让人觉得不真心;做的太多,且不说你的朋友是否觉得不舒服、会不会感受到压力,你的配偶家人也会觉得你有毛病,放着自己的日子不过,老到外面儿去义薄云天,这是失败的另一种。不远也不近,它是一种境界,它其实需要你又远又近,该近的时候近,该远的时候远。什么叫该近?朋友一起分享快乐、一起倾诉吐槽、一起面对人生中或大或小躲不开的磨难。什么叫该远?别插手朋友的日子、别插手朋友的家事、别插手那些他需要独立解决面对的一切,做人朋友要懂得给人留以空间。
  才启未是小潘的对立面儿。他不缺队友、不缺花友、不缺合伙人,但他其实缺朋友。这跟才启未的性格也有着特别大的关系,他比较伪善,客套热情都是为了维持脸上那张面具,他还拧巴、不善言辞,有事儿愿意自己较劲,内心的隐疾也好、纠结的心事也罢,任何会影响脸上面具的,他打死不外露。典型的那种为脸活着的人。凡事追求尽善尽美,你对我好,我当然对你好;你对我不好,那也没关系,我又不跟你过一辈子,至少我给你留下一个“那人真挺好”的印象,日后你想起我来,也是念我好念自己坏。从小到大,你说他有啥朋友?随父亲工作调动四处转学、转换城市,高中时候虽在小团体里,那还是被硬拉进去的,他确实做得到尽善尽美,左右逢源,但他不把谁当真朋友。施沐晨那是跟他谈恋爱,不算。大学又是同学、队友,出社会就是公司、俱乐部队友。说句良心话,真挺多人把他当推心置腹的朋友,你譬如小潘,譬如向东等等等,但在才启未心里,他们没有高低上下。没有高低上下,怎么可能是朋友?交朋友大家都知道,人人心里有杆秤,秤是有高低上下的。且,朋友之间是不需要伪装的,我知道你吃几碗饭,你知道我拉屎几分钟。才启未跟文盛其实也是很好的对比,还是殊途同归的那种。文盛跋扈,拿人不当人,所以他没什么朋友;才启未呢,待接人待物面面俱到,瞧着朋友遍天下,但其实能进到他心坎儿里,知道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晓得他的心事、拧巴、解不开的结,懂得他的脆弱、无奈与悲伤,三十多年来,就一个人,还是他网友,对,月落乌啼。而才启未之所以能跟他交心,也正是因为一开始的陌生。因为陌生,所以无畏。他们能这么一路走下来,也多亏了月落乌啼的“契而不舍”。他有目的性嘛,他就是带着“朋友”的假面窥探他真实的内心嘛。
  月落乌啼,也就是靳少君,他跟才启未能取得共鸣也不奇怪。因为他有跟才启未十分相似之处,那即是——从小到大,他也没啥朋友。他特立独行,他鹤立鸡群,他还有点儿高冷孤僻,乖戾之处也不是没有但他会隐藏。头二十年他的把戏是封闭自我,后十来年他学会了戴假面具。他跟才启未不一拍即合才奇怪。那简直是咱俩走在相同的路上。这也是他没绷住付出了真感情的绝对原因,陌生令他放松,熟悉后又让他倍感温暖。可以说,他活了三十年,真正走到他心里去、能占有一席之地的,除了高中时代的倪歆,再就是他的情敌才启未了。至于他跟文盛,那叫谈恋爱,也可按下不提。当然,这恋爱也真谈的不怎么样。你都跟脑海里跟他过完三生三世了,他还兴冲冲十八般武艺去追初恋呢。
  戴凡也是值得一提的。性格的原因,可能他更像女孩子,出现在他生命里的男人,可笼统分为三大类——可以睡的,竞争对手,以及其他。可以睡的,那就是文盛、才启未;竞争对手,毫无以为以靳少君为代表;其他,其他就宽泛了,譬如豆豆,俩人一块儿吃喝玩乐兼带聊聊小心事。总之,凡是令他开心、相处愉快的,都可以统称为朋友。他交朋友倒是比才启未走心,所以无论怎么讲,他比别人更会交朋友,人家也爱跟他交朋友。这朋友交的倒也十分轻松。
  “我说不出来……我不是不想和你说,我跟谁也说不出口,我自己都没想明白……”
  挤了半天,才启未就给小潘挤出这么一句话。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焦急。
  “翻面儿吧,快糊了。”
  “嗯?”
  “串儿!”
  “啊!”
  可不是么,翻过来,肉都焦了。还好小潘提醒及时,下一步就糊了。
  “还行,还能吃。”小潘站起来往炉子上看。
  “那什么……我真没别的意思,我不是不愿意跟你说……”
  “你想说我还懒得听呢。是你非要上赶着跟我解释。别解释啦,终究你日子是你过,好不好的,也只有你自己知道。好就偷着乐去,不好、难受,你不是没朋友,你说,我听。”
  才启未用力揽了揽小潘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还是适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潘想。他不说话,你反倒能感受到情深意切。就是这么个闷葫芦不惹事追求极致好人形象的性格嘛。也因此,他给人的感觉永远是可靠的。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39⑨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7-05-12, 19:26

所以,哪天才启未真的豁出脸面了,估计文盛也大圆满了,噗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